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19章 墨先生不在了墨安卿

第319章 墨先生不在了墨安卿


39Шzj姬軒然迫不及待地跑上去,站在她面前喊道:“墨先生,你怎麼會在這裡?”

女子黛眉微蹙,疑聲道:“墨先生,是在說我嗎?”

隨後她挽起耳邊秀髮,月華灑落她那近乎完美的臉上,瑩瑩光亮,動人心絃。這個時候姬軒然纔看出區別,眼前這人與墨先生有七分相似,可並不是她。雙手背在身後,默默退出兩步,眼中有著提防。“想要與我說上話的人很多,你的方法很俗套。”

女子明顯對他產生厭惡,眼神也多了距離感。姬軒然乾笑著,想要化解尷尬,指著下面的路說道:“那個,有點黑,我認錯了,我先走了。”

“慢著。”

女子聲音清冷,與她的氣質相仿。她蹁躚而起,落在姬軒然身旁,毫不顧忌地伸手捏住他的下巴,猛地晃動。姬軒然大驚,取出長槍,狠狠地向她腦袋砸去。鐺——!清脆的金鐵交鳴聲響起,長槍旋轉升空,最終插在了懸崖邊上,槍桿高頻震動著。姬軒然用衣袖擋住自己的臉,低頭注視著自己顫抖的手臂,樣貌不斷在變換,很快變回了之前的模樣。這個女人!能識破我的偽裝!?待到面容徹底穩定之後,姬軒然這才放下手,冷眼與她對視。大腦不停轉動,思考著可能性。這個女人太像墨先生了,氣質一模一樣,容貌像七分,同樣的深不可測。就連隻是站在那裡的姿態,都是一無二般。他壓住自己顫抖的右手,鬢角流汗,緊張道:“敢問仙子,可認識一個叫墨柔煙的女子?”

說不定眼前女子是墨先生姐姐,或者母親,若真是,自己倒也可以嘗試接洽一下,好有個照應。女子反問道:“你是何人?”

姬軒然沉聲道:“恕晚輩無法相告。”

“讓我看你的臉,在劍神宮內隱藏身份,你到底是何居心?”

女子再次伸手,姬軒然想要躲避,可被無形氣機禁錮,隻能看著她的手畢竟。關鍵時刻,天華神君出手,化解禁錮,將姬軒然推了出去。他便趁著這個機會逃走,想要遁入漆黑的樹林裡,才跑兩步,就被女子隔空抓了回去,一把將他砸裂大地,咳出一口鮮血。強,太強了,這個女子絕對不是自己能夠對付的!眼看著她又要抓自己臉,情急之下,姬軒然釋放出兩個武魂,轉瞬間對她造成輕微衝擊,翻身脫離壓製。“主宰級武魂,不過還不完全。”

女子的呢喃,讓姬軒然停下逃跑的腳步,瞪著眼睛,內心驚恐。女子緩緩起身,雙手垂放在小腹前,一襲黑裙在夜風中搖曳,緊緊貼在身上,勾勒出曼妙曲線。姬軒然的視線順著曲線遊走,收穫了無限遐想。她挽起耳邊淩亂的髮絲,疑惑道:“還是兩個,你真是讓人好奇。”

“師傅,這個女人到底什麼來頭?”

姬軒然慌得大叫。天華神君也不清楚,柳眉緊皺:“這個人肯定很強,見識很廣,至少看過主宰武魂,不然不可能一眼識破。”

女子聲音中也多了些殺機,隨著夜風,讓姬軒然不寒而栗。“讓我看你的臉,我在決定殺不殺你。”

姬軒然額頭上冒出細密汗珠,硬著頭皮問道:“若是不給你看呢?”

“今晚,你必死。”

咕嚕。深邃的殺機,讓他如墜深淵,冷得徹骨。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姬軒然隻能選擇妥協。他輕歎一聲,衣袖拂過面孔,已然變成了原來的樣子,清新俊逸。女子看到這張臉,眼光微微閃爍,眼中殺機也退了下去,輕柔道:“你說的墨柔煙,那個女子,她已經不在了。”

不在了?姬軒然臉色發白,如遭雷擊。他聲音顫抖,抱著最後一點希望問道:“她是離開這裡了嗎?”

女子沒有絲毫委婉的意思,直言道:“她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隨後從他身邊路過,留下一縷清風。“你是誰?我怎麼知道你說的就是真的?”

姬軒然轉身,一把抓住她的手,聲音中帶著不甘。女子看著被抓住的手,沒有掙脫,面色平靜如水,輕聲問道:“你覺得我是誰?”

姬軒然看著她這豐腴成熟的身材,尷尬地鬆開了手:“墨先生的母親?”

太成熟了,不可能是姐姐吧。女子笑而不語,安靜地離去,隻留下惹人遐想的餘韻。姬軒然坐在地上,捂著蒼白的面孔,陷入了深深的沉默。柳馨兒死了,自己什麼都做不了。現在墨先生也不在了,自己連最後一面都沒有看到。必須變強,必須更快地變強,隻有這樣,纔有機會改變什麼。他抓起長槍,一言不發地回到了住處。可回來之後,卻不知道該做什麼,變強主要方式是吞噬,躲在這裡,根本沒用。明天就得離開,去到前線。第二天清晨,姬軒然早早起身,收拾好一切之後,離開了小院。樹林裡,迎面走來一名白衣女子,長得貌若天仙,有種嬌弱的氣質。姬軒然並沒在意,可女子卻叫住了他。“這位師弟,你認識墨子安嗎?他在不在家裡?”

這人也認識墨子安?不過不認識我,想來自己現在的樣貌還沒傳遍。姬軒然指著遠處的船舶說道:“你說墨師弟啊,他很早就離開了,聽說又上前線去了。”

“說起來,墨師弟能夠斬殺賈無敵那種天才,真是了不起啊,我再叫他師弟,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姬軒然儘可能地忽悠著,轉而問道:“這位師姐是墨師弟什麼人啊?”

墨安卿臉色憔悴,明顯勞累過度,微微點頭,抿嘴輕笑道:“我是他姐姐。”

聽到姐姐二字,姬軒然衣服下的雙腿都在打顫,額頭冒出熱汗,緊張到了極點。墨安卿,眼前這個女人,整個劍神宮,最拚命的女子,實力已經達到了神王境,堪比不朽勢力的聖女,怎麼就讓自己給撞上了!“師弟,你是怎麼了?臉上怎麼出這麼多汗?”

墨安卿的關心,讓姬軒然有種沉重的負罪感。他臉上擠著笑容,退開一步:“沒,就是見到你有點激動,畢竟劍神宮除開神子神女,就屬你最優秀了。”

“師弟謬讚了,我天賦不好,隻能多努力才行。”

“告辭。”

她離開之後,姬軒然如釋負重,整個人好似脫水了般。好懸,要是暴露了的話,估計今天就得死在這裡。他不敢再耽擱,來到船舶處,乘坐飛舟離開了劍神宮。一處山頭上,昨晚的黑裙女子,盯著那支飛舟,微微發笑,也來到了船舶處,乘坐飛舟前往主戰場。“很難受?你殺的人很多,也不差這一個墨子安。”

天華神君出言安慰,她能感覺到對方那自責的情緒。姬軒然躺在床上,沒有說話。難受?確實很難受。到現在才意識到每個人都有家庭,都有情感。“徒兒,你也不必自責,那墨子安本就想要殺你,你並沒有錯。”

“再者,武者修行,殺伐再正常不過,這些你都要去適應。”

姬軒然從床上坐了起來,雙手死死捏在一起:“我知道,踏入武道,便沒有對錯。”

天華神君點頭,對他這個覺悟感到欣慰:“你能這麼想,最好。”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