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1章 冒名頂替南小婉

第31章 冒名頂替南小婉


:Lr)姬軒然難得睡了一個安穩的覺,全身沒有傷痛,心中沒有擔憂,可卻被外面的喧鬨聲所吵醒。“這個時候,外面怎麼這麼吵?”

晃了晃還有些昏沉的腦袋,感覺像是一塊沉重的石頭一樣,放在了脖子上。坐在床上張開雙手,打著哈欠伸了一個懶腰,穿上衣服簡單洗漱之後,推開房門站在了二樓的廊道上,看著大堂門口。此時這裡已經聚集了大量的人,將來福酒樓的大門圍得水泄不通。引起這一切,是昨天那個名為常懷遠的天驕。在眾人熱情的擁護下,不僅是他,就連身邊的家丁都是一副得意的樣子。“城主大人來了!都讓開!”

一隊穿著製式輕鎧的士兵,手持長槍在人群中開出了一條路,他們的身後是一輛由三隻體型壯如牛的霜虎拉動的馬車。霜虎沒有低吼,隻是埋頭走在人群中,便能嚇得周圍武者不敢上前。絲絲涼意更是讓在場所有人避而遠之。華麗的馬車停在了來福客棧門口,裡面的人掀開簾子,露出了一張硬朗的側臉:“常公子,你可知昨晚的異象?”

常懷遠收起摺扇,一副文質彬彬的模樣,博得了不少女性武者的好感。關於昨晚的事,他已經聽自己的家丁說了,思來想去,這個客棧了就隻有自己有這種實力,所謂的天地異象,想必也是自己修煉引起的。“嗬嗬,自然,除了我,我想這個酒樓裡,再無他人有這實力吧。”

說著回頭看去,眼神輕蔑地掃過酒樓裡的那些武者。自然沒有漏過姬軒然,當看到他的時候,眼神閃過一絲驚豔,情不自禁的停了一瞬。心中暗歎,可惜了生得如此有靈氣,卻是個男的。外面的人深以為然地點頭,整個酒樓能有這麼一位天驕蒞臨,已經是莫大的幸運了。就連酒樓老闆也是這樣認為,在一旁小雞啄米般地點頭,搓著手臉上掛著討好的笑容,恭維道:“可不是嘛,能有常公子大駕光臨,本就是我的福分,哪敢再奢望一個啊。”

常懷遠嘴角上揚,微微仰著臉,露出了一抹輕笑,掌櫃的這個馬屁拍到他心坎裡面去了。這時人群中,又有一隊人馬蠻橫地闖了進來。在十多個穿著統一製服的武者簇擁下,一個衣著清涼,面若嬌花,身姿窈窕的女子走了進來。她一出現,帶來的香風便撩動了眾多男武者的心房,伸長了脖子想要湊到她的身上去聞,卻被那些武者給擋在了外面。女子很漂亮,微微一笑便讓不少人看直了眼,周圍全都是粗獷的呼吸聲。就連常懷遠都不例外,看到她的那一刻了,不由地輕吸了一口氣,這一吸,淡淡的香甜氣息讓他血液流速都快了不少。此等人間尤物,把持不住。輕咳嗽了兩聲,努力保持形象主動問道:“這位姑娘,敢問芳名?”

女子本就是奔著他來的,見他被自己所吸引,心中十分的得意,不過臉上卻笑出一種淺淺的甜味,讓在場的人都大飽眼福。女子微微欠身,酥胸微微晃動,擠壓著峰巒間的桃色幽穀,差點沒把常懷遠的眼珠給吸進去。“蘇家蘇輕音,見過常公子。”

聽到她自報家門,周圍的人除了驚訝,更多的是歎息,這種大家族的女子,算是與自己無緣了。可常懷遠眼睛卻亮了起來,甚至亢奮,明白了她的意圖。常家可要比蘇家強大不少,她顯然是來親近自己的。嗬嗬,沒想到自己隻是展露一下天賦,便能引得如此美人投懷送抱,這箇中滋味,真是讓人慾罷不能啊。“早就聽聞蘇小姐閉月羞花,今日一見真是讓我驚為天人啊。”

“常公子果然如同傳聞那般,豐神俊朗。”

簡單的兩句話,蘇輕音便挽住了他的手。“哈哈哈,郎才女貌,不如趁著今天天劍門的招生大會還沒開始,本城主今天做東,邀請二位與諸位天驕到我城主府做客如何?”

常懷元笑著答應了下來,這個城主也想要巴結自己,不是因為自己家族強大,而是因為自己的天賦。想明白這一切之後,他得意得有些情不自禁,伸手捏住了蘇輕音的屁股,後者也隻是羞紅著臉嬌嗔著拍打了一下他的胸膛。在旁人看來,更像是打情罵俏,讓他們嫉妒。不過在姬軒看來,這個女人也就那樣,比之前自己遇到的那個女人比起來,差的簡直不要太多。姬軒然對於他們說的天地異象,大概猜了出來,那多半是自己修煉時引起的。不過他也不在意,自己現在這種處境,還是不要太引人注目的好,況且,現在自己去解釋,怕是沒有人會相信。反倒惹來一堆麻煩。常懷遠兩人在眾多武者羨慕又嫉妒的注視下離開之後,姬軒然也沒有在酒樓多呆,帶上兜帽獨自走在了白雪皚皚的街道上。來到城中的廣場,此時這裡很冷清,沒有什麼人。等到招生大會開始,這裡就將迎來人聲鼎沸的場面。撥出一口白氣,向著四周看了一下,隨後來到了一處掛滿白雪的大樹下,坐在了下面,安靜的等待了起來。漸漸的天邊翻起一抹魚肚白,正當姬軒然看得有些入迷,享受此刻獨處的寧靜時,一道嬌俏的身影闖入了他的視線中。“那個,有什麼事嗎?”

姬軒然抬起頭,頭頂上的薄薄的積雪順著那如雪的白髮滑落,好奇地看著眼前這個少女。少女身材嬌小,估計也就到自己的胸膛高,小臉還有著青澀的粉嫩,不過發育得倒是很好,好的即便身上穿著厚棉襖,也沒能掩蓋這一事實。她就像個冬雪中歡快的小精靈一樣,突然闖進了視線,帶來了活躍的氣氛。或許正是因為如此,自己纔會隻是看著她就感到輕鬆愉悅吧。少女粉嫩的臉被雪白的絨毛領子擁簇在中間,像極了一顆熟透了的桃子,蹲在姬軒然面前笑得天真爛漫,無憂無慮。“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啊?”

“啊?不能坐在這裡嗎?”

姬軒然疑惑地問道。少女搖頭,指著城主府說道:“他們都去了,為什麼你不去?”

“沒意思。”

聽到他的回答,少女笑得更開心了,自顧自地坐在了他的旁邊,笑著說道:“我也覺得沒意思,而且啊,我覺得那個叫常懷遠的天驕很猥瑣呢,很難想象這種人能夠引發天地異象。”

少女像是有說不完的話一樣,就差在姬軒然的面前掰著手指一件一件的說了。“對了,我叫南小婉,你叫什麼啊?”

姬軒然也沒有隱瞞的意思,畢竟這個少女還挺讓他喜歡的,不過還是沒有說出真名:“我叫姬陽。”

“你想去水月宗嗎?”

姬軒然搖了搖頭:“似乎水月宗不收男弟子吧。”

南小婉忽然咯咯地笑了出來,看著他說道:“你不去試試怎麼知道,最開始你沒開口的時候,我還以為你是個大美女呢。”

“啊?有這麼像嗎?”

“對啊,我就沒見過長得像你這麼漂亮的男的。”

南小婉嘟著嘴,很認真的說道。“這……”雪依舊再下,隻是沒有說話。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