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02章 紫月霸體

第302章 紫月霸體


z*SOqZ 現在場中沒有人任何一人敢上去挑戰。剛纔那人在星帝初期中,實力算得上頂尖,可還是死了。虛空陣營的藉機發難,大肆嘲諷,好不得意。可姬軒然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他要賺取星元丹,更多,越多越好。若是他們就此不挑戰自己,手頭這點根本不夠。他看到站在顯眼位置,一臉輕蔑表情的紫光月,眉毛挑動,咧嘴笑了出來。他用槍指著紫光月說道:“既然他們都不敢上,不如你們這些聖子聖女,當然神子神女也可以,壓製修為,下來我和打一場。”

“狂妄!”

紫光月上前一步,對他這種態度很是不爽。破空天神四人卻是眼前一亮,由他們出手確實是一個好辦法。即便修為受限,天才也終究是天才,不是一般長蟲可比。“好,幾位在此看著也已經手癢了吧,不如就隨了他的意願,送他一程。”

這麼做無疑很掉身價,薑太子略有不悅,可一想到他身上可能存在的寶術,便動了心思。妖萱兒和紫光月與他有仇,自是不會在乎這些,自然就答應了下來。祈墨秋不想讓姬軒然死在這裡,對宮主之事還抱有期待,主動提出第一個上去。“這怎麼行,祈神女,這等粗活還是讓我來乾吧,我一定為你出口惡氣。”

紫光月殷勤上前,先她一步走上了場中。姬軒然後退三步,抬手止道:“等等,我還沒說完呢。”

他嘴角揚起一抹狡猾的弧度:“你們身份尊貴,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可就麻煩大了。”

紫光月眉頭緊蹙,不明白他還有什麼好猶豫的:“難不成,你怕了?”

“沒關係,把脖子伸過來,本聖子給你一個痛快!”

說著他便取出了一柄長劍,劍刃上紫色寒芒閃爍,迫人心神。“不不不,我隻是覺得,我即便打贏了風險也很大,所以,得加錢。”

“況且啊,五十萬星元丹不符合你們的身價。”

紫光月聽聞,仰著臉略為受用道:“既然如此,你想要多少?”

姬軒然摸著下巴,上下打量:“你好歹貴為紫月族聖子,想必區區五百萬星元丹還是出得起的吧。”

五百萬,眾人啞然,這小子是不知道五百萬是什麼概念嗎?在場的八位天神眉梢微揚,五百萬確實不少,這小子口氣大了。姬軒然見紫光月面露難色,就知道他現在放不下面子,於是推波助瀾道:“紫聖子家中有錢,不會缺這點墊桌角的是吧。”

很快他的語氣變了,幽幽道:“難不成,紫聖子對自己的實力不自信?”

“怕了我不成?”

“嗬,你當真以為我怕你,你的激將法於我無用。”

紫光月眉頭舒展,隨意揮手甩出一枚戒指:“五百萬,拿去便是。”

姬軒然快速看了一眼,確認是五百萬無誤之後,心中忍不住一陣躁動,可五百萬還是不夠。“好,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

他手持長槍,在場地邊緣遊走。紫光月也是如此,隨著他每一步邁出,身上的氣息也在逐漸被壓製,很快便限製到了星皇初期。姬軒然微眯著雙眼,看來這個傢夥很自信啊。“給我死!”

紫光月饑渴難耐的長劍揮斬而下,仿若能夠撼動山嶽,劈開一切。鐺!長槍在巨力下都成麪條,想要從姬軒然手中掙脫。火星迸濺,一塊鏽跡崩飛,劃破臉頰,留下一條血淋淋的傷口。他雙手死死抓住槍桿,虎口滲血,借勢拉開距離。長槍在腰間迴旋七圈,泄去力量,槍頭震動間,殘餘力量震裂了地面。妖萱兒眼看有戲,雙手叉腰說道:“哼哼,臭小子,你若是現在臣服於我,做我的奴仆,本神女倒可以留你一命。”

姬軒然忽略她的施捨,目光直視紫光月。他氣勢如虹,朗聲道:“我說過,這杆槍不過是我不需要垃圾,也就你這種臭水溝裡的臭蟲,纔會當成寶物。”

姬軒然輕喘調息,還是大意了,沒想到這個傢夥竟然有體質。“接下來可不會給你機會。”

他抹掉臉頰上的鮮血,塗在槍頭,將它喚醒。“哼,你以為我為何能夠成為紫月族聖子?”

紫光月身上紫光噴湧,背後浮現紫月,三紫兩金,太古級武魂!七個!七個一模一樣的太古級武魂!“就因為,我血液裡傳承著最為純粹的紫月霸體!”

他極為自傲,這霸體甚至比七個太古級武魂都更值得炫耀。在場的天神忍不住驚歎,小成的太古級霸體,還是太古級中最為頂尖的幾種之一,這等天賦成為一族聖子,並不奇怪。姬軒然頭疼,他試想過這個傢夥的天賦很強,但此刻看來,已經遠遠超出了預估,強大到令人難以升起抵抗的**。當初自己能打暈他,踏馬的簡直機智到了極點,時機選得是真的好。他緩緩吐出一口氣,體內血液在躁動,它們感覺到了挑釁。“真是讓我大吃一驚,但你才第一個,你殺不了我!”

這一次,姬軒然主動攻擊,全身熱氣蒸騰,掄起長槍對著他的腦袋砸下去。轟——!場地崩碎,大量碎塊被震上半空,煙塵漫天。忽然,三百柄靈劍帶著鋒銳之力撕裂煙塵,從左右兩側夾擊紫光月空門。他想抽身閃躲,可卻發現姬軒然的力量比他想象的要強,竟慢了一步。“啊!!!”

叮!叮!叮!叮!密集的撞擊聲伴隨著火星響起,靈劍被他體表覆蓋的紫光崩飛,插得到處都是。可靈劍的全力突刺也對他造成了不小的衝擊,氣血動盪得面部充血,血管凸顯。“倒是忘了你還有靈劍這種手段,咳咳!”

姬軒然面若寒鐵,揮袖掀起一陣煙塵,收斂氣息隱入塵煙之中,再次出現時,長槍洞穿煙塵,轟向他的腦袋。槍頭刺入紫光一寸,距離眼球不過咫尺之間。紫光月大駭,在死亡邊緣撿回一條性命,揮劍斬擊震退姬軒然,而後欺身而上,仰頭蓄力狠狠地撞擊他的額頭。姬軒然被撞得視線晃動,大腦嗡鳴。長槍插入身後止住身形,伸手抓住紫光月的衣領,回身猛摔,將他砸進了數十米深的坑裡,隨後騎在他的身上,用槍不斷刺擊。接連十幾下之後,紫月霸體的護體紫光已經瀕臨破碎。紫光月不能理解,為何這杆槍能夠破開自己的紫光,他奮力掙紮,可姬軒然也是拚儘全力壓製。隨著一聲清脆的聲音自坑底響起,姬軒然嘴角裂開一抹弧度:“你看不上的東西立大功。”

一拳砸在紫光月的眼眶上,如同凡人錘擊石壁一樣,堅硬異常,關節疼得要命。他掄起長槍,對著紫光月的腦袋就是一陣抽打。剛站起來的他被這一棍子抽得恍惚,在原地轉了三圈,找不到方向,不過依舊沒有將他擊暈。姬軒然臉都黑了,自己可都用儘全力了,這個傢夥開啟霸體就這麼抗揍?真想用星辰鼎給你來一下啊!邦!邦!邦!裡面的聲音聽得人頭骨欲裂。他們看著姬軒然那野蠻行徑,止不住地驚悚。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