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章 隻有你們的血才能平息我的怒火

第3章 隻有你們的血才能平息我的怒火


vD&S第二天一早,姬軒然結束了修煉,原本是武者四重天的他,現在隻剩下武者一重天了,可實力卻沒有下降。即便面前站著一個武者四重天,他也有底氣一戰,這還是處於武魂孱弱的前提下。修煉結束後,姬軒然嘗試著掙紮了一下,可是將自己束縛的鐵鏈異常堅固,短時間內難以掙脫開。這個時候地牢的大門在一陣尖銳的聲音中被人推開,來人是一個年過花甲的老者,穿著一身黑色的大氅,顫顫巍巍地來到了關押姬軒然的牢房前。“小子,時候到了,該上路了。”

老者雖然年事已高,但是一身血氣卻不弱,有著武者一重天的修為。隻見老者打開牢房,取出一枚綠色的丹藥,捏住他的嘴,就要往裡面塞。“死後,好好地為姬家效力吧。”

“老狗做夢!”

姬軒然扭過頭去,掙脫了老者的鉗製,這讓後者十分意外,現在他的竟然還有心反抗,真不愧是蒼雲城第一天才,有骨氣。不過一切都已經註定了,老者那張老臉陰惻惻地笑著,很期待姬軒然變成傀儡後的樣子。可此時的姬軒然卻並不驚慌,體內的血液在血管中奔湧,彙聚成血紅色的金戈鐵馬,衝擊全身各處。即便是老者都能清晰地聽到血液快速流動的聲音,就彷彿有一支浴血的鐵騎衝鋒而來,嚇得他連退好幾步。這才發現姬軒然背後出現了一個詭異的漩渦,裡面還有著一棵幼芽,那種氣息,是武魂!“這是怎麼回事?你的武魂不是被打碎了嗎?”

等到他再看姬軒然的眼睛時,那雙眼睛充斥著殺戮般的血紅。“姬家,將要為此付出代價,而這一切就從你開始!”

悟道吞噬武魂旋轉的速度陡然加快,釋放出了一股極強的吸力。老者背後的飛鶴武魂不受控製地飛了出來,在地牢裡鳴叫掙紮想要逃離,可這一切都是徒勞的,被強行吸了進去。老者失去武魂反應不及,連同牢房的鐵欄杆一起被吸入漩渦之中。“啊!!”

當吞噬掉老者的那一刻,姬軒然閉上眼睛忍不住輕吟了一聲。這種舒爽的感覺,讓人為之沉迷。等到他睜開眼的時候,猩紅的眼中多了一絲邪性,更具侵略性。緋紅的血色在皮膚下遊走,斷掉的左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生長,沒一會的功夫便已經恢複如初。全身上下沒有留下一絲傷痕和隱患,狀態更是達到了前所有未的巔峰。武者二重天。姬軒然輕咬著牙關,咧嘴笑著撥出了一口熱氣,被紅瞳投射的紅芒所照亮,在這幽暗的地牢裡顯得極為詭異。境界再上一重天,姬軒然不再耽擱,調動全身力量,崩斷了鐵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扭動著脖子劈啪作響。外面的雨很大,不停地沖刷著廣場上的血跡。因為是清晨的緣故,姬府並沒有什麼人走動。姬軒然很順利地冒著雨第一時間來到了廣場,當他看到自己母親的那一刻,奔跑的腳步緩緩停了下來。沒走兩步便絕望地跪在了地上,母親的氣息,斷了。冰冷的雨水沖刷著他的身體,長髮遮蓋不住他那雙飽含怒火的眼睛,裡面在燃燒,卻讓這片天地都寒冷了不少。“為什麼!?”

為什麼自己就不能再快一點?姬軒然跪在地上低吼,拳頭緊握,暴戾的氣息甚至將周圍下落的雨水減速,彷彿慢放一般。但很快他便鬆開了拳頭,快速地喘息著,現在不是憤怒衝動的時候,姬家有七個長老,每一個修為都是武者五重天及以上,自己現在不是對手。耀陽大陸上,等級分為九個大境界,練氣、武者、武師、武靈、武王、武皇、武帝、武聖、武神。除開最後三個境界,其餘六個大境界都細分十重天,武道漫長。在這個世界裡想要報仇,就隻有變強,要變得更強!將母親的屍體取下之後,他第一次知道,自己母親的身體如此的削瘦,過輕的重量讓他心尖發顫,鼻子發酸。他沒有痛哭,抿著嘴,揹著母親的屍體開始往外逃,卻沒想到在大門口遇見了剛回家的姬文。後者見到姬軒然被嚇得一屁股坐倒在地,特別是看到他長出來的左手時,直接丟了魂。“真是上天都要你死啊!”

姬軒然低吼著衝了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姬文根本來不及反應,兩隻手抓住他的手腕,想要放聲求救,可是脖子被死死的捏住,幾乎讓他窒息。兩眼翻白時,褲襠已經濕透了。在他要斷氣的時候,姬軒然卻鬆開了手,就這麼殺了他,未免太過便宜他了。天上悶雷滾滾,姬軒然揹著母親的屍體,一手抓著姬文的脖子,在門口回頭看了一眼,腥紅的眼眸彷彿刺穿了這片雨幕。漸漸地,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雨幕當中,進入了山脈。林間大雨,姬軒然神情黯然,機械的徒手挖出了一個墳墓,將母親的屍體放了進去,她的臉上依稀能夠看到曾經的美貌,可更多的是滄桑和削瘦。明明不到四十,看起來卻像是五十歲一樣。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操勞的。可恨,姬家那幫狗賊!姬軒然在壓抑的沉默中一捧一捧地將她埋進了土裡。雖然他沒有說話,但在一旁的姬文看來,卻是那麼的恐怖,就像是一隻蟄伏的凶獸,隨時都會暴起殺人。“軒然,這不是我的錯,這都是他們的決定,我左右不了!”

姬文雙手雙腳都被綁住了,這讓他隻能在地上像一隻蛆蟲一般蠕動。“我都是不得已而為之,如果我不這麼做,郡主肯定會怪罪我們姬家的!”

“我這都是為了姬家啊!軒然!!”

姬文在乞求,前言不搭後語,他掙紮地跪在了地上,臉上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不停地給姬軒然磕頭。而後又像是想到了什麼,調轉方向,對著墳墓磕頭,卻被姬軒然一腳踢飛了十多米遠,撞斷了一棵大樹,滾落在地上嘴裡咳出了一口鮮血。姬軒然緩緩邁步走了過去。在姬文的眼裡,就像是死亡在一步步逼近,嚇得他不停地搖頭,嚇得他大小便失禁。“你不配給我母親磕頭,你們姬家所有人都不配。”

“不不不,軒然你也是姬家的人,你不能這樣對我!”

“你不能!求你了!你不能!你不能!”

姬文在抽泣,在地上蠕動,害怕到了極點。“嗬,姬家?當你們將我母親綁在木樁上時,我和姬家就再無瓜葛。”

說著,姬軒然面無表情的抬起了腳,在他驚恐的目光中,踩在了他的頭上,一腳又一腳,直到將他的腦袋踩進了泥土當中。口鼻中流出鮮血,混進了泥漿裡。在他失神之際,姬軒然把他的腦袋從地裡扣了出來,抓著他的腿,拖著他向著山脈深處走去。“我不會讓你就這麼輕易地死掉,我要讓你死在絕望當中。”

“隻有你們姬家上下所有人的血,才能平息我的怒火。”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