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94章 我可是你師叔祖再見秦陽

第294章 我可是你師叔祖再見秦陽


Kx¤T>}“你對我做了什麼?”

幽吉星趴在地上看著被吞噬的武魂,雙目血紅,奮力掙紮著,可在星辰鼎的星輝下,他的掙紮毫無意義。姬軒然嘴角揚起一抹嗜血弧度,掄起小鼎砸在了他的腦袋上。收起他的屍體,姬軒然確認周圍沒有武者之後,離開了這裡,去往了一顆仍舊有生機的巨大星辰。上面原始森林廣闊,說不定有自己需要的藥材。穿過大氣層,落在一處山巔上,剛釋放出神識,他就感知三千米外有人在戰鬥。他極目遠眺,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祈墨秋!在她爭搶的寶物當中,有許多的丹藥其中就有一株金色的宛若虹光的靈芝,蘊含著濃鬱的魂力波動,即便隔著三千米也能清晰感知到。在其周圍,躺著十數隻妖獸的屍體。虛空陣營天驕正在與祈墨秋一人爭鬥,上百人卻被她壓著打,不斷後退。足見這個女子實力之強橫。姬軒然在遠處不禁咋舌,天華宮神女就是不一樣,不過自己怎麼說都算是她的師叔祖了吧。他看著那株靈芝被其采摘,動了心思。整理好衣冠,咳嗽兩聲他便向著祈墨秋走去。沒等他出現,祈墨秋便一掌拍碎了他旁邊的一座大山,聲音淡如秋水:“誰?”

“別別別,自己人!”

姬軒然嚇得抖機靈,這一掌要是拍在自己身上,估計連渣子都不剩了。祈墨秋見他身上穿著自己這邊同伴的服飾,便放下了手:“你一個星宗巔峰武者怎麼也被吸入這裡了,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太危險了。”

她眉目清秀,美得如同清水一般在石間流淌,讓姬軒然倍感清涼。淡青色宮裙穿著在身,有種青蔥般美好的氣質。姬軒然撓著頭,沒想到自己這個後輩還挺好的,想來也很好說話吧。“那個,我有一事相求,就是我急需這株靈芝,可否讓給我?”

“不行。”

祈墨秋柳眉彎彎,上下打量著他,心想這人好生無禮,我與你並無交情,怎可厚著臉皮索要。姬軒然見她態度轉變如此之快,隻能搬出自己的身份,挺著胸膛說道:“論輩分,我怎麼也算你師叔祖,你也不能這個態度啊。”

祈墨秋越發不悅,這人怎麼如此不識抬舉,還蹬鼻子上臉了,柳眉上揚展露鋒芒:“休要在這滿口胡言亂語,還敢妄稱是我師叔祖,你難道不知道我是天華宮神女嗎?”

“知道,你知道我師傅是誰嗎?天華神君。”

“現在師傅她神魂虛弱,急需這株靈芝,你且給我,也當是儘一份孝心。”

本以為搬出天華神君,一切都妥了,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直接動手,把他一巴掌拍進了地裡。祈墨秋神色不停變換,隨後表露怒氣,厲聲嗬斥道:“哪來的無恥之徒,竟敢詆譭我天華宮宮主!”

“宮主貴為神君,豈會神魂受損!”

這個小子到底是從何得知宮主隕落一事的,不行,不能讓他把這個訊息傳出去。姬軒然沖天而起,向著遠方遁逃,這個女人瘋了,踏馬的瘋子!他渾身劇痛,肋骨都斷了幾根。剛纔那一巴掌把他手中最強的防禦手段,龍鱗都拍成了灰燼。“你逃不了!”

她身後浮現一道雍容端莊的身影,這道身影姬軒然再熟悉不過了,正是天華神君。隻見天華神君手指輕彈,方圓十裡儘數摧毀。姬軒然從泥土中爬了出來,止不住地咳血,身上裂紋遍佈如同乾涸的河床,不斷地淌血。“完了完了!”

他此刻沒有任何逃生手段,十死無生。“你散佈謠言,壞我天化宮名聲,今日便誅殺你這惡賊!”

祈墨秋居高臨下,素手間清風旋聚,頓時形成了一個風球。忽然她目光轉動,看向了姬軒然不遠處,將風球扔了出去,地面轟然爆裂,炸出一個人。當姬軒然看清他面孔的時候,訝然道:“秦陽,你竟然沒死!”

這人正是秦陽,此時的他已經今非昔比。兩人趴在地上面對面,一時無言。秦陽腦海中,劫道魔神催促道:“別愣著了,趕緊逃,那個女人不簡單。”

“姬軒然,總有一天我要殺了你!”

說罷他起身扔出一塊暗金色骨片,輕易劃破虛空,構建出一個穩固的傳送通道,一頭紮了進去。這種逃生的機會,姬軒然自然不會放過,衝上去抓住他的衣角跟著逃離了這裡。祈墨秋看著空無一人的地面,沉默不語,閉上眼睛眉心泛光,頓時整個星球都注視之中,輕易鎖定住兩人的位置,向著那個方向追去。姬軒然兩人衝通道中衝出,一頭紮進了灌木叢中。緩過神後,姬軒然連忙服下之前得到的固體丹,身上的傷勢肉眼可見的恢複中。“秦陽,沒想到你竟然能活下來。”

他手持煉血槍站起身,後退十步,與他拉開距離。如今的秦陽給他的感覺很不一樣,給人一種直觀的陰冷至邪氣息,可偏偏還能感受到深處的熾熱。當他看到秦陽身上掛滿的儲物袋時,兩眼泛光,這是搶了多少人纔能有這麼多,每一個都鼓鼓噹噹的。秦陽也看穿了他的意圖,拿出一柄長刀提防道:“姬軒然,我說過我可是大氣運之人,哪會那般輕易死在你的手裡。”

身上的傷勢恢複八成,對實力沒有任何影響,於是姬軒然冷笑道:“大氣運?就是把你送上來再讓我殺一次?”

話剛出口,槍出如龍,洞穿空氣,熟悉十米直逼秦陽脖頸。這一擊,他勢在必得!這杆古老長槍絕對是非凡器物,不是一般的武器能夠抵擋的。鐺!槍頭迸濺出火星,就連上面的鏽跡都被震掉一小塊。秦陽握刀的手被震得發麻,身體迴旋甩刀泄力,驚訝道:“你竟然也有此等寶物!”

姬軒然強行壓住震動的長槍,槍頭抵在地上眯著眼沒有說話,這是他完全沒有預料到的。這秦陽真是大氣運之人?劫道魔神說道:“小子,此子身上氣運沖天,乃吾生平僅見,若是能夠將他斬殺,奪了氣運,可鑄主宰路!”

秦陽能夠感受到姬軒然身上的沖天氣運,他也想劫了他的道,可是他不覺得自己現在能夠打贏他。不過這麼強烈的氣運明擺在眼前,若是不爭,何以稱雄!“姬軒然今日我就讓你看看,我秦陽的實力!”

長刀撕裂空氣,呼嘯而出。刀刃暗金神華流轉,在空間裡留下夢幻殘影,殺機隱於其中。嗡!姬軒然身體後仰,長刀帶著嗡鳴聲劃過,銳利的星辰之力颳得他連生疼,以手撐地一腳將其踹飛了出去。秦陽悶哼,止住步伐,刀尖顫動間再次揮出,斬在了煉血槍上面,火星飛濺。地面也在這股碰撞之力下崩碎,震上半空,周圍大樹也難逃劫難被連根拔起。兩人都拚儘全力,儘力揮動手中武器。隨著再次全力碰撞,兩人各自退出千米,秦陽撤下身上的黑色鬥篷,神色肅穆:“現在讓你看看我修煉的成果!”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