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80章 秦陽你竟然給我下套好在璐瑤瑤出手了

第280章 秦陽你竟然給我下套好在璐瑤瑤出手了


KL>(@可無論他們如何逼問,得到的答覆卻是不敢說。“老祖,此事有古怪,我不敢說,害怕被奪走氣運。”

無一例外,在場天驕的回答都是這個意思,讓這些老傢夥不明所以。奪走氣運?這是什麼胡話,氣運玄而又玄虛無縹緲,根本就無法被捕捉到,如何被奪?顧華也不理解,隻是看向姬軒然的眼神越發不善。秦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自己反倒成為了姬軒然的保護傘,可他又不敢揭穿,一時間進退兩難。顧華來到他的身邊,將手放在他肩上:“陽兒,你難道就不怕被奪走氣運?”

秦陽愣神,腦子飛速運轉,急得頭上都流出了冷汗,隨後驚慌失措地說道:“師尊,徒兒不知道有這種事啊!”

“他們都知道,為何你不知道?”

顧華雙眼凝神,如同小刀一樣欲要剝開他的偽裝。踏馬的,就這麼不相信你的徒弟!?“實不相瞞,徒兒在秘境之中為爭奪先天之靈被姬軒然打成重傷,不得不修養半年,得幸的是也藉此突破了修為。”

解釋不清,秦陽隻好轉移話題,分散眾人的焦點。“先天之靈!”

這四個字一出,立馬激起在場所有強者的目光,他們看著姬軒然如狼似虎,恨不得將他扒光,就連顧華都忍不住悸動,眼神幽幽。姬軒然忍不住罵娘,我他媽什麼時候把你打成重傷了,不過他知道現在解釋沒有用,有先天之靈這件事怎麼也開脫不了,索性大方承認道:“沒錯,機緣有緣者得之,既已入我手,諸位有還是收斂點貪婪的嘴臉。”

話音剛落,他身邊三位武神展露氣息,震懾群雄。眾人連忙收回視線,不敢再看,唯獨顧華不依不饒,沉聲道:“實不相瞞,本座苦此等寶物久已,姬公子可否送我一些,好結下一些善緣。”

姬軒然忍不住翻白眼,還善緣,你當是和尚討飯啊,再說了我都把你兒子宰了,善緣能讓你放過我嗎?縱使心中腹誹萬般,他臉上還是露出得當禮貌的笑容,拱手無奈道:“顧前輩,恕晚輩也無能為力,在秘境之時晚輩就已經將先天之靈煉製成了本命靈寶。”

顧華虛假的笑容收斂,繼而道:“無妨,不過吾兒身死一事還未查清,不如姬公子與諸位再做客一些時日,如何?”

“諸位放心,仙門必定好生款待,不會落了門面。”

眾人臉色難看,都明白他的意圖,這是不查出真相不罷休啊。商會的強者拒絕道:“你仙門如何,我商會恕不奉陪,告辭。”

說著就要禦使飛舟調轉方向,離開此處,卻被無形力量所限製。“諸位何故著急,吾隻是想要個水落石出。”

顧華眼神冰寒,彷彿能凍結一切。姬軒然如芒在背,當即毫不客氣地說道:“顧前輩未免太過仗勢欺人,你兒子是死了不錯,可整個秘境裡面死的人何止你的兒子,七十萬人,他們又是多少人的兒女。”

“在場諸位前輩難道就因為你的兒子,就不能第一時間為自己的子弟送終嗎?”

說出這番話,他臉不紅心不跳,心裡卻著急死了,要是走不了麻煩就大了。此番話術引得眾人認同,他們紛紛出言,要求離開,這讓顧華壓力山大,若是拒絕定會失了人心。秦陽偷偷傳音道:“師尊,在秘境之中,除開那個赤火神,也就姬軒然有實力有理由殺顧師弟。”

“可他真的進去了嗎?”

顧華到現在也沒能相信,這個小子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進入秘境。“進去了,不然他那先天之靈從何而來!”

秦陽語氣肯定。此話一出,顧華明悟,是啊,那個小子剛纔親口承認自己有先天之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甲板上,不知為何,姬軒然頓覺驚悚,看向顧華就見他雙眼殺意凝聚,瞬間臉色慘白,完了!他的大腦快速思索,不知自己何處出了紕漏。很快他便理清了一切,眼神如刀盯著秦陽,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這個傢夥竟然給自己下套!一時大意,終是亂了方寸。秦陽在一旁自鳴得意,嘴角微揚。現在我倒要看看你能怎麼辦。“仙兵在何處!”

“在!”

隨著顧華一聲怒喝,迴盪整個星月湖,如明鏡的湖水忽然攪動,裡面飛出四道身影,氣息強悍竟然都是武神,各自施展靈力封鎖了整個仙門。眾人大急,這是發瘋了嗎?不等顧華下令捉拿,仙門之中便響起了一道好聽的聲音。這個聲音姬軒然還算熟悉,之前在天水帝國時遇見的璐瑤瑤,說是要來找自己,卻遲遲沒有來,到後面他也就沒放在心上。如今再次出面幫助自己,這讓他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報答。“等等!”

璐瑤瑤一身粉色衣裙,將妖媚的身段包裹,端莊得體的衣裳也掩蓋不了她那豐腴引人遐想的身段。她翩躚起舞,緩緩落入廣場上,眾人那熱切的目光中。明明是穿了衣服的,也沒刻意露出什麼肌膚,可他們的目光卻是那般**裸。顧華濃眉擠出山巒,面露不悅,此女乃是上界之人,是那個女人派來檢視長生的,他也不敢得罪。不過他好歹與那個女子有過一次關係,自是有些威嚴:“你這是要做什麼?”

璐瑤瑤望向天上的姬軒然對著他微笑,隨後對顧華和秦陽施禮,名義上自己是仙門的弟子,對於門主和首席還是要有基本態度的。秦陽輕哼一聲,雖然他也曾對這個師姐有過幻想,但自從見識過姬婉清之後,其餘女子都是過眼雲煙。隻是他不解,師尊為何對她如此縱容。“璐師姐,現在這裡沒有你說話的份,還請看看時機。”

秦陽面露不悅,卻換來顧華的一聲嗬斥,這讓他摸不著頭腦。“你璐師姐不是你能指責的。”

他不理解,不就是比自己先入門一年嗎?自己可是仙門首席,大陸最強天驕,難道對一個師姐都需要畢恭畢敬?璐瑤瑤紅唇微揚,雙眼隨之彎成了兩個月牙,她的身份也就顧華父子知道,所以並沒有和他計較。“師公,莫要忘了姬公子背後之人,那是師父在上界都得罪不起的人。”

她在旁低語,簡單講解其中利害。顧華眼角抽搐,這就是暗戳戳說自己兒子死了活該,他如何能夠忍受這口氣。璐瑤瑤見他不肯輕易罷休,黛眉微揚繼而提醒道:“顧長生不行,這是師父的意思,我姑且再叫你一聲師公,你自己好生掂量。”

聽到這句話,顧華彷彿老了三十歲,整個人的精氣神頹靡,喪失鋒芒。當年師父深陷危機,淪落至這耀陽大陸,被顧華乘虛而入,不然他哪來的機會得到師父的關注。對於顧華父子,璐瑤瑤打心底裡看不上。兩個都是廢物。見顧華不再說話,她便揮手道:“門主有令,你們四人速速退去!”

說著她上前對著眾多勢力欠身,巧笑嫣然:“諸位,我代仙門對諸位道歉了,諸位可自行離去。”

秦陽想要阻攔,可見自己師尊一句話都沒說,也隻好作罷,看著姬軒然遠去的身影,痛失良機。“璐師姐,你憑什麼放走姬軒然,就是他殺了顧長生!”

璐瑤瑤笑而不語,美得讓他心潮澎湃,隨即飄然離去。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