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6章 給我時間證明給你看

第26章 給我時間證明給你看


c*{&冰冷的觸感將姬軒然從昏迷中喚醒,睜開眼便發現自己被綁了起來。一柄赤紅的利劍正貼在自己的臉上。那名女子正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己。她的旁邊還有幾個男女,身上的氣息都深不可測。姬軒然長歎一聲,感覺挺對不起她,可是當發現自己的修為降了兩重天之後,頓時憤怒地罵道:“妖女,竟然吸我修為!!”

“我吸你修為?小弟弟你可真看得起自己。”

女子神態優雅從容,收起長劍,蹲在了他的面前,紅唇輕起,露出了裡面潔白的貝齒。雖然隻是一個簡單的動作和表情,卻在她的身上演繹出了一種成熟的魅惑,以至於讓姬軒然不敢直視她,撇過頭呼吸有些急促地說道:“我的修為降了兩重天,你還好意思否認……”女子的笑容彷彿在發光,讓她的臉看起來就像是一塊溫潤的玉石,瑩瑩光亮。伸出手捏著姬軒然的下巴,轉過他的視線看著自己說道:“明明是沾了便宜,還好意思說我吸你修為?你們這些男人都是提了褲子翻臉無情的嗎?”

語氣嬌嗔,像極了一個嫵媚的女子在對自己的相好撒嬌,撩撥的姬軒然面紅耳赤,渾身發熱。姬軒然故作嚴肅地咳嗽兩聲,往後面挪了挪屁股。這個反應讓女子笑得有些開心,沒想到是個純情少年呀!不過經過女子這麼一提醒,姬軒然終於發現了自己雖然修為下降,但是實力並沒有減弱,就和最開始傳承師父的血脈武魂一樣,自己的天賦竟然又變強了!。難道自己……姬軒然看著自己的雙手,閉上了眼睛開始感受體內的血液流動,雖然沒有氣勢恢宏的奔湧聲,但能清楚的感覺到其中的強橫生命力。自己的悟道吞噬體竟然恢複了不少,可這是怎麼回事?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他倍感疑惑,沉下心翻開了紮根靈魂中的吞天悟道經,上面明確記載著想要恢複體質和武魂,就隻能依靠吞噬血氣和武魂,然後讓吞天悟道經煉化哺育啊?況且自己得到傳承之後,每一個境界都十分的穩固,按理說就算是體質恢複到了巔峰,也不該修為倒退纔對。“現在相信我的話了吧。”

女子蹲在旁邊,兩隻手托著嬌俏的臉兒,笑吟吟地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姬軒然睜開眼不可置信地問道。旁邊那個穿著金屬鎧甲的男子臉色難看的說道:“你還敢問!”

他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恨不得現在就拔劍將姬軒然捅死。姬軒然被他那燃燒著妒火的眼神,看得渾身刺痛,轉移話題問道:“那個,你不生氣嗎?”

“生氣,我當然生氣了,我這朵奇葩可是被你這個大野豬拱了呢,怎麼能不生氣。”

被他這麼一問,女子撅著小嘴,故作姿態地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膝蓋,而後又笑嘻嘻地問道:“你打算怎麼辦?”

“我……我會負責的。”

這女的有問題吧?怎麼一點感覺不出她的憤怒?難道是有什麼我不知道的打算?這女人肯定有什麼我不知道的想法。不過看到這個小島上遍地殘花,全都是被兩人戰鬥的痕跡,姬軒然心裡升起濃濃的歉意,這個責任自己必須擔下,而且啊,這個女人這麼好看,不虧。“放心吧,我一定會承擔起作為男人應有的責任!”

這個女人一看就不簡單,或許是個來頭甚大的千金,看來自己想要承擔責任,自己的路還很長啊。這話讓女子在心裡滿意地點頭,不過卻表現出一種不屑,這讓姬軒然心裡有些不舒服。“負責?你憑什麼覺得你能夠負責?你又怎麼自信到有資格負責?真是可笑!”

女子的突然翻臉,聲音又冷又譏諷,直接激起了姬軒然那股不服輸的勁。“我知道我現在隻是一個無名小輩,但是木已成舟,我作為男人,自然會為此努力!”

“努力?嗬,要是努力有用的話,這個世界強者早就滿地走了。”

“現在的你,在我看來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

女子毫不留情面的打擊,讓姬軒然啞口無言,都不知道該如何反駁,心裡隻有一股火在燃燒。沉默良久之後,心有不甘的低下了頭。“小子,你要認清自己隻是個垃圾的事實。”

旁邊的那個男子冷哼一聲,絲毫不掩飾自己對他的厭惡。“閉嘴,我讓你說話了嗎?”

女子回頭嗬斥,嚇得男子不敢再多說一句話。姬軒然抬頭看著那個男子,眼神輕蔑,甚至不屑和他鬥嘴。轉而看向了女子,深吸了一口氣,很認真的紅著脖子叫道:“不管你信與不信,老子踏馬的就是你男人!你要是敢跟別的男人,老子把他祖墳都掀了!!”

那個男子聽到這話,氣得眼角直跳,就要拔劍殺了他,卻被女子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這纔對嘛,要是敢輕易放棄,本姑娘不抽死你!在女子的示意下,兩個侍女模樣的女子幫他鬆了綁。姬軒然站起來活動了兩下手腕,眼神堅定的看著女子。“大話誰不會說,沒有那個實力,說再豪氣雲乾的話,都是笑話。”

女子背對著他,毫不留情地說了一句,無疑是中傷了姬軒然那剛剛燃起的年少自尊心。“你怎麼就知道我是在說大話,你又怎麼知道我以後沒那個實力?”

“永遠不要懷疑一個男人的擔當和決心!!”

他的聲音不算大,卻在這個洞窟裡不斷地迴響,清晰地刻在了眾人地腦袋裡。少年意氣,這是其她幾個侍女心中對他此時的印象。女子卻冷言諷刺道:“擔當?決心?這些都是建立在實力基礎之上的,現在你說出這種話,隻會讓我覺得滑稽可笑和愚蠢!”

姬軒然被她的話氣得臉色漲紅,咬著牙,拳頭緊握胸中不服輸的怒火猛烈地燃燒著,一字一句地說道:“給我時間,證明給你看!!”

女子偷偷地笑了出來,不過很快便收斂了起來,用輕佻地語氣說道:“時間?好啊,反正我閒來無事,就當個樂子好了。”

“我給你三年的時間,你如果不能憑藉自己的實力站到我的身邊,我就殺了你。”

“滾!”

姬軒然後退了兩步,深深地看了一眼她的背影,捏著拳頭離開了這裡。等到他走後,那個穿著鎧甲的男子眼神陰翳地看向了姬軒然離開的方向,眼中閃爍著凶芒。這時女子來到了他的身邊,冷聲問道:“你在想什麼?”

男子這纔回過神,發現所有人都看著自己,連忙單膝跪在地上,拱手道:“小姐,雖然您沒受傷,但我覺得不能就這麼放過他!”

“所以?”

“屬下願主動請纓,將那個混蛋斬首,為小姐解恨!”

說著還一臉笑容地看著她,似乎覺得自己殷勤獻得很及時,為此沾沾自喜。“嗬~”一聲冷漠的笑聲響起,男子的頭顱從脖子上滾了下來,染紅了水窪。女子神情冷漠地擦拭著手中長劍上的血液,淡淡道:“你們要是誰敢對他不利,這就是下場。”

“是……”“小姐,奴婢其實不明白。”

有一個丫鬟問出了自己的疑惑,不僅是她,其他人都很困惑,按照正常的情緒來說,小姐應該恨不得殺了那個小子纔對啊。“他不一樣,真的不一樣。”

這個傻小子,竟然都不問我叫什麼名字,是被我氣昏了頭馬?女子沒有過多地解釋,看著自己的手,紅唇畫出了一抹淡淡的弧度。“影一你去暗中保護他,切記不要乾預他的成長。”

洞窟的角落裡,陰暗處一個穿著黑色金屬輕鎧的人影,悄然點頭,無聲無息地消失在了這裡。姬軒然獨自走在山林裡,在厚厚的積雪中跋涉,雙手不停地揉著自己的白髮,感覺很鬱悶。被人看不起,心裡好氣啊!“哼!三年就三年,要是三年後你敢反悔,家裡人敢不同意,我踏馬……我踏馬……踏馬就來強的!!”

嘴裡說著說著,嘴角就下意識地上揚了起來。心裡美滋滋地想道:“不過這個感覺真不錯啊,竟然比吞噬來得讓人著迷。”

雖然當時失去了理智,但不知為何,當時的情形卻在腦海中異常地清晰。還沒走多遠,姬軒然忽然停了下來,取出重淵,躲在了一棵樹後面。之前那個被他折斷手臂的狂瀾宗弟子,正在前面的樹林裡搜尋。姬軒然皺眉道:“沒想到這麼快就追上來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