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54章 夜雪的婚事

第254章 夜雪的婚事


uD8Bey“怎麼還沒訊息?那些人都是廢物嗎?就這樣還想討好仙門!?”

秦陽在自己的宮殿當中怒聲嗬斥,一把掀翻書桌嚇得殿內幾個女弟子不敢說話。“秦師兄何必這麼大的火氣,我就在剛纔得知了關於那個小子的訊息。”

這時,殿外走來一個白衣青年,樣貌英俊眉宇間有著淡淡的傲氣。顧長生,天青仙門門主之子,除秦陽之外,天賦最高之人。秦陽見到是他,脾氣所以收斂,不是害怕而是不想讓他看笑話,坐回位置上問道:“顧師弟不去找你的那些歡好,來我這裡乾什麼?”

對於這個人他喜歡不起來。顧長生仗著自己是門主之子,天賦優秀對仙門裡的女弟子上下其手,不少人都慘遭他禍害,因此他在仙門裡的風評很差,就連師尊對他也略有不喜。顧長生皮笑肉不笑,他對於秦陽厭惡居多,自從父親將他收為弟子後,凡事都會被他壓一頭,因為他的存在,自己連調戲師妹這種事都不得不收斂許多。“秦師兄這語氣好像不太歡迎我啊,難道我是來告知你那個死對頭的訊息的。”

死對頭三個字他咬得很重,故意強調出來刺激秦陽。“嗬,有勞師弟了。”

“來人,上茶。”

來者是客,秦陽多少要有點禮數。“不知道師弟帶來了什麼訊息。”

顧長生也不兜圈子,直言道:“聽說姬軒然進入黑血禁地,沒過幾天就平安出來了,修為還突破到了三重天,嘖嘖,這速度實在太快了。”

“師兄就不擔心嗎?”

秦陽沒有說話,這不是他想聽到的。顧長生見他沒有反應,隻覺無趣喝了一口茶說道:“我聽說姬軒然已經進入中域了,現在估計已經到了商會總部,想要下手就難了。”

他見秦陽還不說話,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秦師兄,我聽聞夜雪和姬軒然關係匪淺是吧。”

秦陽皺眉,猜到了他的想法,隻是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幫自己。“你也知道,前些日子水月宗為了保持宗門實力,主動與我仙門聯姻,要讓夜雪嫁給我,這個姬軒然若是真和夜雪有不一般的關係,我實在不能接受啊。”

對於夜雪這個大陸上有名的仙子,他可是垂涎已久,如今被人拱手送上,這等好事自然不會推脫。“是,兩人的關係比你想的還要好,說不定你撿的隻是一隻破鞋。”

秦陽小抿一口清茶,語氣平淡地說出讓人難堪的話。顧長生看著他冷冷道:“秦師兄,我這可是打算幫你,這麼說合適嗎?”

幫我?借自己的手剷除姬軒然纔是真吧。不過這樣倒也不錯,算是互利互惠,他道:“師弟有什麼計劃,不妨說出來聽聽。”

“嗬嗬,簡單,將我要與夜雪成婚之事告知整個大陸就行,如果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真的…,真的不一般的話,姬軒然肯定會出來,到時候師兄不就有機會了?”

秦陽意動,到時自己帶上武神強者暗中跟隨,在他現身之際強勢鎮壓,然後將他擊敗化解心魔,自己必將更上一層樓。“師弟如此有心,師兄感慨良多。”

兩人虛與委蛇一陣,顧長生起身離開,留下神色冷漠的秦陽。一個隻知道花天酒的廢物而已,若非你是師尊的兒子,我根本就不將你放在眼中。顧長生在山道上,巧遇一粉裙女子,臉上頓時露出了興奮的笑容,揹著手努力做出一副翩翩公子模樣,笑道:“璐師姐,許久不見,光彩更勝以往啊。”

“師弟今日閒來無事,不如上我居所喝兩杯?”

雖然被璐瑤瑤拒絕了無數次,但他依舊沒有放棄,這個女人實在太容易讓人瘋狂了。璐瑤瑤看著他一副虛偽模樣,嬌笑道:“顧師弟,聽說你要和夜雪成婚了,現在還出來沾花惹草,合適嗎?”

顧長生也不再裝模作樣,嗬嗬笑道:“家花哪有野花香,我最喜歡的還是璐師姐啊。”

“再說了,是水月宗有求於我,我娶那夜雪是看得起她,她敢有意見?”

璐瑤瑤全然當他在放屁,轉身向著山下走去:“師弟,師姐勸你還是放聰明點,可不要死了都在後悔。”

“不要覺得師姐說話難聽,畢竟姬軒然那個傢夥,就算是你日夜不休都追不上。”

說完笑得花枝亂顫,迷人心神。顧長生跟在後面,略有不喜地說道:“師姐是覺得我不是那個小子的對手?師姐何必漲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

“我和你可不是自己人,我隻是提醒你收斂點,有些人是不能碰的。”

顧長生眼神幽幽,停下腳步看著面前那婀娜多姿的背影,呼吸都不免急促起來,他不滿道:“師姐莫非是看上了那個姬軒然,怎麼處處為他說話。”

“實話實說罷了,師弟若是聽不進去死了,師尊也不會怪罪我沒有提醒你。”

說完,璐瑤瑤化作一道光華消失在了山道上。“踏馬的!”

他怒氣橫生,就連秦陽都不敢這麼和自己說話!可生氣歸生氣,他也不敢對路瑤瑤做什麼,這個女人畢竟是他母親唯一的親傳弟子。而他母親可比父親強太多,一直都在上界,地位還很高。從出生以來,他就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隻知道她很不簡單,就連父親都不敢輕易提及母親。第二日,天青仙門門主顧華的兒子顧長生將要前往東域天水帝國,接夜雪來中域成婚的事傳遍大江南北,引起軒然大波。不少中域天驕聽聞之後,恨意之深卻又深感無力。他們是中域之人,或多或少都聽說過顧長生的為人,簡直就是個看到美女就發情的畜生,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女子。現如今夜雪要嫁給這種人,他們難以接受,卻也什麼都做不了。這個訊息很快就傳到了姬軒然耳中,這讓他想起了之前在東聖帝國時,夜雪對自己的態度。“難道那個時候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夜雪是不可能自願嫁給顧長生的,或許是因為宗門的緣故,姬軒然摸著下巴大概猜出了原因。“來人,我要迴天水帝國。”

他剛做出決定,就遭到了幾位長老的勸阻。因為姬婉清的緣故,即便他們和姬軒然在商會中地位相當,卻也對他恭敬萬分。“姬公子,此事不可,你若是回去很可能會遭到秦陽的伏擊。”

“沒錯,這明顯就是他們設的局,想要引誘你出去。”

姬軒然自然明白,可就這麼看著夜雪陷入悲劇當中,他接受不了。他自通道:“若是遇到危險第一反應就是退避,那我永遠都不可能走上巔峰。”

“耀陽大陸隻是我的起點,區區圈套我何懼之!”

“我現在就要告知整個大陸,隻要顧長生趕去,必定讓他付出代價。”

“姬公子……”他們還想勸阻,卻被姬軒然強硬打斷。他藉助商會的能力,在第一時間做出了表態,讓整個大陸在一天之內知道了他的態度。相較於顧長生,大陸上的天驕對於姬軒然觀感要好很多,除開他綁架夜仙子那件事。聽到他與仙門叫囂,不少人激動不已,力挺他的做法。大陸上到處都是支援姬軒然的聲音,這讓顧長生臉色難看,這分明就是不把他放在眼裡。“姬軒然,你真以為我不敢動你!?”

“隻要你敢去,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