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5章 妖女休要亂我心神

第25章 妖女休要亂我心神


ze。0R4危急時刻,姬軒然連忙轉身,用重淵劍擋在了身前。長矛點在劍上,地面被震碎,兩邊的大樹甚至被衝擊波連根拔起。“啊!!!”

龐大的力量甚至讓姬軒然的**無法承受,疼得他慘叫了出來,身體不受控製地撞斷了五六棵大樹才滾落在地上。“咳咳!!”

捂著胸口咳出兩口鮮血,強撐著身體扶著樹乾站了起來,雙腿不停地打顫。看著黃裙女子飄然飛了過來,隨手拔起插在大坑裡的長矛,眼神冰冷地盯著自己。眼神如同她手中的長矛一樣,刺得姬軒然身體發疼。打不贏,現在絕對打不贏。手往儲物袋那裡摸了一下,手中變多了一個紅色的丹藥,現在隻有逃走。“你不是問我為什麼殺他們嗎?”

“就他們那群欺負凡人小孩的垃圾,殺了他們我都嫌臟了自己的手!”

“你們狂瀾宗的弟子恃強淩弱,在外欺壓弱小,被人殺了就是活該。”

黃裙女子嗬斥道:“休要詆譭我宗門!”

姬軒然卻毫不畏懼,扶著樹乾叫罵道:“下次遇到你們狂瀾宗的人,我還殺!”

說著一口吞了血遁丹,渾身籠罩著血霧奪路而逃。“血遁丹!?”

黃裙女子認出了丹藥,但是讓她驚訝的是,血遁丹提升不了這麼快的速度啊?在她驚疑的這麼一瞬,姬軒然已經不見了。一道血影在山林裡快速穿行,來到了一處靜謐的山穀當中。血遁丹的藥效過去之後,因為速度太快停不下來,姬軒然雙腿一軟,在地上滾了十多米,撞在一棵樹下這才停了下來。姬軒然躺在地上,喘息了很久才恢複了些許力氣,面無血色的他支撐著疲憊的身體站了起來。放眼望去,這個山穀裡除了零星的幾棵大樹,到處都瀰漫著霧氣,看不真切。“咳咳!”

捂著發疼的胸口,他的精神因為燃燒了不少的血液,所以有些恍惚。手裡拖著重淵艱難地走著,這裡面出奇的安靜,讓他心神緊繃了不少。注意了四周,卻沒有看到腳下,踢在了一根斷骨上面,撲倒在地,順著一旁的斜坡滾了下去。等到醒過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滾到了一個明亮的洞窟裡。此時的自己正泡在周圍一圈淺淺的水窪當中,鼻尖縈繞著淡淡的花香,不斷地侵蝕著自己的心神,讓神誌越發的恍惚。姬軒然晃了晃腦袋,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取出療傷丹藥吃了下去,這纔看向了中間。中間有一個被頂上光束籠罩的小島,上面長滿了粉紅色的花朵,輕輕搖曳間,播出了點點粉紅色的花粉,在光芒的照射在,閃耀如星辰。“你是誰?”

清麗的聲音微涼,闖入了姬軒然迷茫的心房,撩撥著他的神經,讓他的身體莫名地燥熱了起來。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血液在快速流動,在興奮在渴望著什麼。這是,什麼情況?這種**的上的**不受自己的控製,姬軒然抬頭看去,才發現萬花叢中坐了一名女子。她不施粉黛,眼角的硃紅渾然天成,嫵媚動人。五官恰似上天傾注了全部心血雕琢而成,長長的睫毛輕顫,在那秋水般的眼眸中點出了陣陣漣漪。深邃又柔和,讓人的靈魂不禁沉淪其中。讓自己身體躁動的是那個女子!“不!”

姬軒然咬著舌尖強行保持理智,自己的身體太過亢奮了,自發地想要撲上去,甚至已經起了反應。“妖女,休要亂我心神!”

小島中央的女子倍感疑惑,這個傢夥是怎麼闖進來的,外面那些護衛都是廢物嗎?更讓她心驚的是,明明自己沒有運轉功法,體質也都歸於沉寂,可為什麼感覺這個少年已經被自己迷惑住了,像隻野獸一樣想要撲上來?“給我安分點!”

姬軒然實在想不明白,自己不過是逃走路上意外來到了這裡,自己的身體為什麼就這麼激動?甚至已經到了控製不住的地步了。“你這個妖女對我做了什麼!”

姬軒然坐在水裡,想要藉助冷水讓自己冷靜下來,雙眼血紅的看著她。為了讓自己保持理智,甚至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臉上,疼痛反倒讓他越發的迷糊,接連幾巴掌下去,腦袋放空嗡嗡作響。女子緩緩站起身,神色冰冷的說道:“是你闖入我的修煉地,還好意思質問我?”

“不是你還能是誰!”

姬軒然現在精神錯亂,這個體質是師父留下的,他害怕出了什麼差錯,愧對逝去的師父。“不可理喻,罵我妖女就算了,你這人簡直無可救藥。”

女子聲音微冷,隨手一甩,手中便多出了一柄赤紅色的長劍。不知為何,和他多說兩句話,自己的身體就開始害怕了起來。這不正常,自己的體質怎麼會害怕一個小小的武者?正當她疑惑的時候,姬軒然已經迷失了自我,如同惡狼撲了上來。“滾開!”

女子素手揮動,帶著一股淡淡的清香,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臉上。姬軒然被這一巴掌抽得嵌入了石壁當中。鮮血不要命地順著往外流淌,隻是對方隨手一擊,便被打得瀕死。可是此時的悟道吞噬體像是著了魔一樣,掙紮著走了出來,宛若紅寶石的雙眼裡迸發出極強的侵略性,讓女子瞬間失神。“你……”話還沒說完,便被姬軒然撲倒進了花叢中,驚起了大片落花。即便女子有心想要反抗,可是身體卻不受控製的害怕,使不上一點力氣,隻能任由眼前這個長著一副人樣的怪物欺負。可當姬軒然要對她下手的時候,手卻突然抓住了他的自己的臉,用力往後按。他的嘴裡發出了非人的低吼,掙紮著往後退。看到那個女子任君采摘的模樣時,他的理智徹底被身體的本能所壓製,瞳孔收縮到了極點,嘶吼著又撲了上去。可這一次卻被衝進來的一個人影,粗暴地按在了地上,身體終於承受不住,昏了過去。“小姐沒事吧?”

一個丫鬟打扮的女子上前將她扶了起來,焦急地問道。女子搖了搖頭,臉蛋微紅,顯然是被剛纔的事嚇得不輕。“哪來的小子,找死!”

後面跟進來男人拔出長劍,就要砍下去。“住手!”

女子冷聲嗬斥,嚇得那個男人不敢違抗。太奇怪了,為什麼自己的體質在怕他?出於好奇,女子伸手去摸了一下昏迷中的姬軒然,可當手指觸碰到他的時候,一股極強的吸力從他的身上爆發,捲走了她身上的一縷氣息。一縷氣息被吞噬,讓她的身體陷入了虛弱,彷彿被抽走了力氣一般,而姬軒然的修為卻下降了兩重天,能明顯感覺到他那個未知的體質也變強了。“真有意思。”

女子像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一樣,眼中有著期待的神色。在姬軒然的額頭上打了一個響指,在他的記憶中灌輸了一個不存在的記憶片段。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