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49章 上中域殺秦陽

第249章 上中域殺秦陽


)^5#^“為什麼?”

姬婉清不理解,明明跟自己去往上界纔是最好的選擇。姬軒然給出的答案也很直白:“秦陽還沒死。”

秦陽必須死,馨兒死在他的手裡,若是自己就一走了之,心裡永遠也無法原諒自己。不止是他,整個天青仙門若是敢阻攔,那就跟他一起去陪葬!姬婉清看著他的眼睛沒有強求,隻是勸道:“仙門的門主的修為已經衝破了大陸的限製,我一走,整個大陸沒有人能夠壓製住他。”

姬軒然驚訝,超出大陸的限製?耀陽大陸最高境界就是武神,若是超脫武神豈不是說他已經成為了仙人?姬婉清覺得他有些不理智,黛眉微蹙道:“你留在這裡很危險,你先跟我上去,等過幾年以秦陽的天賦必然會飛昇去往上界仙門,到那時你再報仇也不遲。”

姬軒然按住了她的手,堅定地說道:“我不想讓他活太久,我也等不了那麼久,他必須死!儘快死!”

語氣中的殺伐之意難以撼動,姬婉清輕輕歎息,收回手說道:“你要儘快上來,我爹那邊,我也周旋不了太久,最多一年。”

“相信我,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飛昇上界,不會讓你等太久。”

姬婉清轉身離去,乘坐飛舟去往了中域。姬軒然站在廢墟之上長吸一口氣,握緊拳頭。一年時間!就算是仙,也阻擋不了我!因為仙門與商會長老動手,將整個演武場摧毀,導致千絕榜大比不得不暫停。可此時雙方已經鬨僵,天青仙門根本就不會再來挑選人才,變相的結束了千絕榜大比,同一時間各地域之中的千絕榜大比都因此而中斷。皇帝帶著他的三位女兒,在一眾護衛的保護下來到姬軒然身邊,關心他的情況,言語之中表達出想要拉攏,利用三個女兒趁虛而入的意思。這一切姬軒然都看在眼裡,雖然這對自己沒有壞處,不過被他直言拒絕了。三位公主固然姿色動人,可現在的他哪有那種心情。被拒絕之後,皇帝無力地坐在了地上,惹得在場護衛連忙跪在地上,惶恐不已。百裡雲拉著他喊道:“父皇,你這是做什麼?”

皇帝搖著頭不停念著:“你們怎麼還不明白,我們失去了一個天大的機會!”

“天大的機會啊!”

“姬公子日後必定扶搖直上九萬裡,區區耀陽大陸是困不住他的,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可沒能把握住啊!”

皇帝後面說的話,百裡雲沒有聽進去,她看著姬軒然離開的背影,隻覺錯過了很多,窮其一生都無法再得到的,人生。姬軒然來到了水月宗在此處暫住的酒樓,他的到來讓這裡面的弟子緊張到了極點。今日他所展現的實力已經嚇壞了太多的人,擊敗一直被耀陽大陸上傳頌為神話的秦陽,這已經將所有人都比了下去。一想到水月宗與天劍門結仇之事,他們就不免心驚膽戰,害怕一個不高興將自己等人全殺了。水月宗長老親自出來接見,態度恭敬沒有一點架子,甚至卑微到了就差沒跪下。姬軒然沒有和她們廢話的意思,隻想找夜雪。得知他的來意,這位水月宗的長老非但沒有激動,反而面露難色。在姬軒然的疑問中,她沒有解釋,隻是將夜雪帶了出來。此刻兩人相見,姬軒然總感覺她在有意疏遠自己,這讓本就處於痛苦中的他越發難受。“我,我就是來和你告別,我要去中域了。”

“嗯。”

夜雪隻是點頭。姬軒然遲疑了片刻,抿著嘴唇轉身離開了這裡。夜雪想要追上去,卻被身旁的長老用眼神攔截了下來。她隻能看著他的背影,選擇沉默。城門口,商會的十位武聖站在兩側,他們沒有說話,隻是目送他離開。行到遠處,姬軒然回首點頭以示感謝。彙入山脈的小道前,一道靚麗的身影立於路口,她溫婉笑道:“姬公子這是要去哪?”

“中域,殺秦陽。”

溫韻微微點頭,嘴角畫著淡淡的笑意,晶瑩眼眸中似有星光:“既然如此,姬公子有緣再見。”

對於這位朋友,姬軒然並不覺得她有多神秘,可卻不知道她到底是何身份。他輕輕歎息,兜兜轉轉一年,最終又變成了一個人,腳踩靈劍,禦空而去。中域,星月湖之上,天青仙門懸空島。秦陽渾身是血的躺在床上,一把推開給自己續接斷臂的老者,憤怒的聲音傳出宮殿,迴盪在整個仙門之中,消失在廣袤的星月湖之上。“下達通緝令,誅殺姬軒然!”

就在剛纔,他從師尊那裡得知姬婉清已經回到上界,在這個大陸之上無人能夠阻攔自己的師尊。“姬軒然,今日斷臂之仇,我定叫你百倍奉還!”

秦陽要殺姬軒然,大陸天驕聞風而動,嗅到了機會,但沒有任何勢力敢第一時間出來表態,更多的是觀望,畢竟商會這尊龐然大物在,無人敢動。可漸漸地,商會大小姐離開耀陽大陸的訊息蔓延開來,有頂尖勢力終於按捺不住讓人四處搜尋姬軒然的位置。而這隻是少數,大部分依舊沒有動靜,即便商會沒了大小姐,在這大陸上依舊是無法撼動的勢力。商會也第一時間表態,誰若敢對姬軒然動手,必遭商會強勢滅族。一時間不少蠢蠢欲動的勢力都打消了念頭,但仍舊有想要搏一搏的勢力,在暗地裡偷偷進行著搜尋工作。轉眼五日已過,東域最靠近中域的黑血禁地外,姬軒然裹在黑色鬥篷當中,帶著面具收斂氣息,讓人不敢輕易接近。黑血禁地外圍,土壤皆是黑色,就連四周植被光澤也略顯黯淡。姬軒然走在此處小鎮上,推開其中一間客棧的大門,沾滿泥濘的鞋子踩在光滑打蠟的木地板上咯吱作響,引起了裡面不少人的注意。在場的人單從外表上來看,沒有一個是良善之輩,他們上下打量這個年輕人,面露驚色,居然看不透。對於常年混跡在黑血禁地,過著在刀口上舔血生活的他們來說,這種看不透的傢夥最好不要去招惹,誰也不知道會遇上什麼人。有一個初出茅廬的小輩拿著刀就要上去試試手,沒等他站起來就被身邊的老油條給按住,低聲嗬斥道:“你想乾什麼?”

“難道忘了這裡的規矩嗎?”

“不要惹女性,特別是越漂亮的那種越要避而遠之。”

“不要惹看不透的傢夥,誰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來頭。”

“記住這兩點,你才能在這裡活下去。”

姬軒然微微偏頭,將那人話聽得一清二楚,不愧是能夠混跡這裡的人,足夠小心謹慎。“這位小公子,要吃點什麼?”

二樓走下來一位穿著黑色衣裙身姿婀娜的女子,樣貌二十多接近三十,有著成熟的風韻,風雨身姿更是惹得在場男性投去饑渴的目光。不過女子似乎習以為常,手裡拿著煙槍吸了一口,當她注意到地板上的腳印時,柳眉微皺,略顯不滿地說道:“小公子就不能將鞋子清理乾淨再進來嗎?”

這個時候姬軒然才注意到,在場的人鞋子都很乾淨,甚至有人沒有穿鞋。這老闆娘有潔癖?這些事他沒有過多在意,揮手清除鞋子上和地板上的泥土之後說道:“我想打聽點事。”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