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48章 打得秦陽求救上界之事

第248章 打得秦陽求救上界之事


Ygo#“滾!”

秦陽口中含土,發出怒吼,抓住姬軒然的腳踝將他扔飛出去,隨後乘勝追擊,對著他的身體發動狂風驟雨般的連擊。擊打向頭部的拳頭被姬軒然精準接住,他死死捏著不放手,隨即用額頭撞在秦陽腦袋上。清脆的聲音在秦陽腦中不停地迴盪,險些失去意識。姬軒然藉機旋轉身體,將他掄動猛地砸碎地面,隨後提氣運功,眼中殺意爆發:“崩山斷海!”

在雷鳴化神的增幅下,這一拳的力量得到近三成的提升。拳頭落下,整片地面都被震飛了起來。秦陽關鍵時刻用手護住自己的丹田,若非如此這一拳足以廢掉他的修為。他想要起身反抗,可姬軒然根本不給他機會,再度踩在他的腦袋上,雙手抱在一起狠狠地捶打他的胸口。金色的鱗片不斷崩裂,很快便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白骨。金色血液在猛烈錘擊下四處飛濺,讓這裡變得觸目驚心。遠處的強者看到重複著同樣動作的姬軒然,感到一陣後怕。姬軒然像是失去意識一樣,遵循本能地捶打,瘋狂地捶打。哢嚓!“啊!!”

秦陽疼得雙目充血,他的肋骨硬生生被錘斷兩根,刺骨的疼痛讓他肌肉痙攣,不停晃動腦袋掙紮著吼叫。他抬手想要打飛姬軒然,卻反被他給抓住了手臂。他對上姬軒然的眼神,心生警惕感到一陣莫名恐慌。沒等他掙脫,姬軒然抓起他的手臂踩在他的胸膛上,發出野獸般的怒吼,在他絕望又驚恐的目光中將他的右手扯斷。“啊!啊!!!”

秦陽痛不欲生,捂著斷臂在地上抽搐,臉上汗水與淚水混合在一起也掩蓋不了他那扭曲的面孔,疼痛深入骨髓。“姬軒然!姬軒然!”

他用頭不停地撞擊地面,大喊這著姬軒然三個字。身體殘缺、意誌受損、心魔壯大,他從來沒有遭受過如此挫折,他對姬軒然的恨意達到了史無前例的高峰。心魔越變越強,秦陽的實力也在瘋漲,他狀若瘋魔地從地上撲倒姬軒然,壓在他的身上,用腦袋想要撞擊姬軒然額頭,卻被他的拳頭打了回去。整個人身體不受控製的在空中旋轉倒飛五六圈,然後頭著地吃了滿嘴的泥土。“哈!”

姬軒然全身蒸氣升騰,看不清表情,他全身肌肉骨骼都在顫抖,已經和達到了極限。他喘息著,身形踉蹌地來到秦陽身邊。此時的秦陽暫時失去了行動能力,像條溺水的魚滿臉血泥地張口呼吸,貪婪地呼吸。他看著步步逼近的姬軒然,心臟跳動速度急劇攀升,用儘最後一絲力氣帶著哭腔喊道:“救我!!”

天上纏鬥的十位仙門武聖想要出手救援,卻被商會的武聖死死拖住,根本沒有機會。這時,帝都上空空間被撕開一條巨大的裂縫,裡面探出一隻手向著秦陽抓去。“休想!”

在絕對的碾壓之下,姬軒然頂著壓力極力催動武魂,施展所有能夠增強實力的靈術,禦使靈劍發動了最強攻擊,可即便如此他的光芒在這隻手下面,依舊渺小,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計。危急時刻上空又探出一隻纖細勻稱的手,以更快的速度將姬軒然護在了其中。最開始的那隻手略有遲疑,隨後收斂氣勢帶走了秦陽。天上的虛空裂縫還沒閉合,仙門長老想要跟著離開,護住姬軒然的那隻手輕輕一彈,落在最後的三位武聖瞬間炸成血霧,隨後就連血霧都被抹除。戰鬥結束,籠罩帝都的末日氣氛退散,陽光灑落在帝都的廢墟之上。姬軒然一身狼狽模樣,神色黯然地坐在廢墟上看著中域的方向,以至於身後走來一個人,他都沒有注意到。姬婉清一身紅裙,將本就風姿綽約的她襯托得嫵媚多姿。她輕哼一聲,收攏裙襬蹲在了他的旁邊,嘟著紅唇抱怨道:“瞧瞧你現在這個樣子,真是讓人一點都不省心。”

姬軒然沒有理會她的抱怨,隻是問道:“還能活過來嗎?”

姬婉清沒有說話,人死如燈滅,再點燃的時候,也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人了。她的沉默讓姬軒然心中最後一點希望湮滅。良久之後,姬婉清說道:“我要走了。”

“我爹他……,他給我找了一個夫婿。”

“對方是太初級勢力,虛空神君的長子,被譽為仙極界無數年來唯一一個有望成為主宰的天驕。”

她也不管此時姬軒然的心情,挽起耳邊垂髮敘事般語氣平淡地說道:“他身懷九個太初級武魂,九種太初級血脈體質。”

“現今二十歲,便已經步入修行境界的第三個階段了,不出百年便可衝擊傳說中的主宰之境。”

“他想利用我的體質將九個體質融合,晉升成為隻存在傳說中的主宰級體質。”

“我爹為了保證商會不可撼動的地位,將我送去聯姻。”

說完她沉默了一會,想要看看他的反應,可他隻是選擇沉默,這讓她心生不滿。“姬軒然你要是個男人,你現在就說話,哪怕是一句都行!”

說著姬婉清站了起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一腳將他從廢墟上踹了下去。“笨蛋,蠢貨,廢物!”

“第一次見面時的自信哪去了,虧我這麼相信你!”

姬軒然坐在地上撓著頭說道:“那個人確實很厲害,可是你知道我師父是誰嗎?”

這倒是姬婉清沒有想過的,一時間也猜不出來:“這和你不說話有什麼關係嗎?”

姬軒然搖頭,拍打著身上的泥土和灰塵站了起來說道:“我師父是吞噬神君。”

“他還沒死!?”

姬婉清大驚失色,那個曾經讓整個仙極界都為之痛恨的神君難道還活著!?“師父已經消逝了,不過他將自己最寶貴的東西都留給了我。”

姬軒然走到她的身邊淡淡道:“從你的話裡我能看出太初級肯定很厲害吧,可師父留給我的武魂和體質都是主宰級的,甚至吞天悟道經都是主宰級的。”

“他現在確實很強,是我需要仰望的存在,但你是我的,我說的。”

“超越他,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姬軒然很自信,自信來源於已經故去的師父。這種由內而外的自信讓姬婉清心安。“可吞噬武魂也隻是太初級而已,怎麼會……”說道這裡,姬婉清恍然大悟,一切都是因為那棵悟道樹!吞噬神君啃了那棵悟道樹讓吞噬武魂晉升了!姬婉清激動地抓住姬軒然的手說道:“你跟我去仙極界吧,在那裡我會讓整個商會對你進行資源傾斜,以你武魂和體質的特性,根本不需要一百年,五十年不三十年你能成為最為耀眼的天才!”

隻要將姬軒然帶上去見父親,他一定不會讓自己嫁給那個從未見過的傢夥的!可姬軒然卻搖頭拒絕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