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36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236章 自作孽不可活


-fa!{E_$原本喧嘩的演武場在此刻安靜下來,全都屏息凝神看著高台上的身影,甚至為他的對手感到默哀。秦陽迎風而立,揹負雙手意氣風發,他背對姬軒然傲然道:“希望你能走到我面前。”

姬軒然滿臉微笑,手指敲擊扶手:“放心,會讓你大吃一驚的。”

“哼!”

秦陽拂袖而去,在萬眾矚目之下落在了擂台上。他環視整個演武場,以一副捨我其誰的語氣道:“誰是我的對手,自己上來。”

很快一個怯弱的身影走上了擂台,他臉上帶笑本想恭維一番自動認輸,卻沒成想秦陽出手果斷,根本不給他機會,抬手將他打飛了出去。結束之後秦陽還不忘譏諷一句:“如此弱小還敢上台,丟人現眼!”

台下那人臉色難看,他沒有想到秦陽如此霸道,連最基本的尊重都沒有。在無數人譏笑的目光中低頭離開了這裡。“不愧是秦天驕,武王五重天在他手裡都撐不住一招。”

“不知道姬公子和秦天驕誰更厲害。”

“嘿,之前不是有傳聞姬公子已經和秦天驕不相上下了嗎?”

“要真是這樣,對接下來的擂台戰就更期待了。”

“雖然秦天驕很優秀,但我更希望姬公子嬴。”

“誒,你也是這樣想的嗎?”

“巧了,我也是。”

本來現場的聲音都是對秦陽的崇拜,可漸漸的聲音中摻雜著姬軒然,有意無意將他與姬軒然做對比,到最後更是表明希望姬軒然嬴。這讓秦陽微微上揚的嘴角變得僵硬,隨後語氣平緩變得冷硬。姬軒然又是你,等著吧,我一定要在所有人面前將你徹底踩在腳下,沒有人能夠與我並肩!沒有!商會這邊,那些長老聽到下面的聲音不禁欣喜,以手撫須輕笑:“姬公子看來很受歡迎啊。”

“這對商會來說也是好事。”

“哈哈哈,言之有理。”

作為當事人之一的姬軒然坐在椅子上,嘴角噙著一抹愉悅的弧度,對此現狀很滿意,想必秦陽那個傢夥心裡已經在罵自己了吧。秦陽臉色陰沉,步伐沉重似在宣泄怒火,上來之時雙眼燃燒烈火直視姬軒然,兩人隔空交鋒不分勝負,最終他冷哼一聲坐回椅子上,閉目養神。沒過多久他睜開雙眼,通過神識傳音給自家長老下達了一道命令。“海長老,我記得天劍門的人也來了是吧,你去安排一下,必須讓天劍門的人死在這裡。”

中年模樣的海長老有些許遲疑,看向毫無察覺的姬軒然,覺得秦陽輸了氣度。“怎麼,還愣在這裡乾什麼?”

海長老拱手離去,引起了姬軒然的注意,他看向秦陽發現他並無異常,便也沒放在心上。可他總覺心中不安,懷疑這個傢夥暗地裡在做什麼。難道他想要安排人手襲擊自己?不對,他不會這麼蠢,這根本沒用。思來想去他想到了天劍門,此時正有一名天劍門弟子在下方打擂台,他瞥了一眼旁邊的秦陽,這種感覺越發強烈,這個傢夥難道是在打天劍門的主意?目前他沒有任何證據也無法對此做出什麼措施,隻能讓一位長老跟上那個海長老,隨機應變。秦陽見姬軒然有所舉動,輕笑道:“你這是讓他去做什麼?難道是想安排人刺殺我?”

他故意引起話題,想要分散姬軒然的思維,可後者根本不去理會,神色平靜地看著下方擂台戰。這讓秦陽心中不喜,暗中傳音道:“海長老,商會這邊來人了,你動作快點,不要讓他們發現。”

“改動已經做完了,你放心。”

聽到答覆,秦陽嘴角上揚安心等待了起來。沒過多久天劍門弟子就迎來了首戰,因為姬軒然曾經是天劍門弟子的緣故,在場的武者都對他們格外關注。上台的是一名武王五重天的女子,她氣質乾練頗具英氣,僅僅是形象這方面就獲得了眾多男性武者的好感。就在眾人紛紛好奇她能夠勝幾場時,擂台的另一邊走上來一個身高兩米多的光頭壯漢,身形魁梧如鐵塔,給人極強的壓迫氣息。武王八重天!“握草,這運氣不好啊,第一場就遇到武王八重天的唐虎。”

“這個唐虎很厲害嗎?”

“你這不是廢話嗎?二十三歲武王八重天能不厲害?”

女子看著自己的對手,手心冒汗,這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預料。她後退兩步來到擂台邊緣,對方身上的氣息厚重如山,壓得她呼吸困難。她很清楚這絕對不是自己能夠對付的。天劍門的諸位長老弟子也都喊話讓她認輸,可卻遲遲沒有反應。唐虎冷笑,身後的藤蔓武魂插入擂台中,控製住了她的身體。他一步步走到女子面前,伸出寬厚的手中在她驚恐的目光中捏住了腦袋,隨即用力將其捏得粉碎。嘩——!不少人都被這殘忍的一幕嚇得站了起來,有人臉色發白的指責道:“這是千絕榜大比,你怎麼能夠下死手?”

“就是,她都已經喪失反抗能力了,你為什麼還要殺他!”

下方的監考官都臉色難看,看著台上的無頭屍體眼神幽幽地看著唐虎。可唐虎根本就不在乎,放肆大笑般地向著擂台下方走去。“我讓你下去了嗎?”

姬軒然突然出聲,聲音冷冽如刀,刺入他的身體讓他從內心感到恐懼,冷汗瞬間打濕衣衫。他想殺我!唐虎第一時間對秦陽投去求助目光,可後者直接無視他的視線,就當什麼都沒發生一樣,還在一旁調侃道:“嘖嘖,天劍門的人真慘呢,遇到個殺人不眨眼的傢夥。”

“你似乎很開心啊?”

姬軒然偏著頭口吐寒氣,眼神淩厲。秦陽笑笑不說話,這種時候不解釋才正常,解釋了反倒引起他懷疑。“我要下去是我的權利,即便你代表商會也不能對我做什麼!”

眼見秦陽對自己熟視無睹,唐虎隻能硬著頭皮為自己謀生。姬軒然眼神淡漠,如同在看一個死人,若不是旁邊長老提醒,他真就把這個傢夥喂蟲子了。他歎了一口氣,在眾人緊張的目光下坐回了椅子上。他現在代表著商會,不能因為怒火壞了商會的聲譽。眾人見他坐回去,不禁鬆了一口氣。“還好姬公子明事理,不然我都不敢上去了。”

“是啊,要是他出手殺了唐虎,這就成了他們主宰的比賽了,沒用公平可言。”

唐虎險些虛脫,如釋負重地走下了擂台,在死亡邊緣遊走一趟真是刺激。姬軒然看著下方帶隊的金鳴道人,此時的他已經晉升武帝。他一臉憤怒卻又不能發泄,更多的是自責。“安排一下,輪到我上場的時候,對手就是唐虎。”

姬軒然傳音,讓幾位長老略微錯愕,不過還是點頭應了下來。這個唐虎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