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31章 若是惹得姬公子不快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第231章 若是惹得姬公子不快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GViPv酒樓已經倒了,姬軒然便將掌櫃給拉了出來,本來掌櫃還直言感謝,可沒想到這個少年郎竟然要退錢,他的臉頓時黑了下來。他後退一步直言道:“公子,你這不對吧,你花錢我上菜,菜都上了,你這個時候退錢未免太過分。”

姬軒然翻白眼,指著廢墟裡的菜說道:“我一口沒吃,還被墨陽給毀了,我也是受害者,你沒能給我提供服務,所以把錢退給我。”

掌櫃千百個不願意,可架不住姬軒然身為商會長老的淫威,隻能選擇屈服,將一百萬靈石退還。拿到錢的姬軒然滿意地離開了,他是有錢,但不做冤大頭。他最後的話更是讓掌櫃憋屈,找墨陽要賠償,這個時候去就是上去找打,他哪敢啊。因為身份現在眾人皆知,姬軒然走在街上引起眾人圍觀,更有眾多花季少女眉目傳情,恨不得讓其墜入情網之中。對此他選擇無視,尋找客棧。“讓開,都讓開!”

前面傳來一陣嗬斥聲,車輪馬蹄在石板上壓權貴氣勢,街道上圍攏的眾人看清來人之後連忙閃躲到街道兩旁,神色恭敬沒敢抬頭。姬軒然負手而立,站在路中間上下打量這支隊伍,三輛貴氣逼人的馬車被九十名帶刀侍衛護在中央,三方為了搶先在街道上並行導致擁堵。這一幕下來,姬軒然的對他們的觀感降低了不少,東聖帝國都是些什麼玩意?天水帝國二皇子秦陽雖然不是個好東西,但自己在天水帝都也沒見發生這種事。中間的馬車上,一名粉色錦衣女子掀開垂簾,在侍女的攙扶下走了出來,當她看到姬軒然時面露微笑,微微欠身道:“敢問可是姬公子?”

“有事嗎?”

又來找自己麻煩的?“妾身百裡青,東聖帝國長公主。”

沒等姬軒然做出迴應,兩邊的馬車裡各有一名女子走了出來,相繼自我介紹道:“妾身百裡雲|天晴,見過姬公子。”

姬軒然眨著眼睛,不知道她們意欲何為。長公主百裡青溫婉一笑,扶著侍女走下馬車來到他面前:“公子,皇室在水月居設宴,邀請彙聚於此的天驕共赴,我是來接公子前去的。”

“我們也是,姬公子上我的馬車吧!”

“上我的!”

百裡雲和百裡天晴兩人爭論不休,大有要打一架的趨勢。姬軒然全程面無表情,隻是淡淡問道:“秦陽會來嗎?”

百裡雲明顯愣神,秦天驕不是和姬公子有仇嗎?姬公子這麼在乎乾什麼?雖然疑惑,但她沒有多問,莞爾微笑:“若是姬公子前去,我想秦天驕會來的。”

言下之意你們兩人不對付,肯定會來你身上找痛快。姬軒然摸著下巴嘴角揚起了一抹弧度,隨即道:“水月居在哪?”

百裡雲指著一個方向,等到她回頭的時候姬軒然已經不在了,這讓她氣憤的同時又很失落,耳邊兩位妹妹的爭吵聲讓她煩悶不已,當即怒斥道:“人都走了,吵什麼吵,也不嫌丟人。”

兩女的爭吵聲戛然而止。水月居,位於帝都水月湖的花舟之上,規模宏偉裝飾華麗,上面燈火通明與水中倒影交相輝映。岸邊時不時有小舟載人劃向花舟。“這位公子可是要去水月居?”

旁邊一位紅光滿面的微胖男子走了過來。“哦,是的。”

姬軒然見他並無惡意,便以正常態度對待。男子見他好說話,嗬嗬自我介紹道:“我叫朱自成,也喜歡來這水月居逛逛,聽說今天皇室為了迎接那姬軒然,特意在這裡設宴,肯定比以往熱鬨。”

姬軒然挑眉:“所以朱兄找我事有什麼事嗎?”

朱自成臉上擠出無奈之色,看著湖中的花船歎息道:“正因為皇室在此設宴,所以尋常人等不能進入,除開王公貴胄和大勢力子弟,也就之後千絕榜試煉憑證的天才才能進去。”

“我觀兄弟你雖衣衫落魄,但氣勢非常人能比,應該也是一個天驕吧,我想請你帶我進去見識見識那聲名遠揚能夠秦天驕爭鋒的姬軒然。”

姬軒然訝然,搞半天是為了看自己一眼啊,要不自己表露自己的身份,直接滿足他得了?他想了想覺得還是好人做到底,帶他上去,於是笑道:“好說,你在這等我一下。”

說罷他來到岸邊停靠的小船上,撐船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性武靈,一重天修為。能讓武靈在此當船伕也說明這水月居也不簡單。男人抬頭隻是瞥了一眼,看不穿他的氣息,隨即道:“敢問公子身份何許?可有憑證?”

姬軒然沒有說話,取出了令牌傳音道:“不要泄露我的身份。”

男人惶恐,起身來到船頭隨時準備出發。姬軒然回頭道:“朱兄,上船吧。”

朱自成長舒一口氣,他見兩人相談許久還以為這次也是白費功夫,笑上船道:“多謝了,還不知道公子姓甚名誰。”

“嗬嗬,無名之輩隻求在千絕榜上留名,不足道哉。”

“兄弟謙虛了。”

既然如此,朱自成自覺沒有多問。兩人很快便被送上了花舟,上面歌舞昇平一副夢幻景象,朱自成看得如癡如醉,顯然是被勾走了魂。姬軒然覺得也不錯,但好在能夠把持住。“你是何人,怎麼上來的?”

沒等兩人找位置坐下,便有人出言質問,讓周圍一些人都看了過來。朱自成也被這聲質問驚醒,連忙站在了姬軒然身後表明一切找他。姬軒然淡笑道:“我有憑證能進來有什麼問題嗎?”

說話的女子圍著他轉了一圈,嫌棄的目光在他身上刮過,捂著鼻子後退一步道:“就你這種人也有憑證?糊弄誰呢?”

“我有憑證你有意見?”

“嗬嗬,我沒有意見,隻是覺得你這憑證來路不正。”

女子不想多管閒事的,可姬軒然衣著確實邋遢,一個多月都沒有換洗不說,還在煉製本命靈劍時被天雷劈,衣服早就破爛不堪,也就比街上的乞丐好點。她覺得和這種人呆在一起十分掉身價,若是被姬軒然看到害怕留下不好的印象。“我若是你,就不會穿這一身來丟人現眼,待會若是惹得姬公子不快,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女子仰著臉如同高傲的白天鵝,輕哼一聲不想和他多待,這會讓她覺得自己也臟了。姬軒然心中發笑,淡淡道:“你怎麼就知道那個就姬軒然和你們一樣是這麼膚淺的人?”

“我確實邋遢了些,但也不至於讓姬軒然趕我走吧。”

姬軒然的話讓女子心生怒意,不知道哪來的鄉下乞丐也敢這樣和我說話:“你在罵我膚淺?!”

“別亂說,我沒有,是你自己說的。”

女子冷哼一聲,轉身離去,周圍也刻意拉開與他的距離,表明自己的態度。唯獨朱自成還留在身邊唏噓道:“朋友你真厲害,剛纔那個女人可是當朝宰相的孫女,敢這麼和她說話的,整個東聖帝國都沒幾個。”

“宰相的孫女很了不起嗎?”

姬軒然笑道:“說話你就不嫌棄我嗎?”

朱自成倒是很坦然:“是你把我帶上來的,若我就因為這點小事就排擠你,未免太過不要臉了。”

在兩人交流的時候,一對護衛臉色陰沉地來到了他們面前。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