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30章 姬長老說得沒錯你兒子死你負全責

第230章 姬長老說得沒錯你兒子死你負全責


rfXJ“我可以認為你是在詛咒我死嗎?”

姬軒然說著取出了長劍,眼角如鋒將他的臉割裂得生疼。祁連楓忍不住後退,從大門逃離了這裡。這就是個瘋子,連我也想殺!“嘖嘖,就這點膽量,明明天賦不錯的,真是浪費。”

姬軒然沒有去管他,坐回位置上喊道:“我的菜呢?”

一個多月都沒有吃過東西,雖然不餓,但嘴饞。店小二顫顫巍巍地將豐盛的飯菜端了出來,走路都在抖。將菜擺放在桌子上後,第一時間離開了這裡,不出意外這個小子怕是有血光之災。姬軒然剛拿起筷子,整棟酒樓就震動了起來,房梁上灑落的灰塵沾染在了菜肴上。“誰,誰殺了我的兒子!”

“踏馬的,是你爹!!!”

姬軒然怒拍桌子,仰頭大罵,聲音如雷震,傳達至整個帝都。“宵小安敢?”

青墨色長袍中年人自天上墜落,砸裂街道渾身戾氣地走進酒樓,銳利如鷹般的眼神狠狠的將裡面颳了個遍,寒聲問道:“誰,站出來!”

姬軒然訝然,沒想到這個墨子歸的老爹是武帝,這下難辦了。他拿出身份令牌站起來說道:“是我,怎麼,你想報仇嗎?”

墨陽眼角抽搐,強忍著怒火若不是見他手中有瑤雲商會的長老令牌,就憑剛纔那句話,姬軒然必成血泥。“你殺我兒,報仇與否這還用問嗎?!”

他的拳頭捏得哢吧作響,恨不得將他骨肉分離。姬軒然甩著手中令牌,言語輕佻:“我看你兒子挺混賬的,還以為你也不喜歡呢。”

“你真當我不敢殺你!”

他一再挑釁,墨陽已經快要壓製不住自己的殺意。聽到這話,姬軒然不禁歎氣,雖然有仗勢欺人的意思,但背景是真的很方便。他譏笑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殺我兒的凶手。”

墨陽眼神幽幽,已經給他判下死刑。姬軒然輕咬牙關眯眼笑道:“沒錯,不過我還是瑤雲商會最年輕的長老,你確定還要殺我嗎?”

墨陽自是不信,上下打量他一番:“你不過武王三重天,就且不說你是不是長老,我殺了你,東域的長老閣也不會多說什麼。”

話雖如此,可他依舊沒敢動手,他擔心這個小子是某個長老的後輩,不然不敢如此跋扈。“你真這麼想?”

“不然呢。”

姬軒然咧嘴笑得格外狡詐,對方是武帝打不贏沒辦法,既然如此隻好搖人。他運功喊道:“商會長老姬軒然在此,有人要殺我,你們還不給我過來!!!”

聲音如雷,滾滾帝都,驚得整個帝都的人都為之一震,紛紛走出屋舍窗前望向聲音發起的方向。姬軒然。這個名字早已在東域人儘皆知,綁架夜仙子,妖孽直追秦陽,瑤雲商會最年輕的長老,掌握一手爐火純青的煉丹術,擁有三生武魂和強大體質的絕世天驕。短暫的沉寂之後,隨之而來的便是霸氣十足的怒喝:“誰敢!!!”

十道神光自帝都商會閣樓中飛出,無意間釋放出的氣息壓塌酒樓,十人淩空而立視線聚集在了姬軒然手中的紫金令牌上,隨後目光上移看向了他的臉。隨即做出了所有人都驚訝的動作,齊齊跪在了他的面前,低著頭恭敬地說道:“東域長老閣恭迎姬長老。”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這一幕,看著他們愣神。你們也是長老啊,為什麼要跪他?最震驚的非墨陽莫屬,他看到長老閣的行為,就知事情不妙,額頭上冷汗連連,自己那個混賬兒子給自己惹了一個天大的麻煩。姬軒然打量著他們十人,他們每個人氣息都十分深邃,浩瀚如海不可探究,比旁邊的墨陽強大太多太多,估計全都是武聖。乖乖,瑤雲商會竟然在這裡安排了十個武聖,這也太離譜了。他指著旁邊的墨陽問道:“能殺了他嗎?”

聽到這話,最先反應的不是十名長老而是墨陽,他驚得全身發怵後退三步,這小子竟然想要我死!十名長老也有些許為難,這讓姬軒然疑惑道:“難道你們還打不贏他?”

“並非如此,墨陽是一位武帝,對於東聖帝國來說也是一尊大能,能夠震懾一方,若是將他擊殺,勢必會導致東聖帝國動盪,甚至可能擾亂東域現有的平衡。”

這倒是讓姬軒然為難了,不過他還是不打算放過他,摸著下巴退而求其次道:“能打得半身不遂嗎,就是那種需要在床上躺個十天半個月的那種。”

墨陽臉黑,這傢夥鐵了心要弄自己嗎?不僅是他,就連十位長老都無語了,就沒見過這種得勢不饒人的上級,自己屁本事沒有,仗勢欺人倒是爐火純青。賤,真的賤。雖然心裡對他的行為多少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他們還是打算照辦。紛紛起身將墨陽圍在中間,他連忙抬手製止道:“等等,是他先殺我兒,我隻是來報仇的,我何錯之有!”

姬軒然坐在凳子上掏著耳朵漫不經心地說道:“所以我沒讓他們殺你啊。”

你踏馬那是不殺我嗎?那是不能殺我!墨陽暗自誹腹,一副小人得誌嘴臉,真想將其撕爛啊!“江長老,我們作為朋友幫幫我,你也不想看到我被打吧!”

墨陽將最後的希望放在自己的好友身上,也就是其中一個長老。江長老微微搖頭,神色無奈:“我們下手會很重,但不會致命,你做好準備吧。”

“你……!”

十人將他圍在中間,隨著姬軒然一聲令下,他們舉拳暴揍,下手之狠讓他頗為滿意。一代武帝強者被人按在地上暴打,哀嚎聲傳遍整個帝都,讓將軍府丟進臉面,整個帝國都為之蒙羞,遭受他國天驕嘲笑。足足打了半個時辰。姬軒然蹲在鼻青臉腫的墨陽身邊,嘴角微微上揚道:“你兒子不行,喜歡狗仗人勢,可偏偏所依仗的背景沒我硬,所以他死了。”

“歸根結底還是你兒子跋扈慣了,把自己當成土皇帝,俗話說得好,子不教父之過,這頓打就是你替你死去的兒子挨的教訓。”

墨陽雙目血紅,可無論如何憤怒,他也不敢讓自己失去理智,隻能強忍傷痛。姬軒然站起來說道:“去幫我找個人,她應該也來這裡了,找到了將她請到這裡來。”

隨即他傳音將柳馨兒的名字告知了他們,便進入了自己的房間。此間事了,江長老雙手攏在廣袖中,一臉和煦笑容:“墨將軍,兒子沒了還有妻妾,再生一個就是。”

“說實話,我也覺得你兒子死得不冤。”

“姬長老說得沒錯,子不教父之過,你兒子死你負全責。”

墨陽一臉悲憤的錯愕表情:“???”

這是人能說出來的話嗎?無恥啊你們!東聖帝國皇室得知酒樓裡發生的事時,驚訝於長老閣的舉動,竟然向一個青年下跪,這讓他們意識到姬軒然的身份遠比自己等人預料的還要高。皇帝思來想去,傳令設宴,邀請各方天驕齊聚並讓自己的三個女兒親自去迎接姬軒然。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