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23章 正好拿你們試試手你們是什麼東西

第223章 正好拿你們試試手你們是什麼東西


APtXTHF;w南山帝國北部,人煙罕至的山林中。一個籠罩在黑色鬥篷下的人獨自行走在官道上,穿過一片竹林來到了唯一一家客棧外。“終於有人了,這北邊山區人怎麼這麼少。”

姬軒然取下帽子長舒一口氣,他已經五天沒有看到人影了。他推開大門,裡面的喧鬨聲戛然而止,山間晚風捲著竹葉灌入了客棧之中,裡面的人都回頭看著他,有好奇也有戒備。姬軒然掃視了一遍,一百多人裡武王足足有七位,其中三個都是年輕面孔。他沒有說話,找了一個角落坐下,店小二上來時他扔出兩塊沉甸甸的靈石,砸在桌子上哐當作響。眾人見狀微眯著眼睛,將目光移向了他腰間的儲物袋。店小二看到桌子上的靈石心都懸了起來,這間客棧隻是凡人家當,來往交易都是金銀,上來就給靈石這不是自爆家財嗎?姬軒然見店小二沒有收取靈石便問道:“不夠嗎?”

店小二不敢收,搖頭說道:“我們這裡隻收金銀,不收靈石。”

收金銀?姬軒然略感疑惑,能夠在這深山老林裡面開客棧,肯定也不是一般人,既然如此為何隻收金銀?就在他要收起靈石的時候,一柄大砍刀落在了他的桌子上,入木三寸光滑的刀身上倒映著姬軒然的臉龐。店小二被這突然的變故嚇得心驚膽戰,下意識地躲在了柱子後面。“你這是什麼意思?”

姬軒然並不急著動手。扔刀的男人冷笑著站了起來:“你看起來面生啊,這金銀山附近沒見過你這號人物,叫什麼名字?”

“和你們有關係嗎?”

“哈哈哈!”

在場不少人鬨笑,似乎聽到了什麼滑稽的事。那個男人拍打著姬軒然的肩膀,強調語氣道:“小子,哥們最近手頭緊,給點靈石花花唄?”

“打劫嗎?膽子很大嘛。”

說著姬軒然釋放出了自己的氣息,武王五重天的修為讓在場所有人都為之心驚。如此年紀就能成為武王,是個狠茬子!他們快速交換眼神,都把手握在了武器之上,其中五個武王點頭讓他們心安不少。其中一名黑衣中年武王起身笑道:“小友竟有如此修為,想來也不是簡單人物,實不相瞞,這金銀山貧瘠,我等兄弟正在為靈石苦惱,鬥膽向你討要一些,你看如何?”

“討要?你們有手有腳卻靈石自己出去賺啊?”

姬軒然不屑,將手搭在了腰間的劍柄之上。“看來小兄弟是不識時務了,那就莫要怪我等心狠手辣!”

說著,中年人的面孔忽然變得詭異了起來,有嗜血凶獸般的邪性,這才讓姬軒然注意到他們的氣血遠比常人要濃厚。“兄弟們,殺了他喝酒吃肉!”

中年人掀飛桌子,一聲令下四方武者群攻而上。姬軒然腳掌蹬地,坐在凳子上後移三米隨即拔劍劈開桌子,氣息震盪間,將他們輕易擊退。他的手指在劍鋒之上緩緩滑動,嘴角揚起一抹弧度:“不得不說你們很有眼光,看出了我身上有數億靈石。”

數億靈石?眾人驚駭,這是什麼家庭,就算族中有武皇坐鎮,把家族掏空都拿不出這麼多吧?“你什麼意思?”

中年人抬手製止了蠢蠢欲動的手下,自爆自己的身家想來對自己的實力極為自信。姬軒然譏笑道:“我的意思很簡單,我有這麼多錢,和你們有半毛錢關係?”

“找死!”

看著再次圍殺上來的人,他笑道:“也好,藉此機會試試手。”

他身形閃爍,躲開三柄長刀的劈砍,順手揮劍收割三人性命,獰笑一聲之後猶如狼入羊群,無人能承受其一劍之威。“都退下。”

眼見自己手下死傷過快,中年人出聲讓他們都停了下來。“年紀輕輕修為不俗,我倒要看看你有幾斤幾兩。”

說著取出兩柄短劍,身形極快,在客棧狹小空間內接連騰挪,瞬息間來到了姬軒然的身後,短劍刺向他的脖子。中年人見他沒有閃躲,以為這小子必死無疑卻沒想到這一劍卻刺在了金色的屏障上面,屏障被洞穿將斷劍卡住,沒能第一時間拔出去。姬軒然突然轉身,抬拳打在了他的臉上。中年人在吃痛聲中飛出了客棧,滾入竹林中驚起大片竹葉。等到他穩穩停住時,姬軒然發現他的臉不正常,剛纔自己那一拳力量不弱,有體質加持就算是六重天體修武王也得被一拳打死,可他隻是被撕裂了臉皮,這臉皮還不一定是真的。“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中年人顴骨處人皮撕開,露出了裡面的青色帶血絲的鱗片,根本不是人。姬軒然困惑,妖族想要化形,至少得等到六階,可這個人明顯才武王七重天。想到這裡他回頭看向了其餘六個武王,其中兩個青年武王已經被這一幕嚇得退到了角落,剩下的四個眼射青光,皮膚下也有青色的光芒在遊走,勾勒出一片片鱗狀圖紋。再看其他人,也都不是尋常武者,身上都有著野獸般的凶性。拿捏不定,姬軒然提著劍緩緩後退,來到了客棧外。晚風拂過竹林簌簌作響,平添幾分肅殺。有人跟了出來,手裡還提著那個店小二絕望的頭顱,伸出舌頭如同動物一樣舔舐刀刃上的血跡,嘴角裂開嗜血弧度,令人毛骨悚然。“小子,你的拳頭好厲害,打得我腦袋嗡嗡作響。”

黑衣中年人緩緩起身扭動兩下脖子,他忍痛抓住自己的傷口,撕開臉皮血液流淌沾染全身,看得姬軒然眼角抽搐。隨著他將整張臉都撕扯了下來,整個腦袋也變了樣子,黑眼豎瞳,眼睛細長,嘴裡還吐出一條蛇信子,覆蓋鱗片的臉上全是腥臭帶血的粘液。“你們到底是什麼玩意?”

姬軒然這話戳中了他們的痛處,厲聲道:“死人不需要知道這麼多!”

兩柄短劍在他手中旋轉,在靈力的加持下閃爍白光,讓姬軒然抬手遮擋。也就在這個時候中年人舔著蛇信子躍上青竹,如同鬼魅般逼近,短劍刺殺被姬軒然擋住,上面的力道很強,壓彎了長劍逼得他連連後退。剛停下,中年人憑空旋轉後踢,狠狠地踹在了姬軒然的胸口上,隨著一聲悶響腳下竹葉被氣勁捲上半空迷亂了兩人的視線。姬軒然強行停住身體,施展靈術踏碎泥地在落葉中閃爍,手中劍刃金光暴漲,宛若夜間太陽讓眾人難以直視。咻!長劍畫出半圓燃燒落葉,殺機穿透轉瞬之火斬向了中年人的肩膀。叮——!火花四濺,姬軒然抽身退出十米開外,神色凝重地看著他的肩膀。中年人看著流血的肩膀,疼痛讓他面孔猙獰。“這麼多年來,在金銀山上你是第一個破開我防禦的人。”

他的肩膀不是鱗片也不是血肉而是黃金,有著微弱神性的黃金。“懷唸啊,作為人的感覺。”

莫名其妙的發言,這裡處處透露著詭異,讓姬軒然懷疑自己是不是來到了某個強者的道場。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