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21章 出來混是要講背景的公主南芊芊

第221章 出來混是要講背景的公主南芊芊


ntuS(0],9J姬軒然點頭,這就是他想要看到的。邪公子一直在關注他的表情,見他露出了滿意的神色,臉上也露出了笑容,走上前去問道:“柳公子,我已經照做了,您看那四億……”他的心裡忐忑,期待著自己想要的答案。姬軒然輕笑道:“我知道你拿不出來,逗你玩的。”

“不過你終究是利用了我,你看著辦吧。”

邪公子腦袋發懵,最怕就是讓自己掂量,給的不夠小氣了,給多了自己虧,這個真的不好拿捏,以至於他懷疑柳陽陽根本就沒打算放過自己,而是換一種方式折磨自己。這個傢夥怎麼能這麼無恥!可氣憤無用,終究勢弱於人,隻能憋著怒意賠笑。“尹風!”

葉道陽從坑洞裡爬出,衣衫破爛渾身是血。“我當初就該廢了你的修為,不然我何至於此!咳咳…!”

葉道陽悔不當初,單膝跪在地上大口咳血。遠超兩重天的實力碾壓,能夠活下來已是萬幸,他已無再戰之力。尹風懸在天上俯視著他,輕哼道:“任何時候機會都隻有一次!”

“現在說這些為時已晚,死吧!”

“想殺我,做夢!!!”

葉道陽忽然變得強勢,身上的氣息在快速攀升,竟然一躍成為七重天。他獰笑道:“你以為我就沒有任何準備嗎?”

這個變故讓姬軒然不滿,向邪公子投去了視線,後者會意傳音給黑衣人。正當葉道陽得意之時,他身後的兩名黑衣人突然出手,拳擊丹田,皇丹破碎,海量的靈力如決堤江河宣泄而出,消散於天地。“怎麼會!”

失去修為葉道陽無法滯空砸在了地上,悵然若失地坐在地上,眼神空洞地望著前方。那些一開始倒戈他的武者見此繳械投降,沒了他的帶領不過隻是一群無頭蒼蠅。修為消散一切成空,昨日高樓起,今日猢猻散,大起大落擊垮了他的意誌。他的嘴裡不停地重複著:“為什麼?”

“為什麼?”

現場無一人回答,知道旁邊傳來腳步聲才引起他的注意。姬軒然揹著雙手閒庭信步來到他身邊,嘴角噙著寫意的弧度,戲謔道:“利用我的時候可曾想過今天?”

“是你!是你!竟然是你!!!”

葉道陽失心瘋般大叫,想要撲上去撕咬姬軒然卻被天上的尹風以氣息壓倒在地。他落在旁邊解釋道:“柳公子,尹某以性命擔保,之前刺殺一事絕對與我無關!”

“那是與你兒子有關是嗎?”

面對他的質問,尹風選擇沉默。姬軒然嘴角微揚:“其實我與你兒子並沒有太大仇恨,他打我女人主意我也給了教訓,可他要作死啊。”

說著回頭看了一眼街道處的拐角,五十柄靈劍呼嘯而出,拐角被輕易摧毀,碎塊當中還掩埋著一具殘缺屍體。尹風站在旁邊努力壓製著悲傷與憤怒,死死捏著自己的大腿,即便臉色已經漲紅。姬軒然幽幽道:“其實一開始我是打算把你也設計死的,不過考慮到你並沒有對我動手,也就算了。”

“我雖然隻是一個平民,但我背景流弊,你的理智讓你活了下來。”

姬軒然說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上前去,一劍斷了葉道陽的性命,隨手將屍體收了起來,眾人雖覺異樣,但並未言語。這是一個拚天賦的時代,曾經姬軒然是這樣認為的。可現在他才真正意識到,出來混是要講背景的。即便他對此不恥。金色光雨之下,眾人都受到了恩澤,身體狀態恢複至巔峰,更有甚者藉此悟道。尹風不語,自己兒子自己作死,即便做父親的在這麼憤怒也沒用。在場之人無不沉默,兩位武皇之間的生死爭鬥,柳陽陽竟成為最大贏家。邪公子看著姬軒然仍有疑慮,他這麼做難道是隻是為了讓利用了他的葉道陽付出代價?他思來想去將重點放在了葉道陽的屍體上,或許那纔是關鍵,可屍體有什麼用?賣武皇寶血?堂堂瑤雲商會長老,掌握爐火純青的煉丹術的他,會為了靈石去賣武皇寶血嗎?應該是自己想多了,隻是單純的不想浪費吧。尹風組織收拾殘局時,天上忽然懸停住一支大氣磅礴的飛舟。當他們看清時連忙下跪,不敢抬頭。眾天驕抬頭觀望,被飛舟上的女子所吸引。姬軒然看到是南芊芊略感意外,沒想到能在這裡遇見他,看他們的反應,這女人的身份應該不簡單。南芊芊立於船頭一席豔壓群芳,她俯視著下方卻沒想到看見了那個陌生又討人厭的傢夥。“他怎麼會在這裡,走跟我下去。”

尹風等人見她要下來,齊聲喊道:“恭迎公主!”

公主!?不少天驕都興奮了,整理自己的著裝想要留下一個好印象,甚至吸引公主的注意力。在南山帝國,公主不僅身份高貴,天賦也是南山帝國最高之人,年僅十九便已經是武王七重天,讓眾多天驕都為之黯然。“這個公主為什麼一直看著你啊?”

柳馨兒在旁邊小聲問道,言語間儘是擔憂。若是兩人之間有矛盾,那就麻煩了。“見過兩次,不過都不太愉快。”

姬軒然無所謂地聳肩,那個女人還能抓了自己不成。南芊芊落地之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想起之前的事就來氣。姬軒然不甘示弱,回瞪了一眼。眾人也看出了兩人之間的眼神交流,眉來眼去的樣子難免讓人懷疑兩人的關係。“你怎麼在這,你不是說不會加入我南山帝國嗎?”

“不加入難道就不能來南山帝國了?”

“你!”

“嗬…”面對姬軒然的回答,她無力招架轉而看向了跪在一旁的尹風,指著現場問道:“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他做的不成?”

還沒等尹風開口解釋,她便責令道:“既然如此,為何還不將他抓起來,你就是這麼做郡守的嗎?”

尹風一臉焦急深神色,偷偷傳音道:“公主,這位柳公子是瑤雲商會的長老,動不得。”

“商會長老又怎麼了,把郡城毀成這樣就能拍拍屁股走人了嗎?”

“我告訴你,沒門!”

南芊芊直言不諱,根本不忌憚所謂的長老身份,誰家還沒個長老。她敢亂來不代表其他人敢,現場硬是一個人都沒動,氣得她跺腳。“尹風,你這是要造反嗎?”

尹風面露苦色:“公主,他是商會長老,我們動不起啊,再說了這些也不是他造成的。”

“不是他…,你怎麼不早說…”“您也沒給我插話的機會不是?”

姬軒然面帶微笑,嗬嗬道:“現在還要抓我嗎?”

南芊芊見不得他這副得意模樣:“尹風給我從頭到尾講一遍!”

“是。”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