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16章 今日我與你兩難全

第216章 今日我與你兩難全


M3Y1q]F“這條蛇速度好快!”

“柳公子的靈寵果然厲害。”

周圍的武者都對他的小蛇感到驚訝。小蛇自己本身也一副得意的樣子,圍著姬軒然滴溜溜的轉圈。看著自己的小蛇,姬軒然笑道:“你們兩個從一開始就想讓我出醜對吧,那好,我就給你們這樣一個機會。”

“把你們的靈寵都放出來吧,要是沒有自己上也行。”

小蛇在他的肩膀上露出了兩顆毒牙,一點威懾力都沒有。岩乘風從地上爬了起來,猙獰地看著一人一蛇,憤怒占據著思維獰笑道:“嗬嗬嗬,好啊,靈寵多沒意思,我們也來生死戰吧!”

說罷,他身上的氣息猛地爆裂開來,捲動四周砂石。“你毀我道心,種植心魔,今日我與你兩難全!”

事已至此他已再無退路,不如拚死一搏殺出自己的飛昇之路!“戰!!!”

他怒喝一聲,身邊飛出漆黑如墨的鐵蜈蚣,長達三十米盤踞練武場之上,冰冷如刀的利爪令人心生懼意。岩乘風手持長劍劍罡如風,絞得地面寸寸碎裂,攜殺伐之力席捲而去,待到逼近之時,他揮劍斬下,血色劍光讓眾人失色。“死!!!”

姬軒然後撤一步,展開雙手拂動指尖靈氣,將其聚攏周身凝結成盾-磐岩疊嶂!轟隆!地面震動,在場武者身形搖晃險些摔倒在地,為不受波及連忙後撤。他們抬頭看去一道黑影倒飛而出,砸在了院牆之上,赫然是柳陽陽。姬軒然捂著胸口咳嗽,這一劍劈得他氣血翻滾,好在身體並未受傷。他調整呼吸隨後說道:“武王四重天有七重天的實力,你很強,以我現在二重天的境界確實不是你的對手。”

“可不是不能殺你!”

他冷眼看著乘勝追擊的岩乘風,身邊一柄赤色靈劍懸浮,咻——!赤霄化作赤色匹練洞穿夜色驚起一片煙塵直取岩乘風脖頸。致命殺機未至,他已經感知脖子刺痛,頓時驚覺祭出防禦法寶舉劍擋在身前。電光火石之間,防禦法寶被洞穿精準地點在了他手中利劍之上,火光四濺。清脆的劍碎聲在眾人耳邊迴盪,岩乘風握著脖子站在原地,瞳孔在不停震動。五階上品長劍接觸時斷裂,若非及時扭動身體,不然就不是擦傷這麼簡單。越是這樣他越憤怒,甚至妒忌,妒忌他能擁有如此寶物,妒忌他的身份和天賦!“憑什麼!”

“給我殺了他!”

岩乘風嘶吼,天上的鐵蜈蚣張開口器,噴射綠色毒液想要溶解姬軒然。柳馨兒見狀想要動手幫助,卻被一旁的溫韻給製止了。她搖頭解釋道:“柳公子神色並不慌張,想來是有應付的手段。”

姬軒然見頭頂綠色毒液射來,嘴角微微上揚,右手之上金色光華順血管流淌,毛孔之中火焰噴吐,金色的烈火在掌心燃燒,隨著他用力握住,火光內斂,猛地轟擊而出。金色烈焰成柱沖天而起,焚進毒液衝向鐵蜈蚣。高溫讓它本能地害怕,扭動著身體險而又險地躲避之後,回到了岩乘風身後。“你這是什麼火焰?!”

岩乘風嫉妒的眼中燃燒著貪婪的火焰,金色火光倒映其中讓妒忌又痛恨。憑什麼,憑什麼這種人有這麼多好東西!不公平,這不公平!“金沙地心火,九階,如何?”

姬軒然現在也不擔憂有人出手搶奪,畢竟自己的身份擺在那裡,膽敢有人動手就是與瑤雲商會作對。他不禁感歎,遇見姬婉清就是自己此生唯二幸運的事。“好,很好!”

“它是我的了!”

岩乘風長髮飛揚,衣袂獵獵間劍氣四溢,現場無人願意直面其鋒芒。“血劍玄體,爆!!!”

隨著他的怒吼,身上滲出絲絲縷縷血氣,在其頭頂凝聚血劍,殺意沖天。隨後他的身後一柄鑲嵌了八顆星星的血色巨劍浮現而出,濃鬱的血腥氣息令人作嘔,血劍武魂!岩乘風血紅雙目直視姬軒然,氣勢淩人道:“我說過,今日我們必死一個!”

姬軒然不著急和他動手,淡笑道:“你真要殺我?我背後可是瑤雲商會,天青仙門看到了都要再三猶豫的勢力。”

“話已出口自是成真!”

“哦,你確實是個天才,可機緣實在與我相差甚遠。”

“單論境界,我確實不如你,可機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姬軒然雙手揮舞,璀璨的金色極為奪目,他噙著一抹從容微笑,拖著絢麗的金色尾光身形閃爍,速度之快難以捕捉。岩乘風以靜製動,固守原地施展血色氣罡手持一塊黑鐵圓盾與四階極品長劍,見柳陽陽始終沒有破綻,便讓天上的鐵蜈蚣動手,三十米長的身軀甩動,利刃般的節肢切割地面擾亂了姬軒然的身影。“死吧!”

機會轉瞬即逝,岩乘風施展武技隔空斬出,三十米長的劍光橫掃而出。姬軒然矮生躲過之後再次提速,可鐵蜈蚣的乾擾讓他步伐混亂,速度提不上去。這個時候小蛇衝上天空又是一尾巴抽在了鐵蜈蚣的腦袋上,隨著火花迸濺,哐當的悶響震得在場武者心悶,彷彿心口遭受了錘擊。鐵蜈蚣被抽打得七葷八素,攻擊姬軒然的速度都慢了下來。這一尾巴也將它徹底激怒,對著小蛇咆哮,追著它想要將它吞入腹中。沒了鐵蜈蚣的乾擾,姬軒然的速度再次提升,讓本想一鼓作氣的岩乘風不得不停下來防禦。“崩山斷海!”

姬軒然方向折轉,忽然發動靈術轟擊在了血色氣罡之上。氣罡裂紋遍佈,裡面的空氣震盪衝擊著岩乘風,使他氣血翻滾連連後退。“你這又是什麼手段,竟然能讓我靈力運轉不暢!?”

姬軒然後撤兩步,笑著說道:“我的手段很多,說給你聽也沒用。”

“你!”

“嘖嘖。”

看著他這副樣子,姬軒然露出了得意的表情,可心底也萬分提防。對方是整個南山帝國都有名的天才,絕不可能才這點實力,他在藏拙!想讓自己掉以輕心嗎?哼,有些腦子。姬軒然扭頭看向一旁的葉子楓說道:“你不一起上嗎?”

葉子楓連忙搖頭,這種事他不敢。“看來你是想要獨自面對我了。”

姬軒然雙眼微眯,殺機迸射,這個傢夥果然還是殺了好。見他不願放過自己,葉子楓自知無法脫身便隻能咬牙上場,與岩乘風聯手對敵。“柳公子,既然你不願意放過我,那就不要怪我了!”

葉子楓帶著顫音,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他的境界虛浮根基不牢固,境界都是靠丹藥堆上去的,根本就不是姬軒然的對手。姬軒然笑而不語,不僅不會放過你,連同你那利用我的爹,也得付出代價。想到這裡,他看向了一直處於場外沒有說話的邪公子。此時葉子楓也在看他,讓他的臉色略微有些難看。邪公子板著臉故作淡漠,現在他不想和葉家人牽扯上關係。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