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15章 不過是一些肮臟手段

第215章 不過是一些肮臟手段


#$%cVo0姬軒然笑而不語,岩乘風跪不跪他根本就不在乎。不過對方既然要玩,給他一個機會又何妨。岩乘風很自信,沒有急著下注給先選擇的機會給了姬軒然:“我讓你一步,免得他人說我欺負你。”

姬軒然挑眉,起身來到了葉子楓面前,取出一個儲物袋:“我壓青焰鷹一百萬。”

嘩——!聽到這個數字所有人都驚訝了一下,對於他們來說,一百萬已經是大半家產,可對於姬軒然來了說,不過就是個零頭。岩乘風也被這個數字給嚇了一跳,不過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也沒有再猶豫的理由,他咬牙拿出了一百萬靈石,壓在了白金風虎身上。他並不擔心,因為姬軒然如同他所預料的那樣壓了有明顯優勢的青焰鷹,正中他的計劃。葉子楓看著兩人押注的金額冷汗直冒,現在開的盤是一賠十,要是柳陽陽僥倖贏了,他一個人就能獲得一千萬靈石,可在場的武者都很剋製,壓白金風虎的也就五百多萬靈石,這五百多萬根本補不齊柳陽陽一個人的,加上其他武者的,自己家可能就要掏出一千萬靈石。這麼多,老爹不得打死我。姬軒然見他的手在顫抖,遲遲不肯封盤於是笑嘻嘻地說道:“葉公子這是怎麼了,在場的人都押注了,你還在猶豫什麼?”

葉子楓勉強笑著,臉色都漲成了豬肝色:“柳公子莫急,我這就開,我這就開。”

他吐出一口氣,柳陽陽也不一定嬴,自己這麼緊張乾什麼。想到這裡他偷偷地看了一眼信心滿滿的岩乘風,後者也回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這才封盤道:“既然各位都已經下注了,那麼事不宜遲,就讓這兩隻靈寵開始吧!”

青焰鷹是五階二品,實力上就高出了白金風虎一品,加之本身就是飛行類妖獸,在空中的靈活程度遠不是地上的老虎可以比的。姬軒然自然也看出了這點,所以他很好奇岩乘風到底準備了什麼手段,敢讓他明知白金風虎沒有優勢的情況下,還敢壓它。岩乘風看著另一邊等待著看好戲的姬軒然,嘴角泛起譏諷的弧度:“等著吧,等到結果出來,我看你如何應對。”

一想到身份尊貴的瑤雲商會長老將在自己面前跪下,胸中憋著的那口惡氣以及心魔都在蠢蠢欲動,他瞪著眼睛死死地看著場上爭鬥的兩隻靈寵,呼吸急促。如同大部分所預料的那樣,白金風虎陷入了弱勢,要不了多久就會敗落。那些押青焰鷹的天驕此時臉上露出了笑容,這一次賺了不少。柳馨兒開心的挽住姬軒然的手說道:“這麼輕鬆就贏了一千萬,這錢來得也太隨便了吧。”

“不過我喜歡嘿嘿。”

相比於他們的高興,姬軒然就淡定多了,一直關注著岩乘風的一舉一動。到這個時候岩乘風臉上沒有出現一絲慌亂反倒笑了出來,這可不正常。“白金風虎承受不住了。”

場上,白金風虎在火焰的籠罩下失去了視線,即便它禦空而行也無法擺脫青焰鷹的追擊,一身白金色的毛髮焦黑了一大片,根本無可奈何。就在青衣女子要讓自己的靈寵認輸的時候,原本處於弱勢的白金風虎豁然爆發出了驚人的力量,速度顯著提升,雙目血紅利齒中滲出大量鮮血,衝上去一口咬住了青焰鷹的翅膀。“這是怎麼回事?”

“快讓你的靈寵住手,你是想讓風虎殺了我的靈寵嗎?”

青焰鷹的主人急得亂了方寸。青衣女子也沒有想到這種變故,無論她如何溝通,那隻風虎始終沒有停下。岩乘風咧嘴笑了出來,得意地看向了柳陽陽,見他依舊是從容模樣,心裡很不爽,站起來大聲道:“現在結果已經出來了,你該跪下了!”

姬軒然笑著迴應道:“別急嗎,這不還沒到最後一刻嗎?”

“你……”場上忽然生出變故,發狂的白金風虎身體猛地顫動倒在了地上,身受重傷的青焰鷹趁著這個機會飛上了天空,保持一個安全距離。“咯,結果出來了,白金風虎輸了。”

姬軒然嗬嗬笑著,小蛇從他身後鑽了出來,回到了身上。“怎麼會!”

岩乘風看著倒下的白金風虎,氣得雙目血紅,走上不停地用腳踢著風虎的腦袋,嘴裡不停罵著廢物!青衣女子怒不可遏,出手逼退了岩乘風,持劍嬌喝道:“你想乾什麼?”

岩乘風此時已經失去了理智,破口大罵道:“一隻畜生而已,殺了你又能把我怎麼樣!”

這話讓不少武者不爽,實在是太不講道理。炎陵藉機冷笑道:“岩乘風你這是在發什麼瘋,她是靈寵的主人,你當著她的面傷害靈寵,還不能讓人說了?”

“就是,虧的之前我還挺敬佩你的,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該不會是用了什麼見不得光的手段,所以才這麼生氣吧。”

“還真有可能,我剛纔看到了風虎突然就變了一個樣子,現在還毫無征兆地倒地,就像是服用了什麼藥物一樣。”

聽著這些人的猜測,岩乘風也慌亂了,揮手辯解道:“我怎麼可能會用那種下三爛的手段!”

“真的嗎?”

炎陵雙眼細長,嘴角噙著一抹譏諷的弧度,他看向了還沒表達看法的柳陽陽,無論如何都已經註定了結果。岩乘風啊岩乘風,一步錯步步錯,以前你總是給我臉色看,目中無人,現在這滋味如何?他對這個結果十分滿意,要是真的被查出作弊那就更好了。“這不能作數,這隻風虎明顯是突發惡疾才導致這一場輸掉的,不作數!”

葉子楓此時也亂了,要是判定青焰鷹贏了,他拿不出一千萬靈石會被老爹打死的。青衣女子不樂意了,將自己的靈寵收起來後反駁道:“我的靈寵是我精心照顧的,怎麼可能存在突發惡疾的情況!”

“你!”

姬軒然這個時候拍起了手,在眾人的目光下站了起來,徑直走到了岩乘風面前,輕笑道:“我一開始還以為你會有什麼了不得的手段,比如教風虎戰鬥什麼的或者給它指點。”

“看來我還是高看你了。”

岩乘風神色一滯後退了兩步,眼神閃躲地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不要以為自己身份不凡,就可以隨便汙衊我!”

姬軒然懶得和他爭論,淡漠地說道:“你用了能夠讓虎類妖獸發狂透支生命力的藥物。”

岩乘風當即大聲反駁:“你胡說,大家不要被他給騙了,他仗著自己是商會長老,就想肆意欺壓我們,我們不能讓他得逞!”

姬軒然沒有說話,炎陵第一個起身冷聲道:“岩乘風你是在把我們當成傻子嗎?”

“真是高看了你,竟然如此卑劣!”

那個青衣女子氣憤不已,沒想到自己的風虎遭受了無妄之災。葉子楓此時腿已經軟了,風虎輸了,自己要賠償上千萬的靈石啊,這怎麼拿得出來!“柳陽陽!”

事情敗露,岩乘風惱羞成怒當著眾人的面動手,劍鋒之上殺機凝聚。姬軒然也被他的果斷給嚇了一跳,就在他要祭出龍鱗的時候,身上的小蛇出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尾巴給他抽飛了出去。都這樣了還想對我動手,真當我沒有脾氣嗎?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