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08章 高價競拍把他祖宗挖出來他都不敢動手

第208章 高價競拍把他祖宗挖出來他都不敢動手


@{fi ay隨著第二種丹藥的出現,又一次掀起了購買熱潮,眾人也發現了這個煉丹師是在練習五階丹藥,因此心驚不已。天色已經到了淩晨,商會門前依舊熱度不減,反而在不停地增加。姬軒然看時間不多了,天亮還要參加試煉,便著手開始煉製五階中品丹藥假皇氣丹。對於這門丹方他能明顯的感覺到困難,煉製起來比五階下品丹藥困難多了。耗費了半柱香的時間,也才煉製出一爐,成丹還是二十三顆。他拍了拍自己的臉,強打著精神鼓勵道:“爭取今天一爐煉製二十五顆!”

若是讓煉丹師協會的人聽到肯定會大罵他自以為是,成丹率極為難提升,不是說說就行,是需要時間經驗積累的。更何況這種特殊的五階中品丹藥,煉製難度甚至不差於五階極品丹藥。假皇氣丹一出,頓時引發騷亂,甚至有武王為了搶得先手打了起來,好在閣主及時出手將他們給鎮壓了下來。這個閣主雞賊得很,見這麼多武王都想要,特別是那些大家族的老牌武王,已經卡在當前境界很多年了,對他們來說無論如何都要買到假皇氣丹。他拖著一枚神光氤氳的丹藥說道:“五階中品的假皇氣丹有價無市,現在我們售賣的都是雙倍藥力,所以底價自然是要翻一倍。”

“不過本閣主考慮到很多朋友都想要,為了給大家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所以我決定現場競拍,價高者得。”

“底價兩百萬靈石,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萬!”

閣主剛說完就有人舉手出價:“我天岩武王出價兩百五十萬。”

一開口就加了五十萬,讓眾人好奇地循聲看去,隻見白髮老者坐在轎子上,神色沉穩。“天岩武王啊,三百多年前的風雲人物了,在壯年的時候遭受重創壽命大減,傷了根基,至今卡在武王八重天不得寸進。”

“哼,天岩你都快死了,要著有什麼用,還不如讓給我,我顧丹出價三百萬。”

名為顧丹的壯年男子剛出完價就遭到了眾多武王暗中傳音。“顧丹你瘋了嗎?後面還有很多假皇氣丹,現在就把價格抬到這麼高,後面丹藥你買得起嗎?”

顧丹也是腦袋一熱沒有考慮到這一茬,可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隻能含淚用三百萬靈石買了下來。第二枚的時候,天岩武王再次叫價,依舊是二百五十萬,這次沒有人跟他搶,畢竟後面的假皇丹不少。這讓閣主頓時看出了端倪,沉著臉讓人去通知了姬軒然。姬軒然得知之後,冷笑道:“這些傢夥真夠雞賊的”看著面前的第三爐假皇氣丹,他起身說道:“我不煉製了,讓閣主將第二爐的假皇氣丹收起來,暫時不要賣。”

“我倒要看看他們急不急。”

外面很快就賣了十顆,這個時候閣主笑嗬嗬地說道:“不好意思,煉丹師為了煉製假皇氣丹已經耗費了太多心神,且過幾天就要離開這裡了,所以現在我們商會中隻剩下十三顆了。”

“什麼!?”

有人就看出了這是商會的營銷手段,可也沒有辦法,要是他們真不賣了,也不敢搶啊,隻能當做冤大頭拚命加價。現在這一顆丹藥已經被加到了四百萬,還在一路飆升,讓那些武王都心驚。作為老牌武王家底自然殷實,加之背後還有勢力自然不缺這些靈石,可也不得讓價格停在了六百七十五萬。現在價格都這麼高了,剩下的不知道能高到哪去。天岩武王環視周圍,這些老傢夥可都想多買幾顆啊,價格肯定會居高不下。他歎了一口氣,自己已經這樣了,如果這一顆不能讓自己突破,也沒必要再多買一顆浪費靈石,隨後他便退出了競拍。第二顆的價格依舊瘋漲,直到漲到了八百多萬靈石第三顆九百多萬賣出去,後麪價格實在太離譜了,賣到最後還剩三顆的時候,他們放棄了。為了突破武皇,他們心頭都在出血,大出血!最後三顆假皇氣丹沒有賣出去,閣主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的,日後襬在商會裡還會隨著時間增值。第一爐假皇氣丹剩下最後三顆,卻也賣了近一億九千萬,加之之前的五階下品丹藥銷售額,總共銷售額達到了驚人的五億八千七百萬。當閣主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腿都軟了,興奮地傻笑。姬軒然從煉丹室出來後聽到這個數字也被驚喜了一下,按照他的推斷郡城雖然人更多更有錢,但頂多賣到四億出頭,怎麼會多出這麼多?不過不重要了,隻要能賺更多就行,這一波分成下來,自己能直接拿到四億靈石,我尼瑪這起飛了啊。他美滋滋地接過四億靈石,來的時候身上一億六千多萬,走的時候四億兩千多萬。三人剛出門就看到了失魂落魄的邪公子,不過他們也沒有去在意,直接離開了這裡。邪公子氣啊,沒想到這個閣主竟然競價,導致他一顆都沒有買到。第二輪試煉開始,溫韻第一場就是和岩乘風對抗。起初岩乘風並沒有將溫韻放在眼裡,言語間儘是輕視,直到他被兩掌擊飛,打得口吐鮮血。高傲如他,被一個女子擊敗險些道心崩潰。輪到姬軒然上場的時候,演武場裡的人都安靜了下來,沒了昨天的嘲諷。他們不敢嘲諷,不敢得罪一個五階煉丹師。“難怪這個小子能夠左擁右抱,原來是有錢啊。”

“可不是嘛?他昨晚給瑤雲商會煉丹肯定人都賺麻了。”

“不止如此,我聽說他還是商會的長老。”

“不可能吧,商會在東域裡的東聖帝國纔有長老閣啊,難不成他是東聖帝國的人?怎麼跑到這來了?”

眾人不明白,東聖帝國可是東域最強帝國。姬軒然看著台上的葉子楓樂了,雙手抱在胸前戲謔道:“怎麼,不是要讓我好看的嗎?”

“怎麼到現在都不動手啊?”

觀眾也疑惑,他們還期待兩人的大戰呢。“這葉大少怎麼回事?兩人之間不是有仇嗎?”

“這尼瑪敢動手嗎?現在柳陽陽是商會長老,葉子楓就算把他祖宗挖出來也不敢動手啊。”

葉子楓也怕了,沒想到自己惹到了不該惹的人,不知道現在道歉來不來得及。他求助般地看向自己高台上的將軍父親,後者無情撇開視線,彷彿在說本將軍沒你這個兒子。在昨天他就收到了屍傀天的訊息,千萬不要招惹柳陽陽,可一回到家就得知了兒子和柳陽陽產生了矛盾的訊息,氣得大發雷霆,恨不得把他皮都給拔下來,自己怎麼就生了這麼個沒有眼力勁的混賬兒子。他臉色發白,雙腿彎曲跪在了地上:“柳公子我錯了!”

姬軒然也沒有想到他如此有魄力,當著數萬人的面下跪,主要還是自己身份壓得他喘不過氣吧。果然有個流弊的背景就是不一樣,他想起了姬婉清,那大腿真白可惜還沒摸過。他譏笑道:“我給你一個機會挑戰我。”

葉子楓瘋狂搖頭,既然已經跪下了也就不在乎那麼多了:“我不敢。”

聽到他的話姬軒然樂了,擺手道:“我像是那麼小氣的人嗎?既然你都下跪了,那就放過你這一次。”

葉子楓連忙磕頭:“多謝柳公子!”

這一場不用監考官宣判,毋庸置疑是姬軒然贏了。岩乘風在台下看著意氣風發的姬軒然也是沒底,自己可是叫囂了要讓他等著的。到時候該怎麼辦?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