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202章 葉子楓

第202章 葉子楓


}{)gnN這一路上出奇的平靜,讓姬軒然都有些不習慣了,沒人來找麻煩也沒有遇到什麼異常情況,在第四天早上便抵達了淮山郡城,這裡不比靈榮城,作為一郡主城,占地面積極廣。三人下了飛舟之後,柳馨兒便在街上閒逛了起來,南山帝國和天水帝國雖然毗鄰,但也存在一些文化上的差異,對她來說也是很新奇的事。“我們接下來去哪啊?”

柳馨兒走在前面轉身問道。“自然先是去郡守府登記。”

溫韻取出了蕭常給的憑證,隻有手持憑證,才能夠參加接下來的試煉。柳馨兒還想再接著逛逛呢,她有些不樂意地說道:“這麼著急乾嘛,反正又不著急這一時半會。”

溫韻搖頭:“以防萬一還是早些登記的好。”

姬軒然聽出了她話裡的意思,便看了一眼四周:“難道還有人會打憑證的主意?”

“嗯,有很多天才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並沒能及時參與試煉,自然就沒有憑證。”

“帝國也是允許這樣做的,畢竟連憑證都守不住,也就沒有必要繼續走下去。”

姬軒然道:“所以你的意思是,隻要登記了就沒有這些麻煩了嗎?”

溫韻點頭:“登記在冊之後,就算被搶了也沒有用。”

“既然這樣,那就先出發吧。”

姬軒然不怕麻煩,但麻煩就是麻煩,還是沒有的好。結果三人還沒走出一條街,就被幾個人氣息不弱的武者給攔住了。帶頭的紫衣少年雙手抱在胸前,一副氣勢淩人的態度:“看你們的樣子,身上應該有試煉憑證的吧。”

說著還上下打量著姬軒然,武王二重天,看來有些實力。姬軒然不想和他們浪費時間:“你們是來搶憑證的?”

“嘿,既然知道,那就乖乖交出來,免受皮肉之苦。”

少年氣勢十足帶著身邊的幾個同伴上前,還想要繼續說什麼。姬軒然懶得和他們廢話,先一步出手,金色的百米劍光狠狠斬下。隨著街道猛地震動,繁華得到街區直接被劈開了一條焦黑的裂縫。那個少年從裂縫中爬了出來,樣子狼狽不堪啊。柳馨兒微微心驚,居然沒事,這個傢夥看起來不簡單,她主動出手,一開始就是最強手段,打得少年招架不及,連忙拉開距離。“沒想到小瞧了你們,嗬。”

路邊客棧裡的武者也來了興趣,紛紛注視著這裡。“這個傢夥不是城中將軍府的少爺葉子楓嗎?看來那個小子有麻煩了。”

“聽說葉子楓的武魂很強,屬於七星當中的最強梯隊。”

“我記得是叫鬼修羅,能夠攻擊他人的靈魂。”

姬軒然也很意外,沒想到遇見了這樣一個頗有天分的傢夥,尋常天才就算高自己一個境界也扛不住剛纔那一劍。“你還行。”

他誇獎了一句之後便再次發動攻擊,柳馨兒連忙閃躲,金色的劍氣再次斬落。這一次葉子楓依舊硬抗,身後漆黑的骷髏武魂浮現,抬起雙手接住了這一劍。金光破碎,姬軒然身形瞬息而至,一腿抽在了他的腰上,在一聲慘叫中將他踢飛了出去。那些客棧裡的武者不淡定了,沒想到淮山郡聲名遠揚的天才竟然這麼輕易就被打飛了,就連那些一開始並未關注的強者也不禁打量起了姬軒然。他的表現有些出乎他們的預料。一名紅髮男子輕笑道:“岩乘風,你覺得這個傢夥如何?”

“武王二重天有這種爆發力,想必支撐不了多久,會輸。”

黑衣男子坐在窗邊隻是淡淡地看了一眼,隨即就沒了什麼興趣。紅髮男子炎陵卻不這樣認為:“我覺得那個傢夥沒這麼簡單,要不我們打個賭?”

說著他將目光下移,嘴角上揚道:“就拿我的火靈液賭你的破玉劍如何?”

“這麼自信?好。”

火靈液明顯讓岩乘風心動了。姬軒然看了一眼被葉子楓撞破的建築,淡淡道:“我們走吧。”

“站住!”

葉子楓嘴角溢血,接連硬抗兩劍震得他氣血翻滾,最關鍵還讓他在這麼多人的面前丟了臉,必須得找回場子。“剛纔隻是我大意了,這次我就讓你看看我們之間的差距!”

“當然,你若是將憑證給我並下跪道歉,我就饒了你!”

鬼修羅在他身後時候,展露出不凡威勢,顯然是想要用武魂鎮壓。姬軒然輕笑,這人怕不是智障吧,隨即釋放出自己的武魂四臂修羅。氣勢上穩穩壓鬼修羅一頭,青銅鏡往葉子楓身上一照定格住了他的身形,隨後金剛杵砸下,轟隆一聲,煙塵瀰漫整個街頭。姬軒然搖頭:“走吧,和這種自找沒趣的人待在一起沒意思。”

三人很快便離開了這裡。待到煙塵散去,眾人纔看到被錘進地裡的葉子楓,此時的他已經暈厥了過去。“怎麼樣,我贏了,你的破玉劍是我的了。”

炎陵輕笑,伸手過去抓住了劍柄就要拿過來,卻被岩乘風給攔住。“怎麼,要反悔?”

面對炎陵的質問,岩乘風冷哼一聲鬆開手,隨後便消失在了客棧。柳馨兒手裡拿著糖葫蘆好奇地說道:“聽剛纔那些人說,那個葉子楓是將軍府的少爺,怎麼會來搶我們的憑證啊?”

溫韻解釋道:“他們這些大家族的二世祖自然不會屈尊去靈榮城這種下屬城池參加試煉,可帝國又有規定,沒有給這些世家子弟任何便利,於是他們就隻好出來搶劫了。”

聽了緣由,柳馨兒氣呼呼地一口吞下了兩顆糖葫蘆,鼓著臉含糊不清地說著不要臉。“軒然,你就不生氣嗎?”

“為什麼要生氣,他又打不贏我。”

姬軒然反正覺得無所謂,來多少次都是一樣的結果。溫韻在一旁笑著沒有說話,柳馨兒一臉確實如此的表情。很快對面街道上就衝來一對披堅執銳的騎兵,三人還以為是將軍府來人找麻煩的,可他們直接從三人身邊路過,直奔著葉子楓去了。姬軒然回過頭卻發現前面站了個黑衣男子:“你也是來搶憑證的?我看起來就那麼好欺負?”

岩乘風看了一眼他的臉,長得人畜無害,從面相上來看確實好欺負。不過他過來不是說這些的,冷哼道:“你最好祈禱別在試煉上遇見我。”

說完轉身瀟灑離去,讓姬軒然莫名其妙。不遠處邪公子一行人看著放狠話的岩乘風直搖頭,連那個傢夥都敢去挑釁,簡直是找打。他們注意到姬軒然的視線正看著這邊,連忙離開,既然無法巴結,那就保持距離無不乾涉。瑤雲商會的長老,這重身份足矣在整個東域橫著走。“那人誰啊?”

柳馨兒好奇地問了一句。溫韻卻說道:“那個人實力很強,是南山帝國黑玄峰的核心弟子岩乘風,據傳是八星武魂,還擁有體質,不過是玄體而已。”

柳馨兒驚訝,八星武魂已經很強了好不好,再加上體質,即便是玄體那也是非常強大的。“這種人怎麼會來和我們放狠話啊,我們又沒有得罪他,真是有毛病。”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