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91章 秘境試煉開啟

第191章 秘境試煉開啟


bs5*RX{0l客棧裡,姬軒然兩人等到深夜,都沒有發現有人來找麻煩,索性直接睡了過去,一覺睡到天亮,就連那些關注這件事的武者們也倍感疑惑,還以為城主有所顧慮。今天便是秘境試煉開啟的日子,報名參加的武者此刻全都聚集在了廣場上,這裡停靠著三支大型飛舟,天上也有來自各個宗門世家的飛舟停靠。“這就是散修?真是可笑,這些貨色也想與我們爭奪名額。”

飛舟上,那些宗門弟子個個趾高氣揚,根本看不起下方那些散修。“何必在意他們,垃圾做什麼你也要去管,可真閒。”

“嗬,說的也是。”

上面傳來的不鹹不淡的鄙視聲沒有絲毫掩飾,清楚的傳到了每個人的耳中,飛舟上引起陣陣鬨笑,下方卻是一片的陰沉臉色。這些散修自然是不服的,可面對宗門這種大勢力,他們也是敢怒不敢言,若是有天賦和實力,沒幾個武者願意當散修。“南山帝國的大勢力弟子都這麼囂張跋扈的嗎?忽然覺得赤血門的師兄弟還是挺好的。”

柳馨兒在下方自然也是聽到了剛纔的那些話,頓感無語。“管他呢,我們隻是來參加秘境試煉的。”

姬軒然聳肩,並沒有因為他們的話而生氣,這一路走下來聽到的謾罵譏諷不少,多少都免疫了。忽然他注意到了一道陰冷的視線,抬頭看去,天上還有一隻漆黑的飛舟,船頭立著一個身穿黑色錦衣的少年,嘴唇發黑皮膚蒼白,好像死人皮一般。此時的邪公子正搖著摺扇,嘴角掛著饒有興致的弧度看著姬軒然。這讓他誤以為又是個打馨兒主意的癩皮狗,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個傢夥,隨後一把將柳馨兒緊緊地摟在了懷裡。柳馨兒與他依偎在一起,慌張地說道:“這裡這麼多人,你不要亂來。”

“沒,就是想抱你。”

我像是那麼色急的人嗎?姬軒然抬頭與那個男子對視,發現對方一臉錯愕。邪公子明白姬軒然會錯了意,輕笑著回到了船艙。眾人並沒有在廣場停留多久,城主親自出現,視線在人群中狠狠地颳了一遍,讓不少武者感覺皮膚吃痛,很快他就將目光鎖定在了姬軒然兩人身上,被他們的氣息驚了一下。“那個小子實力竟然如此渾厚,難不成背後真有一個大勢力?若真是如此,有恃無恐倒也說得過去。”

沉吟些許,蕭常便帶領著所有人駕駛飛舟來到了城外的一座大山脈當中。指著下方一個巨大且古老的石門說道:“那裡就是此次試煉的秘境,是傳承自上古時期的秘境,裡面還有很多的天材地寶,當然也伴隨著很多的危機,試煉的時候,可不要掉以輕心。”

眾人都認真聽著,好奇規則。可他說完之後便直接讓人進入秘境當中,規則什麼的全都忘記了一樣。姬軒然看著周圍人都爭先恐後地往裡面衝,他也不再猶豫,帶上柳馨兒飛了進去。穿過石門微微有些暈眩,等到回過神的時候,所有人都聚集在了一處懸崖之上。放眼望去天高地遠,石林聳立,眾多強大的妖獸在淡淡的靈霧當中咆哮。“四階靈藥!”

“還有五階的!”

這些武者沸騰了,剛一進來就看到了這種高階靈藥,說明整個秘境裡面靈藥數量肯定不少。就在他們躁動的時候,懸崖最前方立著的一塊石碑忽然亮了起來,一名身穿青衣的老者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他就像是沒有感情一樣,麻木地說道:“青元試煉第一場,速度。”

“最先進入對面金色光源的前一千名者可進入下一階段。”

“期間靈藥眾多,妖獸橫行,諸位自行取捨。”

說完就消失了。那些武者第一時間從向了光源。姬軒然看了一眼,那光源很遠,估摸著他們至少要飛行一天左右,所以他一點都不急。柳馨兒催促道:“我們也快點吧。”

“不急。”

“難道你要做什麼嗎?”

姬軒然看著那些千仞峰,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這麼多靈藥自然不能放過,況且這裡的陣法還在運轉,說明這裡一定有靈石礦脈。現在丹田裡種植了大量的靈藥,導致自己靈力不足,正好需要靈石礦脈來緩解壓力。“搜刮東西,放心吧,我們肯定能夠進去的。”

說著他就將柳馨兒攔腰抱起,從原地射了出去,直奔那些長有靈藥的千仞峰。懸崖上,邪公子看著姬軒然的背影,淡淡道:“追上去,找機會解決那個傢夥,算是給蕭城主一個交代了。”

他身邊的兩個黑袍人沉默點頭,隨即化作兩道弧光追了上去。山頭上,姬軒然踩在一條四階九品蛇妖的腦袋上,向著四周打量,嘴裡還不忘說道:“馨兒加油,這裡挖完去下一個山頭。”

說著一柄靈劍飛出,洞穿了想要偷襲的猿妖。柳馨兒氣得嘟嘴,自己明明是一宗首席,嬌滴滴的大美女,結果淪為了一個采藥女,看著滿手的泥土,她氣就不打一處來。“挖挖挖,氣死我了!”

因為姬軒然要種植的緣故,就需要將靈藥連根拔起,還要儘可能的避免傷到根莖,這是一個細緻活,所以他就理所當然地托付給了柳馨兒,美其名曰女人的手更溫柔。這時,姬軒然發現身後多了兩道氣息凝練的身影,如同死水潭一樣看不出深淺。他回頭看著兩人問道:“你們是有什麼事嗎?”

搶靈藥的?這裡放眼望去,山頭上到處都是靈藥,似乎沒有出手搶奪的必要。兩人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出手就是最強攻擊手段,濃烈的死氣讓姬軒然心驚,連忙退到了柳馨兒身邊,將她護在了裡面。山頭炸裂,這座一百多丈高的千仞峰被攔腰打斷,巨大的落石裹挾著煙塵墜落,地動山搖,驚動了下方山澗裡的妖獸。一時間,妖獸的咆哮聲四起,聽得柳馨兒頭皮發麻。“軒然怎麼了?”

剛落在另一座千仞峰上時,柳馨兒焦急地問道。姬軒然皺眉:“屍氣?這兩個傢夥是傀儡!”

傀儡他有著很深的印象,最開始的時候,姬家家主就想用化屍丹將自己煉製成傀儡,傀儡也稱為屍傀,就是一具行走的屍體,不知疼痛與恐懼,簡單來說沒有任何情感,就是單純的戰鬥工具。“傀儡?怎麼會有傀儡?誰這麼惡毒啊!”

柳馨兒驚得從他手中掙脫,看著天上的兩道身影,濃烈的屍氣令她作嘔。煉製傀儡可是被嚴令禁止的,這種不人道的做法是要被討伐的。姬軒然也不在乎,既然敢來找自己麻煩,那殺了就是,他舉劍斬出,百米長的劍氣橫掃而出,快到驚人,兩具屍傀沒能躲開,直接被斬成了兩半。就算是這樣它們依舊在動,上半身飛撲了上來,嚇得柳馨兒放聲尖叫,緊緊地摟住了姬軒然的腰。“真是頑強。”

姬軒然扔出一團金色火焰將它們燒成了灰燼,隨後輕輕拍打她的小手安慰道:“好了,我們繼續去采藥吧。”

某處,邪公子忽然感知到兩具屍傀的氣息消失了,輕笑道:“有意思,看來是我低估了那個小子。”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