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85章 武帝墨先生身份暴露

第185章 武帝墨先生身份暴露


wO@kI等到姬軒然抵達天劍門的時候,整個宗門已經被包圍在中間,他施展身法悄無聲息地摸了進去。剛一進入宗門就聽到了許多刺耳的言論,這讓他十分的為難。“剛對姬陽有所改觀,這個傢夥又給宗門惹了麻煩,真他媽是個惹事精!”

“宗門有他,真是晦氣!”

“真是瘋了,連二皇子的青梅竹馬都敢殺,他是覺得自己可以無法無天了嗎?做事的時候有想過會有什麼後果嗎?”

“噁心死了,怎麼會有這麼沒有腦子,隻知道到處惹事的蠢貨!”

“這是姬師兄惹的事嗎?”

“你們這些新生才知道?”

“哼!也是你們剛來不到一個月,他之前就給宗門帶來了很多麻煩,不然我們也不會這麼厭惡他。”

……姬軒然走在他們中間,遭受眾多的冷眼與厭惡牴觸的目光,心裡有些愧疚。自己報仇這件事確實給宗門帶來了很大的麻煩,錯在自己。或許自己從一開始就該加入天劍門,至少不會給旁人帶來麻煩。在眾多低罵聲中進入了竹林,他獨自站在幽靜處抬頭透過竹葉縫隙看向了天空,以後一個人吧,不再加入任何勢力。當然不懼自己惹麻煩的那些勢力除外,畢竟有強大的背景真的很方便。剛回到小院,他就感覺到了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氣息,強大到陌生。他心驚地敲響了墨先生的房門,這才一個月不到墨先生竟然又變強了,該不會變成武帝了吧。他覺得不太可能,這種速度太誇張了,猶記得先生之前說過她踏入武道才一年多點呢,一年多點就武帝,這讓號稱耀陽大陸第一天才的秦陽的臉往哪擱啊。想到這裡他笑了,什麼狗屁第一天才,現在看來墨先生天賦絕對比秦陽厲害。說起來還不知道墨先生的過往呢,這樣一副遲鈍不問世事的性格,估計小時候發生了什麼才形成的吧。“進來。”

得到墨柔煙的迴應,姬軒然推開房門就聞到了淡淡的酒氣,曼妙的佳人側躺在床上絲毫不在意自己的衣著,春光幾乎都讓他看光了。想到上一次被打飛的事,姬軒然隻好壓製住本能撇過了視線:“那個,墨先生還是注意點的好,我畢竟是外人……”“回來了。”

“啊……”真的是,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啊。墨柔煙不說話,抱著酒罈子俏臉微醺,裸露的粉嫩肌膚和淩亂的衣衫上沾滿了酒液,她的如淵的眼眸中看不出任何情感,卻給姬軒然一種我見猶憐的感覺。對方不說話,姬軒然隻好開口問道:“墨先生現在什麼境界了?”

“武帝,中期。”

她回答得很隨意,似乎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可這把姬軒然給震撼得不輕,武帝之後剩下的境界都分為前中後三個階段,每個小階段的差距堪比前面一個完整的大境界。半月前自己出發的時候,才高階武皇啊,這這這……他甚至覺得自己就是個庸才,要是師父同時遇見自己和墨先生估計都不會絲毫猶豫地將傳承給先生吧。“那個,門主是什麼境界?”

“武帝前期。”

姬軒然不說話了,現在墨先生當之無愧的天劍門第一,以她的天賦,實力也不能以常理論之,估計武聖都要在她的手裡吃點苦頭吧。沒想到我姬某人不僅有婉清這條大腿,還有墨先生這條大腿可以抱。不過可惜,對面有武神。“墨先生打算怎麼做?”

她沒有回答,平靜地看著他,良久之後才說道:“你想我怎麼做。”

“逃,對面有武神,墨先生天賦很好,活著比死在這裡要好。”

“我會好好考慮的。”

“小子告退。”

姬軒然沒有在這裡過多的逗留,離開之際說道:“先生還是少喝點酒呢,也多注意一點形象,讓外人見了不好。”

屋內沒有回答,姬軒然歎了一口氣,如同姬婉清以前說的,天劍門並沒有給予自己太多的東西,確實不值得拚命,可關鍵是這些都是自己惹出來的。就此逃走,良心難安。從小院離開之後,他一路來到了懸空島上。此時門主坐在石頭上面容憔悴,比以往老了不少,當他看到姬軒然的時候,無奈長歎,這個小子給天劍門帶來了許多的逆天機緣,也帶來了不少足以滅門的危機,他實在不知道該以什麼態度對待他。生氣嗎?確實能被氣死,簡直就是一個惹事精,惹出事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還一撥比一撥危險。這一次要真不能渡過,天劍門就真的要被滅門了。“門主。”

姬軒然拱手喊了一聲,站在他面前沒有說話,實在不知道該做什麼解釋。門主苦笑:“真是你殺了蒼雲郡主?”

“你難道不知道那是秦陽的青梅竹馬嗎?兩人從小長大,關係甚似夫妻。”

他確實不知道,剛要解釋,山門外就響起了怒氣沖天的吼叫聲:“姬陽!”

“我知道你在裡面,出來受死!”

整個天劍門的弟子都在這聲怒吼中心驚,從中感受到了濃烈到極致的殺意。完了,天劍門怎麼渡過這一劫啊。不僅是另外六宗都來了,各路江湖人士與大小世家宗門都來了,最關鍵還有三十萬帝**。“都怪那個姬陽,宗門有難不在,自己惹的事還要宗門來扛!”

面對那些老生的怨恨,這些新生即便再崇拜姬陽也沒有為他辯解,因為這真的太無恥了,太不要臉了。不少來此的世家偷偷傳信,讓自家進入天劍門的子弟立刻脫離,免得連累家族,因此天劍門再次出現了一次宗門弟子退宗的現象,讓天劍門的士氣一落千丈,跌落到了低穀。“姬陽,再不出來,每隔一炷香我就殺一百人,直到把天劍門上下屠殺乾淨!”

懸浮島上,姬軒然歎息。門主與金鳴道人幾人都還是站在他這邊的,可他執意要出去,幾人也沒有再阻攔。“我來了。”

姬軒然孤身一人飛出,來到了多方聯合勢力之前,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秦陽站在一艘戰船上,身上蛟龍低吼發出陣陣威脅。“姬陽,不,我該叫你姬軒然纔對,是吧!”

他的話讓姬軒然皺眉,讓其餘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姬軒然這個名字,特別是七大宗的人都不陌生。之前圍攻天劍門姬軒然可把六宗都給惹急了,上了他們的必殺名單。秦陽繼續說道:“之前六宗圍攻天劍門,你用自己的真名到處偷襲騷擾六宗,給天劍門緩解壓力。”

“姬陽就是姬軒然?怎麼會!?”

天劍門弟子難以接受,因為之前的事,他們對姬陽極為厭惡,可對那個從未謀面的姬軒然卻異常欽佩和感激,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兩個人會是同一個人。此刻他們的心情十分複雜,怎麼會是這樣?姬軒然沉聲道:“你想說什麼?”

“筱筱在滄海郡下令懸賞過一個人,同樣也叫姬軒然,那就是你吧!”

事到如今,姬軒然也不再隱瞞,大方地承認道:“沒錯,是我。”

“她……”“她對你做了什麼,我不在乎,今天我隻要你死!”

秦陽打斷了他的話,讓姬軒然臉色冷了下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