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8章 那是她的全部

第18章 那是她的全部


B&n。Gig@幼幼是無辜的,她隻是一個受害者。況且,她還幫了自己。似乎是感受到了姬軒然身上的殺氣,馬文武握著劍的手不停地抖,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外強中乾地厲聲喊道:“你想乾什麼?我們三個都是煉氣八重天,二星武魂的天才,我勸你不要自尋死路!”

姬軒然眉毛微微動了一下,馬文武三人還以為他猶豫了,也不由得鬆了一口氣,甚至開始嘚瑟了起來。“小子,要是不想惹得一身麻煩,識趣的就趕緊滾,不然我們馬家不會放過你的。”

說到這裡還頗為自豪地指著自己說道:“我們馬家,可是有三位武者四重天的強者!”

“真是可笑。”

姬軒然神情淡然,看他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醜角一般。身上氣息鼓動,滿頭銀絲在陽光下肆意飛揚,背後一個漆黑的漩渦逐漸浮現,中央還冒出了一顆嫩綠的幼芽。三顆金色的星星圍著悟道吞噬武魂旋轉,極為的耀眼。“三……三星武魂!”

馬文武面色大變,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自覺磕頭,放聲哭了出來,泣聲求饒道:“少俠,小的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寬恕我等一回!”

“幼幼你覺得呢?”

姬軒然笑著問道,雖然是在問她,可眼中的殺意早就凝為了實質。幼幼緊緊地抓著他的衣服,抿著嘴很緊張,更多的是害怕。這種事對尚且年幼的她,太過殘忍。看到她這副模樣,姬軒然也意識到了這對她來說意味著什麼,於是在她耳邊小聲說道:“等會你把眼睛閉上好不好?”

“嗯。”

幼幼那張些許嬰兒肥的臉上能讀出傷心,可還是乖巧地點頭迴應。“不能殺,殺不得啊!”

幼幼沒有開口,反倒是那些圍觀的居民開始說話了。“殺了他們會為這裡招來禍端的!”

“對,就是,不能因為她一家牽連我們整個村子!”

可也有一些人沒有開口,隻是糾結的看著姬軒然,顯然他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姬軒然覺得他們很愚蠢,旁觀解決了不了什麼。“必須殺了他們,就是他們把幼幼一家變成這樣的,她爺爺的腿都被打斷了!”

這個時候之前被拖走的那個又跑了回來:“就算放過他們,他們一樣會回來的。”

“小屁孩懂什麼,滾一邊去!”

“回來就回來,又不是欺負我們!”

馬文武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忙點頭道:“對,隻要放了我,我就不會再來找麻煩了!”

“看吧,別人都這麼說了,肯定不會找我們的麻煩,若是殺了他們,馬家不會放過我們的!”

“必須放了他們!”

說著,近一半的村民擋在了姬軒然的面前,另一半卻面色苦澀,依舊沉默。面對這些村民的七嘴八舌,小男孩被堵得難以反駁,隻能不停地喊著:“就是不能放!”

那個婦人想要又一次將小男孩帶走,卻對上了姬軒然的眼睛,被嚇得後退了兩步不敢上前。正當馬文武三人得意的時候,姬軒然不再收斂自己的殺氣,變得極具壓迫性,放下幼幼,提著重劍往前走了一步,積雪在這股氣息下翻滾,那些村民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我要做什麼,還是不勞你們費心了。”

“不,不行,你會害死我們的!”

“不要殺我,我保證不會來找這個村子的麻煩的!”

馬文武坐在地上不停地往後退。這個村子?姬軒然輕笑了一聲,抬起腳重重地踏在了地上,積雪飛揚,擋在面前的村民全都被震飛了出去。“比起活著的你,我更相信死了的你。”

悟道吞噬武魂開始旋轉,釋放出的吸力將他們三人的武魂強行拉扯了出來,攪碎吞噬。這種詭異的手段讓他們幾乎絕望。馬文武跪在地上雙手抱在一起,望著姬軒然不甘地問道:“為什麼要幫她,她就是一個沒人要的孤兒!”

“為什麼?她給了我一碗肉湯,就是還挺寡淡的。”

聽到姬軒然的話,馬文武感覺抓住了生的希望,跪著往前走了兩步,抓著姬軒然的衣服諂媚地說道:“不過是一碗肉湯而已,我們可以給你靈石,靈石可比肉湯珍貴多了。”

姬軒然搖頭,舉起了重淵。馬文武望著頭頂懸著的重劍,已經看到了自己的下場,汗水如雨下,面目猙獰地嘶吼道:“為什麼?不過就是一碗肉湯而已!”

“在你們看來那是一碗肉湯,可對幼幼來說,那是她家裡僅剩的食物。”

“所以,你願意用你們馬家的全部家產換你的命嗎?”

馬文武瞳孔鬆弛,沒了焦點,隻剩下絕望。重淵落下,鮮血濺落在了雪地裡,紅得刺眼,像一根刺一樣,深深地紮入了那些村民的神經裡。“啊!!!”

“你害死我們!”

迴應他們的,隻有另外兩道鮮血。做完這一切之後,在他們衣服上擦乾重淵的血跡之後,隨後用靈術點燃了他們的屍體。“後果我會解決的,你們都給我閉嘴吧。”

說著轉身回到了幼幼身邊,蹲在兩個小孩面前,笑著誇獎道:“小傢夥,你很勇敢。”

小男孩不過十歲左右,膚色健康,一看夏天就沒少在太陽底下跑,小小年紀,眉宇間就有了男子氣概。窮人的孩子早當家。若是自己在他這個年紀也能這麼聰明,能看出姬家那些人的險惡,或許娘……小男孩被誇獎,不禁有些靦腆,撓著頭一味地咧嘴笑嘻嘻。姬軒然摸了摸他的頭,牽著兩人的手回到了幼幼家中。“韓爺爺!”

一回到屋中,幼幼便急忙跑到了床邊,看著床上消瘦的老人,又忍不住抹起了眼淚。好在隻是腿骨斷了,時間也不長,還有救治的機會。姬軒然簡單看了一眼,便得知了大概病情。凡人體弱,無法踏入修行路,這是先天註定的,隻有那些在六歲覺醒武魂的人,才能踏上武道之路。自己是個意外,因為得到了師父的傳承。若非如此,或許自己現在隻是個姬家普通的凡人子弟。凡人與武者的界限並沒有那麼清晰,凡人中每年誕生的武者不計其數,反之,就算是武道大族中也有不少後人無法修行。姬家人口五百多,能踏入武道的也不過兩百多,還被自己殺光了。“不用擔心,大哥哥這就幫你爺爺治好。”

姬軒然來到床邊,開口說道。因為是凡人,治療起來要比武者輕鬆得多。“真的可以嗎?”

“嗯呢。”

他很喜歡這個小傢夥。掀開棉被,將手放在了韓老頭的腿上,釋放出一絲絲靈氣彙入了他的血肉當中,簡單的轉了一圈之後,姬軒然說道:“忍著點,會有點疼。”

哢嚓一聲,老頭忽然繃著身子大叫了出來,嚇得幼幼原地一驚,縮著脖子瞪圓了眼睛,像兩顆剝了皮的龍眼似的。“韓爺爺!”

幼幼急忙撲了上去,淚眼朦朧地抓起了老頭那隻乾枯的老手。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