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79章 南山女帝山頭鬥毆

第179章 南山女帝山頭鬥毆


L0mb閣主也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所以明白姬陽的打算,這是要搖人啊。“可以,我這就將這裡的訊息傳達至中域。”

說著閣主就上到了三樓,並沒有讓姬軒然等多久,閣主就走了下來,拱手說道:“訊息我已經傳達過去,不出意外今晚上就會有結果。”

姬軒然點頭:“多謝前輩。”

“嗬嗬,無妨無妨。”

離開商會後,姬軒然搬了一張躺椅直接躺在了城外,這讓看到這一幕的人都不明白他這麼做是為了什麼。那個少女得知這個訊息之後坐立不安,在帳篷裡不停地走動,這個傢夥難道就不在乎夜雪嗎?他們兩個明明親昵的啊?她來到夜雪面前問道:“那個姬陽不是你男人?”

這一問把夜雪鬨得俏臉緋紅,知道她是誤會了,輕咬著嘴唇有些失落地解釋道:“不是的,我和他隻是普通朋友關係。”

少女微眯著眼,一臉的不相信,看著夜雪這般嬌俏動人的模樣,嘴角畫出了一抹**的弧度,小手在她的腿上慢慢地遊走,讓她身體發燙。少女湊到她的耳邊說道:“真的不是嗎?我不信。”

夜雪心神緊繃到了極點,在關鍵的時候將她撞了出去,身體軟軟的好似粘土靠在床邊輕輕喘息著:“不許碰我……”“大家都是女孩怕什麼,摸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少女看著自己的手明顯意猶未儘,剛纔的手感真棒。可惡啊竟然讓姬陽那種臭男人給拱了。夜雪低著頭,小臉紅得能夠滴出來血來。太陽衝出地平線之際,一柄帶著信封的玉劍破開虛空來到了南山帝國所在的軍營,直接進入了少女也夜雪所在的帳篷。睡眼惺忪的少女衣衫單薄,光腳踩在地上毫不避諱地在夜雪面前展示自己傲人的身材,她揉著眼睛看著懸浮在面前的玉劍,朦朧睡意一掃而儘。“姑姑?”

隨著她試探性地喊了一句,小劍輕微震動了一下,一位雍容華貴氣質端莊,穿著紅色龍袍的女子出現在了帳篷裡。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夜雪,隨後對少女輕柔地說道:“把她送回去,不許傷害她。”

少女傻眼了,夜雪也沒有想明白。“為什麼啊姑姑,你知道姬陽嗎?就是和秦陽對著乾的那個姬陽,他可比秦陽優秀多了,我抓夜雪就是為了讓他加入我南山帝國。”

“我不答應。”

女子黛眉微蹙,語氣嚴厲威嚴不可直視:“姬公子和商會也有關係。”

“哈?”

女子搖頭:“姬公子和小姐關係不一般。”

少女撅著嘴不樂意:“是商會的人又不是我們南山帝國的人,我要他成為我們南山帝國的人。”

“胡鬨!”

“姑姑!”

少女急得跺腳,說什麼也不願意放了夜雪:“姑姑你這麼厲害,遲早要去上界,可你走了南山帝國怎麼辦,沒了你,南山帝國可就和東域其他帝國沒什麼區別了。”

“指不定哪天就會被其他帝國給滅了。”

“反正我不放,我就要讓姬陽加入我南山帝國,這樣我才放心。”

女子歎氣,少女說的何嘗不是她所擔憂的,根據小姐那邊的訊息,最遲兩年自己就會跟著去往上界,到時沒了自己的庇護,南山帝國還真就會走向衰亡。看著面前這個自己萬分疼愛的小小受氣包,一旦自己走了,繼承王位的就是她,整個帝國的重擔都會壓在她的肩上,確實需要有人來幫她分擔。和這個時候夜雪也從床上走了下來,她穿得很單薄,昨晚上可沒少被少女欺負:“其實姬陽人很好的,你可以嘗試做他的朋友,他對身邊的人特別好。”

“隻要是朋友,如果南山帝國有需要幫助的地方,他一定會出手的。”

朋友?少女直搖頭,這一點都不可靠,必須想辦法將他牢牢捆綁在自己的戰車上。她叉著腰一臉堅定地說道:“不放,就是不放!”

女子溫怒,抬手就給了她一個清脆的板栗,用手指戳著她的額頭訓斥道:“現在不是讓你耍小孩子脾氣的時候,夜雪必須送回去。”

“姑姑~”“叫再多次都沒用,這件事沒得談。”

說完,女子便消失在了帳篷裡,玉劍也隨之斬開虛空遁離。能夠輕易破開虛空,至少是武聖吧!夜雪驚訝,南山帝國還有武聖,這隱藏的也太深了。在她還沒有回過神的時候,少女就已經穿好了衣服:“走,我帶你出去。”

夜雪點了點頭穿上衣服之後,跟著她離開了軍營,一個人都沒有帶,兩人來到了百江城外的山頭上,隔空喊道:“姬陽,你想要你有本事就上來!”

姬軒然在躺椅上睜開眼睛,看著幾千米外的山巔上,那個金髮少女和夜雪呆在一地:“看來婉清幫忙了。”

他嘿嘿笑著飛了過去,沒一會就落在了山頭上,雙手抱在胸前:“怎麼,知道本公子不好惹了吧。”

少女撇嘴,很不服氣,她拿著長槍說道:“和我打一架,打贏了就放她。”

不是吧,難道姬婉清沒有幫忙?自己怎麼可能打得贏這個女人。少女自然不敢不放,但是心裡就是咽不下這一口氣,想要揍他一頓。“姬陽,瑤雲商會那邊已經有人來傳話了,你不答應也沒有關係,她會放了我的。”

聽到夜雪這麼說他就放心了,把臉湊上去捱打,怎麼可能。“我拒絕。”

“姬陽你不是個男人!”

“哈?你不要亂說!”

“嗬嗬,昨晚上我看了,夜仙子還是完璧之身呢,是不是不行啊,這都能忍住。”

夜雪紅著臉眼神閃躲,臉紅得像個熟透了的蘋果,恨不得找個地縫躲進去。姬軒然傻了,這都什麼和什麼啊,紅著臉偷偷傳音問道:“我說,這種事是能在我這樣一個男人面前說的嗎?你這讓夜雪多難堪啊!”

少女也懵了,回道:“她不是你女人嗎?”

“你從哪看出來的?我和她是關係很好的朋友,是朋友,你懂什麼是朋友嗎?”

雖然自己好像是有點喜歡她就是了。少女腦袋暈乎乎的,這才知道自己鬨了個大烏龍,羞紅著臉用槍指著姬軒然大罵道:“臭男人,給我站著捱打!”

“你有病吧!”

少女氣極,趁著姬軒然沒有反應過來,把他壓在地上一頓暴揍。“臥槽,你當我好欺負哇,你個胸大無腦的女人!”

“你竟然敢罵我!”

兩人扭打在一起,夜雪站在旁邊沒好意思開口製止,太羞人了。此時的兩人就像是小屁孩在巷子裡鬥毆一樣,滾在地上互相拉扯,絲毫不顧及自己的形象,甚至忘了還有修為這種事。“你抓哪呢,鬆手!”

姬軒然瞬間放棄了抵抗,少女得意,紅著臉乘勝追擊,壓在他的身上抬起拳頭對著他的臉就是一陣錘。夜雪在一邊用手捂著臉,透過指縫偷偷地看著。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