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49章 堵住出口再打劫

第149章 堵住出口再打劫


}4 V距離虛空裂縫關閉還有五天左右,姬軒然沒有著急,取出三百多份寶藥將自己埋在了裡面。其中就有之前搶到的血靈芝。這一次他想要衝擊六重天,順帶將烈陽天寂斬修煉至第二階段。周圍的那些勢力看到他身邊堆積的珍貴靈藥,都驚歎不已。這些靈藥等級都不低,隨便一株拿出去都能換幾萬靈石,那株血靈芝更是能夠拍到上百萬。有人眼紅,不願意就這樣看著血靈芝被姬軒然糟蹋。一位武王強者踏空而出,抬手虛按,天上風雲彙聚,一隻巨大的手印向著下方的姬軒然抓了去。“找死。”

墨柔煙站在船頭隻是隨意一劍,手印被攪碎,那名武王也在瞬間被斬殺成了血霧。她的強勢出手,嚇得其他人徹底不敢動了,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血靈芝被姬軒然一點點煉化。“該死,這個小子竟然有如此收穫。”

他們嫉妒,看不得別人有寶物。血靈芝的氣血極為充盈且品質極高,對姬軒來說是極好的靈藥,能夠大幅度提升他的實力。唯一可惜的是,不能像吞噬他人氣血那樣提升體質的強度。他的身體噴湧出金色的火焰,將這些靈藥全部包裹了起來,一點點地熬出其中的精華。之前都是直接吞食服用,有很多的雜質,效果也不能發揮到最大,所以他想嘗試著精煉一番。事實證明這麼做是有一定作用的,靈藥經過提煉之後,效果明顯提升了不少。在他的精神力控製下,這些藥液混合在一起彙入了他的口中,他的毛孔在噴湧著光華,一點點黑色雜質也被排出了體外。在眾多靈藥的幫助下,他的修為也在極速攀升,很快便觸摸到了六重天的桎梏。藥力在他的身體內彙聚成螺旋,在他的控製下瘋狂地衝擊這第六重的屏障,可這層屏障宛若堅若磐石,任憑如何撞擊都不能撼動分毫。甚至身體出現了後繼無力的情況,他這才意識到自己突破太快了,根基不牢固。無奈之下他隻能將剩下的藥力分散組合,用於提升幾門靈術。在龐大的藥力加持下,烈陽天寂斬成功達到了第二階段,這讓他在施展這門靈術的時候,實力將再提升了兩成。他緩緩睜開眼,血靈芝已經從豐滿光澤的狀態變得乾枯,裡面的血氣已經讓他給吸收乾淨了。“有些浪費啊。”

本來是打算用來提升修為的,結果沒成功還被消耗乾淨了。此時已經是秘境開啟的最後兩天了,估摸著那些武者也都該出來了。姬軒然摸著下巴手拿長劍,站起來活動起了身體,待到精神狀態達到最佳的時候,他扛著劍滿臉期待地等了起來。眾人疑惑,不知道他想要乾什麼。“該不會是想要搶劫吧。”

“怎麼可能,給他十個膽子都不敢,裡面可是有武王武皇這種強者在。”

在他們談論的時候,裂縫裡已經開始出現人影了。姬軒然咧嘴一笑,生意來了。不等那個武者出來,姬軒然堵在了裂縫前橫劍在前,朗聲道:“將儲物袋交出來!”

這名武者明顯愣了一下,沒想到還有人敢在這裡搶劫,真是無法無天了,當即威脅道:“我可是碧羅天外門弟……”還沒等他說完,姬軒然的長劍就已經將他劈成了兩半。嘴裡還吐槽道:“不交就不交,廢話這麼多乾什麼。”

不過讓他微微有些意外,這個傢夥說自己是外門弟子,修為卻已經達到了武靈五重天,這個碧羅天這麼強大的嗎?他沒有細想,那些都不重要,現在儲物袋才重要。收起這個儲物袋之後,秘境裡又有幾個武者向著出口而來,他們看到姬軒然堵在那裡,第一時間停了下來。“這位道友,你這是乾什麼?”

姬軒然甩了一頭的黑髮,肩上扛著劍一手叉腰仰著臉霸道地說道:“想要出來,就將儲物袋交出來。”

幾人皺眉,他們不想在這裡發生衝突,其中那個頗有話語權的女子說道:“這位道友,我們幾個乃是碧羅天的弟子,你真的想要搶我們?”

又是碧羅天,姬軒然打量著他們幾個修為,最高的都已經有了九重天,是個不好對付的主,不過他依舊不打算放過他們。他搖頭說道:“不好意思,該說的我已經說完了。”

“交出儲物袋,可以離開。”

剛纔開口的那個女子再次說道:“我們都是碧羅天的外門弟子,與我們作對,你可要想清楚了。”

姬軒然心驚,這個女的都九重天了,竟然還是外門弟子,這個碧羅天難道比那個什麼玉女聖門都要強?“管你什麼身份,不交,就不會讓你們出來,等到裂縫閉合,運氣好的話還可以永遠留在秘境裡,運氣不好的話,就會被紊亂的虛空之力絞殺。”

他一點都不著急,反正優勢在他。幾人的臉色難看,這也正是他們所擔心的。可就這樣交出儲物袋,他們不能接受。那個女子沉聲道:“既然如此,就隻能讓你看看我碧羅天的手段了!”

說話間,女子右手探出,一道青綠色的鬼爪向著姬軒然抓了過去。力量很強,讓姬軒然退了百多米,不過依舊被他一劍斬滅。幾人想要趁機衝出去,卻沒想到被成片的靈劍給攔住了。姬軒然不慌不忙地再次回到了裂縫前,嘴角揚起戲謔的弧度:“不交,是出不了的。”

即便如此,這幾個人依舊沒有交出來的意思,他們乾脆在虛空裂縫裡等待了起來。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武者來到了這裡,粗略看去不下兩百人。剛到的那些武者好奇地問道:“這裡是什麼情況啊,怎麼都在這裡不出去?”

被問的那個武者吐了一口,憤恨道:“那個天殺的姬陽把出口給堵住了,不交出儲物袋就不能出去。”

“這個傢夥也太狂妄了吧,就沒有人收拾他嗎?”

那個武者指著前方的血跡說道:“有,不過那就是下場,這個傢夥別看隻有五重天,強得就像是個怪物。”

“聽說他一個多月前還殺過武皇,在秘境裡也殺了一些武王,武皇也死了一個。”

關於姬軒然的實力逐漸在這裡的武者之間流傳開來,知道的越多,他們就越震驚。越發覺得這個姬陽恐怖。在這些議論聲中,終於有武者坐不住了,主動站了出來:“姬陽,你不覺得你這麼做很無恥嗎?”

姬軒然點頭很是認同地說道:“沒錯,確實很無恥,但這並不妨礙我動手搶你們。”

自從報了仇之後,他忽然覺得自己剛入天劍門所說的話,那些話很幼稚。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強者永遠主導世界,這個世界弱肉強食的規則不會因為任何一個天才一個強者而改變,所謂的公平的世界,隻是自己被仇恨包裹下萌生出的渴望而已。這根本不可能去實現,除非,自己立於九天十地之上,成為世間最強。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