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46章 自以為是的秦陽

第146章 自以為是的秦陽


Tw;s“誰!!”

那個長老捂著斷臂,疼得滿頭大汗,將目光鎖定在了一個黑衣女子身上。又是這個女人,他厲聲嗬斥道:“我們隻殺姬陽,你不想讓天劍門被我們玉女聖門針對的話,就給我滾一邊去。”

墨柔煙神情淡漠,就像是在看死人一樣看著他,開口說道:“現在的天劍門,多你一個玉女聖門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

“所以你還是去死吧。”

說完她再度斬出一劍,黑色的劍光快到讓人髮指,那個長老還未來得及出聲就已經被劈成了血霧。秦陽死死地瞪著墨柔煙,之前在秘境外還沒有意識到,這個女人竟然如此恐怖,才二十幾歲的年紀就有這般境界。這讓秦陽道心鬆動,自己號稱耀陽大陸天賦第一,可現在才武靈七重天,那個女人比自己大不了幾歲,顯然是武皇,還是高階武皇!那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來頭?在各方走緊張的情況下,秦陽主動走了出來,當著眾人的面說道:“這位仙子,在下天青仙門秦陽,不知道姑娘師從何處?”

墨柔煙的眼中看不出喜悲,就這麼面無表情地看著姬軒然,根本沒有將秦陽放在眼裡。秦陽臉色微微陰沉,不過很快便笑了出來,在英俊的外表下,讓在場不少的女性都心生好感,他風度翩翩地邀請道:“仙子天賦非凡,我天青仙門稱霸耀陽大陸,不如加入我仙門,一起共討長生大道。”

“當然,你隻需要服從於我就好,我會給你優渥的待遇。”

說完,他的臉上露出了自信的光彩,他不信這個女人不心動。墨柔煙還沒有回答,姬軒然就嗤笑了出來,這個傢夥好厚的臉皮啊。“秦陽啊秦陽,真不知道誰給你的自信讓你能盲目到說出這種話來。”

“哈哈哈!”

偌大的殿堂裡,就隻有姬軒然一個人在笑,他的笑聲極為諷刺,在這裡不斷地迴響,秦陽的臉色也越發地難看。秦陽冷哼一聲,挺胸看向了墨柔煙,底氣十足地說道:“目光短淺之輩,根本不明白天青仙門的地位。”

其他不少勢力的人,為了討好秦陽,也紛紛附和,對姬軒然言語譏諷,將他貶為無知的小醜。蒼雲筱筱走了過來,挽著秦陽的手說道:“秦陽哥,和那個沒見過世面的傢夥較勁做什麼,掉了你的身份。”

“這位姑娘,臣服秦陽哥是對你來說最好的出路,他的天賦在整個耀陽大陸上無人能及,地位在年輕一輩中也是最為尊貴的。”

“臣服他是你的榮幸,對你隻有好處沒有壞處。”

就連玉女聖門的聖女韓月音也走到了秦陽身邊,如同婢女一般。這麼多人都讓墨柔煙歸順自己,這讓秦陽越發的得意,這個女人長得不比韓月音差,天賦實力也很驚人,可以做自己的小妾。“仙子,如何?我說的依舊有效。”

墨柔煙看了一眼姬軒然,後者還在憋笑。她終於正眼看向了秦陽,聲音聽不出任何感情,說的話卻像一根刺一樣,紮破了秦陽那膨脹的自信。“你是個什麼東西。”

嘶——!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這個女人真是給臉不要臉。這麼好的前途不要,真是瞎了那雙狗眼。“不知所謂!”

“秦公子不要理會這個愚蠢的女人,她不識趣殺了便是。”

“你好大的膽子,誰讓你這麼和秦公子說話的,姬陽嗎?”

姬軒然站在不遠處一臉的無辜,這和自己有毛的關係,不要亂說好不好。秦陽冷聲道:“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跪下來求我收留你!”

他指著地面,眼神不善地看著墨柔煙,身邊那些勢力的武者也上前一步,對她施壓。墨柔煙臉上的表情沒有變化,在她的眼裡,這些人站在一堆,正好方便自己一劍全部劈死。她身邊的南小婉已經嚇得躲在她的身後,不敢冒頭了,緊張得發抖。姬軒然走到了雙方的中間,摸了一下鼻子,他雙手叉腰咧嘴笑道:“這麼多寶物就在面前,你們就不想早些破開陣法撿寶物嗎?”

殿堂的中央被一個陣法所籠罩,地上的寶物堆積成山。不僅如此,裡面還有九根柱子,每根柱子上面都有一件寶物,即便隻是遠遠地看著,都能感覺到它們的不凡。最惹人注目的還是最中央的那個寶座,上面坐著一具枯骨,雖然隻是枯骨,卻依舊給人了一種威嚴震懾寰宇的氣勢。“先破開陣法。”

秦陽不屑去看姬軒然,望著眼前的陣法讓其他人動手。這個陣法等級很高,至少有八階,不過因為年代太過久遠,陣法的靈力就快要耗儘了。這些勢力的人也樂得在秦陽面前表現,博取他的好感。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個機會,有心之人全都擼起袖子對陣法發動了攻擊。猛烈的攻擊轟擊在陣法的屏障上面,很快就有了效果。屏障出現了一條條細小的裂縫,並在不斷地蔓延,在他們不間斷的一個時辰的攻擊下,屏障轟然破碎。沒了陣法的隔絕,裡面充裕精純的靈氣撲面而來,讓眾人精神為之一振。空氣中瀰漫的香甜氣味讓一些武者直接突破了修為,讓他們激動不已,遵循本能地衝了進去搶奪這些寶物。“這是我的,滾開!”

即便這裡寶物堆成山,可人性的自私讓他們想要獨吞,為此大打出手。很快這裡的寶山上就染上了鮮血,各方勢力為了這些寶物大打出手,招招見血。姬軒然沒有進去,天劍門進來的常裴也沒有進去,就在外面看著這一場鬨劇。秦陽見他們不請示自己就敢搶奪寶物,冷聲嗬斥道:“都給我住手!”

在他的嗬斥下,那些搶奪的人打了一個冷顫,停下了動作,不敢看秦陽。韓月音上前說道:“這些都是秦公子的,你們也敢搶?”

“還把你們那些肮臟的血液沾染在了上面,真是找死!”

一直待在外面的閆寬聳了聳肩,暗暗譏諷這些傢夥的愚蠢。千絕榜上的那些傢夥都是因為出手搶東西,死在了秦陽手上啊。秦陽扔出一個儲物袋,高高在上地發號施令:“你們,將這些寶物都裝進儲物袋裡。”

他們不願意,畢竟他們進入秘境不就是為了這些寶物嗎?此刻他們都將目光投向了姬陽,心裡不停地叫著,希望這個小子趕快站出來。這個狗比秦陽要獨吞寶物啊!姬軒然不負眾望,走過去一腳踢飛了那個儲物袋,手裡拿著劍說道:“你把這當成什麼?”

秦陽皺眉,一臉不快地反問道:“你什麼意思?”

姬軒然撅著嘴解釋道:“這麼說吧,你是個什麼東西,還想獨吞?”

夜雪焦急的暗中傳音勸阻道:“別犯傻事,你如果用不了之前的那些手段,你不是他的對手。”

秦陽的臉徹底冷了下來,這個姬陽一而再再而三地挑釁自己,真以為自己能夠在我的手中占便宜不成?“你真是找死!”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