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44章 煥發生機的死蛋

第144章 煥發生機的死蛋


3,e李蔣宣緊緊地貼著屏障,想要儘可能地和他拉開距離,看著越來越近的姬軒然,他瘋了一般地捶打著屏障。可任憑他如何用力,屏障依舊牢不可破,甚至反震之力將他的手臂震斷了,也沒有絲毫效果。他絕望了,他轉身跪在了地上,哀求地向著姬軒然走了過去,不停地給他磕頭。“我錯了,我不該這麼說的,都是我的錯!”

“求求你放過我!”

“求你了!”

在場的人都沉默了,就連那個武皇長老都沉默了,有這樣一個弟子,很丟人。姬軒然不為所動,冷眼看著他搖尾乞憐,一把抓起他的頭髮說道:“你剛纔不是很嘚瑟嗎?”

“繼續啊,我喜歡看你嘚瑟的樣子。”

李蔣宣都要哭了,這自己哪敢啊。他不停地哀求道:“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不該看不起你,我不該出言不遜,我不該嘚瑟,我真的錯了!”

“真是一點骨氣都沒有,我還以為你會拚命在我手裡掙紮了。”

姬軒然說著一腳踢在了他的丹田處,將丹田打碎,大量的靈力宣泄而出,他的修為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最終變成了一個凡人。“啊!!!”

李蔣宣不能接受,這個時候纔想要反抗求,卻被姬軒然那一腳踹在了地上,隨即被踩斷了命根子。剛纔他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隨後姬軒然對南小婉招了招手,指著地上的死狗說道:“你動手解決他吧,這樣令牌就是你的了。”

南小婉上來後,看著地上李蔣宣很是猶豫,她不想殺人,更何況一個變成凡人的人。姬軒然也看出了她的顧慮,走過去鼓勵道:“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目前的我們隻能順應規則,不斷變強。”

“而第一步,就是將那些欺負你的人,通通解決掉。”

教唆別人動手殺人這種事,姬軒然是第一次,心裡覺得很不是滋味,這樣的世界他覺得是病態的。可現實逼得所有人都要走上這樣一條道路,他很厭惡。南小婉手裡拿著劍,看著在地上乞求的李蔣宣,怎麼也下不去手。她撲進了姬軒然的懷裡哭著說道:“姬師兄,我下不去手,我不想殺人,嗚嗚嗚。”

這番話引起了不少武者輕蔑的笑聲,不殺人如何走上武道巔峰。善良隻會害死自己。姬軒然歎了一口氣,對此也很無奈,摸著南小婉的小腦袋沒有說話,身後飛出一柄靈劍,將李蔣宣釘死在了擂台上。他不可能讓這個傢夥活著離開這裡。那個武皇長老看著姬軒然,臉色陰沉卻沒有任何表態。等著吧,殺我霸刀門天才,在第二層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南小婉得到令牌之後,這場擂台賽也徹底結束了。整個白玉廣場開始震動了起來,接連天地的白色光柱升起,所有人都被傳送到了另外一個空間。不出意外,所有人又被分開了。姬軒然撓著自己的腦袋很是頭疼,但願南小婉不要出事纔好。他打量著四周環境,發現這裡一處建築之內,空間很大很寬闊,有很多的房間和四通八達的通道。牆壁上燃燒著火把,讓這個地方看起來有些暗沉。他手裡拿著長劍提防著四周,這裡有一種壓製力,將他的精神力壓製得很嚴重,探索範圍甚至不到周身五米,最多四米半。姬軒然不敢大意,自己修煉了天陽精神術,精神力甚至已經觸摸到了武王層次的門檻,都被壓製成這樣,那其他人更不用說。他打開其中一間房間,灰塵從頭頂落下,一定程度上掩蓋了他的視線,讓身前閃過的身影很模糊。姬軒然第一時間衝了進去,卻連一個影子都沒有看到。不過地上有清晰的腳印,證明剛纔確實有人從這裡跑過去。其他武者嗎?哼,把主意打在了自己身上,嫌自己命長了這是。身後的氣流微微紊亂,姬軒然猛地回身斬出一劍,長劍精準地斬在了人影的脖子上,嵌入一半被卡住不說,甚至沒有血液流出來。這個時候他才發現,這個人不是進來的武者,是一隻被人為煉製而成的傀儡!“死~”傀儡嘴裡發出虛弱的嘶聲,手臂堅硬如鐵,向著姬軒然的腦袋刺了過去。砰!手臂撞在他的額頭上,發出了金鐵般的撞擊聲。這點力量根本不足以擊穿悟道吞噬體的防禦力。“就這點實力嗎?”

隨即他的手用力,將傀儡的腦袋砍了下來。傀儡倒在地上掀起了一片灰塵。姬軒然沒有再關注四周的情況,直接來到了房間的最中央,這裡有一個小台子,上面放了一個小瓷瓶。雖然有陣法的隔絕,但他能清晰地感覺到這裡面裝的是血液,極為強橫的血液。年久失修的陣法被他一拳打穿,取出了裡面的小瓷瓶,打開時一條血氣凝聚而成的血色蛟龍衝了出來,也是在這一刻,姬軒然發現自己之前在高塔裡得到的那顆死蛋竟然有了反應。“難道還是活的?”

他難以置信,這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蛋了,竟然還保留有生機。他將那枚蛋拿在了手裡,靠近小瓷瓶,蛋震動的程度也就越發的強烈。“這顆蛋在渴望這些血液嗎?”

姬軒然有些猶豫,畢竟這血液很不簡單,武皇的血他見過,但這血液遠比武皇的還要強悍,害怕把這顆蛋給毀了。他想起自己還有幾瓶火蛟血,都是五階的,應該沒有大問題吧。想到之後,他取出火蛟血直接淋在了蛋殼上,血液一瞬間就被吞噬乾淨,這顆蛋晃動了兩下,似乎還想要。姬軒然也不客氣,直接將所有人的火蛟血都淋在了上面,加起來價值上千萬靈石的火蛟血就這麼沒了。饒是他也覺得肉疼,這麼多天搶劫來的靈石也不過三百多萬。吞噬了他身上所有火蛟血之後,蛋晃動了幾下,裡面誕生了一點微弱的生命氣息。姬軒然傻了,這到底是什麼妖獸蛋,竟然這麼逆天。雖然事先就有所期待,可當這一切真的發生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心中的震驚。他猶豫了一會,還是將小瓷瓶裡的血液倒了上去。血液流出瓷瓶的那一刻,恐怖的氣息衝擊整個房間,揚起的灰塵卻又被無形的氣息壓在了地上。血紅色的光芒染紅了姬軒然的臉,將他的雙眼塞滿了震驚。隨著血液不斷被蛋吞噬,裡面也開始發出微弱的光芒,能隱約看到裡面有一個小小的身軀在輕微活動著。有力的心臟猛烈跳動,咚咚咚的聲音在通道裡面回想,驚動了那些在黑暗中沉寂不知多少光陰的存在。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