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39章 恐怖姬某人讓所有人沉默

第139章 恐怖姬某人讓所有人沉默


6J}z-C終於在這種情況下,有武者爬到了姬軒然面前,不甘地交出了令牌。上來的那一刻,他的身體被一陣白光照射,身上的疲憊和創傷瞬間消失,靈力也得到了補充。於是他暴起出手,想要打姬軒然一個措手不及。這確實是姬軒然沒有預料到的,他沒想到上來之後會被治療。對方的拳頭還沒落在他的身上,一道白色的雷霆便劈在了這個武者的身上。“啊!!!”

雷霆的力量很恐怖,直接把人劈得黢黑,倒在地上冒著黑煙,顯然是斷氣了。難怪啊,難怪秦陽那個傢夥不理自己,感情是這上面禁止打鬥啊。看到這一幕,那些也是同樣打算的武者徹底收起了小心思,這尼瑪不值得。在姬軒然的絕對壓力下,陸續有武者上繳了儲物袋。看著身邊堆得越來越多的儲物袋,他的嘴都要笑歪了。這些人能這麼快爬上來,都是天才實力不弱,儲物袋裡的好東西自然不少。甚至連一些武王和武皇強者都來了。在秘境裡他們都被壓製了修為,姬軒然自然不會放過他們。膽大包天的他本著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當著數萬武者的面,劍指一位武皇,咧嘴笑道:“將身上的寶物都交出來!”

眾人唏噓,這個小子真他媽流弊!“臭小子,你敢搶我?就不怕出去之後殺了你嗎?”

武皇強者臉色陰沉,微微低著頭如同一隻蟄伏的野獸。姬軒然的眼神也冷了下來,口吐寒氣冷聲道:“現在殺了你,你的寶物依舊是我的,也不用擔心出去會被你追殺。”

這個武皇眼角抽搐,感覺自己受到了極大的侮辱,被一個武靈境小子威脅,簡直丟儘了臉面。“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姬軒然一臉淡漠地揮動了長劍,瞬息之間抹過他的脖子。頭顱高高拋起,武皇之血灑落台階上。姬軒然一把搶過了他身上的儲物袋,不屑地說道:“我當然知道我在說什麼,甚至我還這麼做了,你有什麼想法嗎?”

這個武皇的神魂脫離肉身,和姬軒然拉開了距離,憤怒到了極點,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小子竟然真的敢動手。“你給我等著,等到出去之後,我比殺你!”

“你還想活著出去?”

姬軒然譏諷地笑了出來,直接釋放出悟道吞噬武魂,恐怖的吞噬力將他牢牢禁錮。好似深淵般的壓迫感讓神魂顫抖,承受著極為致命的壓製力。“你這是什麼武魂!?”

神魂在害怕,這個武魂讓他本能地感到害怕。姬軒然沒有回答他,將吞噬之力施展到了極致,不過沒敢吞。武皇太強,根本不是他現在能夠吞噬的,隻能將這個傢夥定格在原地。他回頭看了一眼廣場上,確認沒有閆寬和蒼雲筱筱那幾個人之後,嘴角裂出了一抹嗜血的弧度:“烈陽天寂斬!!”

金色的劍光沖天而起,攪動了天上的雲層,金色的光華照耀在每一個人的臉上,讓所有人都為之動容。這究竟是什麼武技,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力量!“這個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

秦陽看著金色的劍氣,呢喃道:“新的靈術嗎?”

“有點意思。”

他有著絕對的自信,即便姬陽有再多的手段,對上自己依舊是失敗的那一個。那個武皇的神魂看著斬落下來的金色劍氣,絕望到了極點。一劍斬下,神魂閃爍了兩下,吃痛地大叫了出來。就當眾人以為殺不了的時候,姬軒然再一次使出了烈陽天寂斬。這一次神魂的身體佝僂了不少,承受不住重壓。“再來!”

“烈陽天寂斬!”

“烈陽天寂斬!”

“烈陽天寂斬!”

“天寂斬!”

“天寂斬!”

……姬軒然不停地斬,就像是一個無窮無儘的靈氣本源一樣,接連斬了一百多次,體內靈力絲毫不見枯竭。在場的武者都看懵了,這到底是個什麼怪物?難不成丹田是一條靈脈不成!在第一百五十斬的時候,神魂崩出了裂縫,這個武皇疼得嘶吼抓狂。精神直接崩潰,跪在地上哀求道:“放過我,我什麼都願意做!”

武皇求饒,求的還是一個武靈五重天的武者,讓這些武者為之動容,感覺不可思議。天塌了都沒有怎麼震撼。“武靈可以這麼強大嗎?”

有武者迷茫了,現在發生的一切,徹底違背了他們的常識。姬軒然停了下來,表情淡漠地俯視著武皇:“我這個人喜歡趕儘殺絕。”

武皇神魂顫抖,跪伏在台階上,若不是受到了台階的壓製,他何至於淪落至此。“隻要你肯放了我,我願意做你的奴仆!”

“哈?奴仆?我要是需要奴仆的話,為什麼不去找一個女武皇。”

姬軒然的話讓這個武皇暴怒,憤起動手:“臭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

“烈陽天寂斬!”

武皇神魂剛剛站起來就被一擊斬得跪了回去。“今天我就是要殺武皇!”

“斬!斬!斬!!”

兩百次,五百次,一千次,兩千次。姬軒然機械般地重複同一個動作,接連斬了五千三百多次纔將這個武皇神魂劈碎。一代武皇隕落。金色的光雨灑落大地,賜予眾人恩澤。姬軒然也因此掃去疲勞,狀態恢複至巔峰。他扛著劍咧嘴笑道:“剛纔有一個小插曲,大家不要見怪,現在我們繼續,所有人,將儲物袋交出來!”

那些頗有骨氣的武者也沉默了,武王武皇也選擇了沉默。一朝不如狗,朝朝不如狗。一個武皇的死讓姬軒然減輕了很多的壓力,這些武者都懂事了不少,自願將儲物袋交了出來。輪到那些武王武皇的時候,姬軒然卻拒絕了,笑著將他們迎接了上來。開玩笑,殺了一個武皇立威,已經得罪了一個大勢力了,再搶這些武皇武王就會得罪更多大勢力,自己無所謂,但不能害了天劍門。他的這番做法讓那些武王和武皇頗有面子,不自覺地對姬軒然讚賞有加。甚至有武皇拍著他的肩膀讚歎道:“小夥子有前途,日後若是遇到了什麼難處,大可來我東方家族。”

“多謝前輩。”

姬軒然背後冒出一身冷汗,好在自己收手了,不然把東方家族都給得罪了。東域最強的禁地家族啊,還好小爺機智。“姬公子,以後在東域闖蕩的時候,也多多來我們白族,促進一下雙方的關係。”

白族的武皇長老笑嗬嗬地說了一句。姬軒然連忙迴應,態度之恭敬,完全就是另外一個人。“這個混蛋,做了這麼無恥的事還能混得風生水起,我好嫉妒!”

“你有那個實力和膽識,你就不用嫉妒了。”

“唉。”

有人很清醒,說的話讓人惆悵。姬軒然還看到了台階上有六宗的長老,不過他沒有再動手的打算,殺一個武皇太費時間,自己的手都已經砍酸了。不過該交的還是要交,姬軒然將他們的儲物袋全都搶了,氣得這些傢夥牙根癢癢,可在白玉廣場上又無可奈何。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