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28章 臭小子別讓我再遇見你

第128章 臭小子別讓我再遇見你


C5$Ρ;夜雪在場外看到所有人都在往裡面趕,有人還想偷襲姬軒然,心中一橫在外面發動了攻擊。裡面的這些武者被陣法壓製,各方面的能力幾乎都被腰斬,根本躲不開就夜雪的偷襲,很快就死傷一大片。姬軒然聽到後面的動靜,對著她豎起了大拇指,這樣一來夜雪也能重新整理一下戰力。當他接近最前面那批人的時候,忽然用劍架在了一個人的脖子上,冷冷地說道:“將你的儲物袋都交出來。”

這名武者也沒有想到這個姬軒然竟然如此膽大包天,越靠近血靈芝,受到陣法的壓製也就越強,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敢搶劫,真是瘋了。他能走到這裡天賦實力自然不弱,於是冷聲威脅道:“小子,我勸你不要自……”“廢話真多,不給就死。”

姬軒然沒有留情直接將他給抹了脖子,撿起他的儲物袋,頂著沉重的壓力繼續往前。所有被他超越的人,全都被他給洗劫一空。這些武者看著姬軒然那得意的背影心中不甘,可卻拿他沒有辦法。“這個傢夥難道就沒有受到陣法的壓製嗎?”

“他怎麼會這麼輕鬆?”

那些武者不解,姬軒然就像是在水裡的遊魚一般,根本看不出受到壓製的樣子。很快姬軒然就來到了最前面,此時他的面前隻剩下三個人,這三個人氣息都很渾厚,全都達到了武靈八重天以上。中間那個壯碩的男子甚至達到了武靈九重天,這讓姬軒然心驚不已。這些人都是天才,以他們的天賦實力,自己必然不是對手,不過嘛,既然在這裡面,我姬軒然還真不怕。於是他再次把劍架在了男子的脖子上,咧嘴笑道:“把儲物袋交出來,不然殺了你。”

後面的武者看到他這個舉動,無不覺得他瘋了。“這個小子竟然作死,真是不知所謂。”

“敢去惹閆寬,怕是連渣都不會剩下。”

姬軒然可不管他是誰,隻要在這裡面,小爺就是天。架在他脖子上的靈寶長劍貼近了一分,他嘿嘿笑道:“你也是天才,不想就這麼死在這裡吧。”

“叫出儲物袋,我放你一馬。”

男子身上的壓力很重,陣法給他的壓力讓他全身都是汗水,壯碩的身軀在微微顫抖,這種情況下抬起手都十分困難。他睜開虎目,兩道精光爆射而出,洞穿了身前的地面,口吐一口濁氣說道:“趁我現在不想動手,趕緊滾。”

姬軒然眉頭一挑,這個傢夥是沒有看清現狀嗎?還敢威脅自己,真是獲得不耐煩了。“你是不打算交了?”

“滾!”

男子忽然怒吼一聲,身上的氣息攀升,仿若烈焰自身體中爆發而出,將姬軒然震退了十多步。“既然你要找死,那就不要怪我。”

閆寬身體在震動,發出了野獸般的咆哮,身上湧出的凶獸氣息抵擋住了此處陣法的壓製,大步走向了姬軒然。抬起一隻手,靈力聚整合靈氣大手向著姬軒然抓了過去。“天靈手!”

“這是!”

姬軒然不敢大意,從這隻手上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他咬牙躲開了這一擊,剛剛落腳的地面瞬間被磨滅,成為了一個五丈寬的大坑。這個傢夥在這裡面都這麼強?該不會有體質吧。操!這是姬軒然沒有預料到的,不過他也沒有太過緊張,就算有體質也不是大問題。手中的長劍挽出一個白閃閃的劍花說道:“你們三個都將儲物袋交出來,不然別想從這裡走出去。”

另外兩個一隻沒有動彈的武者紛紛張開眼睛,身上的氣息如同海浪一樣在攀升,不過三息時間,就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其中一人幽幽道:“小子,你不自量力,簡直找事。”

姬軒然麻了,這兩個也這麼厲害,果然不能小瞧了天下人。身後一百一十柄靈劍飛出,在他的背部形成了兩隻金屬翅膀,托著姬軒然飛了起來。“不是吧,在這陣法裡面也能飛?”

“開什麼玩笑,這怎麼可能,就算是武王都做不到!”

可事實就擺在他們眼前,由不得他們不相信。三人也被姬軒然的這個手段給驚到了,目光驚疑不定地看著他身後的金屬翅膀,好奇那是什麼法寶,竟然能夠抵禦陣法的壓製。“不交就是死!”

姬軒然不再和他們廢話,禦使著一百柄飛劍彙聚成金屬洪流,向著閆寬衝擊而去。靈劍爭鳴,密集的劍吟聲讓他頭皮發麻。閆寬心中大叫,不能硬抗!“千山盾!”

危機時刻,他直接使出了最強的防禦手段,五階極品的防禦武技。雖然在陣法的壓製下,隻能發揮不到一半的實力,但也能夠保住性命。一百柄靈劍撞擊在了土黃色的靈氣屏障上面,直接將閆寬陣飛了出去,在空中噴出了一口鮮血。姬軒然一擊沒能將他擊殺,微微驚訝,這個傢夥真他媽強啊,既然如此,就更不能讓他活著離開。“靈劍起!!”

一百柄靈劍組成一柄巨劍,姬軒然頂著壓力施展玄冰三劍最強一擊,凜冽的寒氣讓此處覆蓋上了一層薄薄的冰霜,向著他的斬了下去。“臭小子你給我等著!!”

看著落下來的巨劍,閆寬驚駭欲絕,這種境地下去硬抗非死即傷。他拍了拍自己的靈獸袋,釋放出了一隻四階十品的赤鱗蛇,剛一出來就遭受到了陣法的壓製,實力直接腰斬。閆寬也不惋惜,逼迫靈獸衝了上去,用身體替自己擋住了這一擊,隨後抓住這個機會,逃離了這裡。巨劍落下,赤鱗蛇毫不意外地被斬成兩節冰棍,砸在了地上碎成一地的冰塊。“臭小子,你給我等著,別再讓我遇見你!”

閆寬此時逃出了陣法籠罩的範圍,咳出一口鮮血氣息衰弱了一截。靈獸死亡讓他的精神遭受到了反噬。姬軒然覺得可惜,儲物袋沒有到手,於是他又將目光放在了剩下的兩人身上,咧嘴露出了大白牙:“兩位,怎麼說。”

他們兩人沒有想到這個小子有如此實力,竟然打得閆寬都逃了。他們最終選擇交了出來,隨後血靈芝也不要了,直接離開了這裡。最有希望的三人都走了,姬軒然自然將血靈芝收入了囊中。這一波收穫頗豐,讓他忍不住笑了出來,迫切地想要去清點一番。“臭小子去死!!”

沒了陣法,這個武者的實力恢複,信心倍增,想要一起圍攻將東西都搶回來。姬軒然冷笑,斬出驚天劍氣,如同砍菜切瓜一樣直接滅殺了一半。近兩百人血染長空,血液如同暴雨一般落下,嚇得他們膽寒。“就你們這群雜魚也想從我手裡搶東西,真是找死。”

“小爺我現在心情好,不殺你們,趕緊給我滾!”

這一劍下去,姬軒然的戰力排名直接飆升到了第二名,距離秦陽的一萬五千三百九十二的戰力,也隻差了一千兩百分。姬軒然摸著下巴看著戰力榜,距離超越秦陽已經差不了太多了,得想個辦法將他反超了。就在這個時候,白千秋給自己的傳音玉佩有了動靜。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