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25章 當然是去搶劫啊

第125章 當然是去搶劫啊


rK#"=hDJ收起蟲卵之後,姬軒然連忙說道:“快帶我離開這裡。”

夜雪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抱著姬軒然腳下生風,十息時間內就衝出了洞窟。那些武者儲物袋自然也沒有被她放過。兩人在樹林裡一路奔走,直到逃出了幾十裡這才停了下來。姬軒然把自己裹在衣服裡,急切地問道:“這次收穫了多少?”

夜雪也很期待地將收穫的所有儲物袋都拿了出來,一共一百五十多個,除開那些速度快逃走了的,幾乎都在這裡。看到這一堆的儲物袋,姬軒然眼睛都在發光,當即就清點了起來。靈石加起來有一百七十三萬,五階武技和功法有十五本,身法有三本,四階的總共八十多本,五階武器倒是有不少,三柄長槍,五把大刀,七柄長劍。三階靈藥近七十,二階靈藥直接破兩百,最讓姬軒然驚喜的,居然還有一件三尺長劍的靈寶。防禦法寶也不少。姬軒然清點完畢之後,大方的將所有靈石都給了夜雪。夜雪擺著手拒絕道:“你也留一些吧,畢竟這些人都是你殺的。”

“拿著吧,我不需要靈石。”

他的丹田之中靈氣充裕,靈石礦脈無時無刻不在產生靈氣,根本不需要從外界吸收。夜雪見他執意如此,也不好再拒絕,抱著一百七十三萬的靈石笑得像個小女孩一樣。這還沒完,姬軒然又給了她三本五階武技和兩本功法,一本身法,四階的給了三十多本,武器給了近一半。“不不不,我有靈石已經夠了,我都沒有出什麼力。”

一百七十多萬的靈石已經足夠她開心很久了,在拿這些東西的話,她心難安。“拿著。”

如果不是關鍵時候夜雪動用靈寶,自己估計都死在了噬靈蟲口中了,這點東西給她真不算什麼。見她始終不願意接受,姬軒然拿出那把靈寶說道:“這把靈寶我要了,這些你就收下吧。”

靈寶是一把通體漆黑的長劍,寒光四射。夜雪驚訝地看著那把劍,竟然是五階中品的靈寶,見此她也不在推遲,將那些東西都收了起來。她抿著嘴感激地看著收拾東西的姬軒然,心裡湧現出了莫名的情緒,可見他現在還是一副十歲的模樣,總覺得有些怪異。就好像是自己對一個小孩動情一樣,讓她害羞的同時又哭笑不得。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笑聲清脆似銀鈴,不停地迴盪在姬軒然的心田,讓他難免心猿意馬,紅著臉裹緊了身上的衣服。此時的戰力榜上,秦陽作為第一,戰力已經達到了驚人的一萬一千二百七十五。第二名的東方綺夢和第三的韓月音終於拉開的明顯的差距,分別是八千三百九十一和七千七百二十二。姬軒然因為斬殺了五階的蟲妖和大量的小蟲妖,還有一百多名武者,分數已經達到了七千五百四十一,排在第八名。夜雪因為在地窟裡沒有怎麼動手,戰力沒有怎麼增長,反倒下降了不少。整個榜單看下來,依舊沒有看到墨柔煙,這讓姬軒然很疑惑,難道墨先生沒有進來?不然憑藉她的天賦實力,就連秦陽都要在她的身後吃灰。姬軒然雖然沒有看清那天在地元宗最後發生的事,但隱約記得墨先生的武魂很恐怖,還是雙生武魂,這種天賦絕對不是秦陽能夠比的。“姬軒然,我們接下來乾嘛?”

夜雪美滋滋地收起了這些寶物,這些寶物對於水月宗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嘿嘿,當然是繼續大劫了,自己去尋寶那多難的,哪有打劫來得快。”

說著姬軒然套上寬大的衣服,帶著她向著另一個方向離開了。廣闊的平原上,一隻體型過十丈的刀鋒鷹正在攻擊下方的四名武者。他們的修為不算高,一個武靈四重天,三個武靈三重天,這種修為在四階六品的刀鋒鷹面前,隻能勉強抵擋,並且逐漸露出了頹勢,要不了多久就會被斬殺。“馮遠兄,我們發動最強的攻擊,將它擊退然後乘機逃離。”

另一個叫做慕青的青年大吼,他口中的馮遠就是武靈四重天的武者。馮遠急得滿頭大汗,因為他的修為最好,成為了刀鋒鷹的主要攻擊目標,這讓他的壓力很大。急切的他沒有過多考慮就答應了下來:“另外兩位兄弟也不要留手!”

“攻擊!!”

馮遠大吼一聲,三人都鉚足了勁發動了全力一擊,慕青卻突然轉身向著遠處逃去。慕青突然逃走,讓三人猝不及防,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局勢陡轉直下,馮遠一個不慎被刀鋒鷹鋒利得羽毛所割傷,實力大減。“慕青你這個混蛋!!”

慕青此時已經跑出了七百多米,頭也不回的大喊道:“三位兄弟放心,他日我修為大近,必然為你們報仇,加重妻女也不必擔心,我會替你們照顧好的。”

剛說完,一道驚天劍光落下,慕青直接被斬成了血霧。姬軒然手一招,就把他的儲物袋吸入了手中,裡面有著一株三階上品的靈藥,估計這就是從刀鋒鷹那奪來的。夜雪看著地上的血跡,覺得那個慕青活該。不僅臨陣脫逃,還盯上了人家的妻女,當真可惡,死不足惜。姬軒然沒有停頓,隔著幾百米的距離,斬出一道劍光,四階六品的刀鋒鷹瞬間被切成了兩半,血灑天空。馮遠三人剛要作揖感謝,姬軒然踏空而來笑嘻嘻地說道:“交出你們的儲物袋,饒你們不死。”

聽到這話,三人的臉一下子就白了。姬軒然展現的實遠超他們,反抗是不可能的,但身上的寶物都是拿命換來了的,不甘心就這麼交出去。馮遠咬著牙說道:“這位公子,你不要欺人太甚!”

姬軒然撇嘴說道:“我就是欺負你,你砍我啊?”

“你有本事就砍我啊?”

三人臉色發黑,氣得渾身發抖,即便心中燃燒著熊熊怒火他們也不敢動手。講理不成,其中一人忍不住破口大罵:“混蛋,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張口就想要……”唰!劍光一閃而過,那個人直接被斬成了血霧,地上也被斬出了一條長達十多米的劍痕。這一切發生的太快,馮遠兩人甚至沒有反應過來,身上染著那人的血,杵在原地發抖。姬軒然眼神冷漠,收起了那人的儲物袋,淡淡地說道:“殺了你們,儲物袋一樣是我的。”

馮遠吞嚥著口水,最終還是選擇交出了儲物袋。身外之物哪有性命重要。另一人見此,也不敢再反抗,乖乖地將儲物袋交了出去。得到儲物袋之後,姬軒然帶上夜雪沒有停留,去尋找下一個目標去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