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2章 血洗城門三

第12章 血洗城門三


L6^=b隨著姬寒武一聲令下,他也隨之鬆開了手。看著下墜的屍體,姬軒然睚眥欲裂,雙目血紅,兩行血淚自眼眶中流了出來。腦袋被人一腳踩進了泥土裡,在他們的腳下他的身體在不停掙紮,心裡在不停地怒吼:“動起來,動起來,廢物!給我動起來啊!”

“啊!!!”

姬軒然發出了嘶聲力竭的吼叫,雙腳瞪的,將自己推了出去,撞開那些姬家子弟,滾到了城牆下,接住了母親的屍體。“竟然還能動?都給我上!”

四長老面目猙獰,他有些怕了,這個小子不知為何給他一種恐懼的感覺。“對不起,讓這些畜生打擾了您的安息。”

姬軒然搖晃著站了起來,抱著屍體背靠在了冰冷的牆壁上。垂著腦袋,淩亂的頭髮遮擋住了他的面孔,隻聽他冷笑一幾聲,背後一個漆黑的漩渦逐漸浮現了出來。始一出現,就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壓迫感,吸引著他們的視線,彷彿要將他們那罪惡的靈魂拖拽進去。來自高等級武魂的威壓,他們所有人的武魂全都在顫抖,向著擁有者傳達著恐懼。“這是,什麼……”“武魂,他的武魂!”

四長老指著悟道吞噬武魂大叫,第一時間拉開了距離。“都給我,去死!!”

姬軒然不給他們反應的時間,將儲存在武魂中的血氣全部釋放了出來,化作一道血紅光柱,橫掃此地。血色侵染這方空間,天地都為之失色,眼視線中唯一的光,便是那燃燒著無儘怒火的血光。三長老二長老首當其衝,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直接被泯滅成灰。堅實的大地被無情地犁除了一條染血的溝壑,深深地烙印在了所有人的眼中。這不該是武者四重天該擁有的力量!“放肆!!”

姬寒武眼見這一幕,氣得怒髮衝冠,從城牆上跳了下來,重劍舉過頭頂,就要劈下去。姬軒然早有預料,血氣釋放完之後,抱著母親的屍體忍著身上的劇痛,衝出包圍圈。重劍落地,砰的一聲,地面震顫,巨大的劍痕將地面一分為二,姬寒武看著一頭紮進了山脈裡的姬軒然惡狠狠的叫道。“你逃不了的!”

“叫上所有姬家子弟到這裡集合!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殺了那個小子!”

姬軒然的實力遠超他的預料,短短一天,便成長到了這種地步,饒是姬寒武再狂妄自大,也為之感到驚憾。那些還活著的姬家子弟,不敢停留,急忙跑回了城中。這時城牆上響起了一陣掌聲,城主魏陽嘴角帶笑,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姬寒武:“姬家主可真是讓我等看了一出好戲啊。”

姬寒武望著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另外兩家雖然不喜他的行徑,但是也都沒有走,畢竟立場一致。如今姬軒然展露出了這般天賦,讓他們不得不擔心。以往在爭奪礦場和藥草上,沒少和他積怨,若是任由他繼續成長下去,後果不堪設想。見他們都沒有走的意思,姬寒武沉聲道:“看來大家都不想讓姬軒然活著。”

黃劉兩家家主不語,魏陽也是一笑應之。這讓姬寒武額頭青筋暴起,忍著怒火說道:“你們可不要忘了,我背後仰仗的可是滄海郡郡主!”

“可你這般行為,實在讓我們難以苟同啊,是不是啊,兩位家主?”

“嗬嗬,沒錯,想要讓我們出手,可得拿出點誠意來。”

這群混蛋,竟然敢在這時候給我坐地起價!“你們想如何?”

姬寒武撥出一口氣,努力讓自己保持理智,等到事情結束,看我怎麼收拾你們!“希望到時候,姬家主不要忘了引薦我等。”

魏陽揹負著雙手,站在牆頭上嘴角含笑。嗬嗬,這些老狐狸,想要搭乘我姬家的快船,當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沒錯,既然有向上發展的路子,姬家主就不要吝嗇了,到時我讓我家若蘭與你兒子通婚,也算是結為了親家。”

劉家主撫著自己的鬍鬚,頗為得意的說道。“爹!”

旁邊的少女嬌羞地嘟嚷了一句,面色羞紅的低下了頭。“嗬嗬,好說……”姬寒武臉上掛著假笑,若不是此子多次出乎意料,為了穩妥,本家主何需你們幫助。哪知魏陽搖頭說道:“單是口頭協議,我等實難相信,還請姬家主以天地為證,立下無悔誓言。”

姬寒武沉默了,上面所有人都看著他,包括姬家子弟和長老都看著他。此刻城門安靜的能感知到徐徐微風,卻不知助長著他心中的怒火。“待此間事了,我定會在郡主面前美言提攜幾句,若有違誓言,天地為劍,斷我靈魂!”

“哈哈哈,姬家主言重,我等這就召集族中子弟,隨姬家主入山脈。”

“既然姬家主都這麼說了,我魏陽自當傾儘全力。”

關於姬軒然所得機緣的事,幾人隻字不提,每個人心裡都有著自己的盤算。等到他們都離開之後,姬寒武杵著重劍,看著城牆下那條染血的溝壑,自己親手廢掉了他的武魂,那現在這個武魂又是哪來的?腦海中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讓他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雙生武魂!真的是雙生武魂嗎?在整個東域,雙生武魂的無疑不是天才妖孽,自己居然親手將其逼出了姬家,讓我錯失了一個戰力。“姬軒然啊姬軒然,沒想到你隱藏得這麼深,沒能將你物儘其用,是我失算了。”

姬軒然抱著母親的屍體,徑直回到了藏身之處。姬文看著洞口狼狽的姬軒然,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放聲大笑了起來。“哈哈哈,活該!你們母子就該……”還沒等他說完,姬軒然便一腳蹬在了他的嘴上,整個腦袋都在一聲響動中嵌入了石壁。“啊!!”

“閉嘴!”

姬軒然冷眼,一腳踢在了他的襠部,疼得他面色發紫,雙眼外凸,幾乎要蹦出來了。這一腳下去,斷子絕孫。姬文死死地咬著牙,不敢讓自己發出一點叫聲,害怕他再給自己來一腳。“今天,我要你親眼看著你那個混賬父親,和無恥的家族覆滅,我要你眼睜睜地看著心中的希望被一點點的磨滅。”

姬軒然抓住他的腳,拖著他離開了這裡。連雲山脈深處,一片巨大的空地,這裡曾經是一片湖泊,現在卻成為了長滿青草的淺淺水澤。這片空地邊緣有著一塊不知歲月的山石,姬軒然跪在山石下面,用手一點一點地刨出了一個坑,再一次將母親的屍體放了下去。用滿是鮮血和泥濘的手整理了一下母親的頭髮,呢喃自語:“這一次,永別了,娘。”

閉上眼睛,在告別的長歎聲中,他捧起了泥土。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