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09章 我即是天魔武皇隕落

第109章 我即是天魔武皇隕落


VE[LVK$“這又是什麼手段?”

在場的人無不驚慌,這種氣息他們從未感受過。恐怖、暴虐、邪氣凜然、侵蝕、扭曲!劍靈笑道:“這世間沒有任何東西是免費的,在你決定使用的時候,代價就已經記下了。”

“廢話真多!”

姬軒然頭頂的陣法內緩緩探出一道金色的劍尖,上面纏繞著黑色的氣息,讓人心悸。劍尖在元天罡的眼中不斷放大,金色的光芒遮住了他的眼,黑色的氣息點燃了他心中恐懼的火焰。不敢反抗,無法動彈!陣法在天上轉動,調轉方向對準了狂瀾宗的一眾強者,金色巨劍緩緩刺出,淩厲劍氣將空間攪碎,頃刻間,皇城上空已是傷痕累累。“這究竟是什麼力量,竟然撕裂了空間!”

那些遙望的強者驚懼,饒是他們也不能輕易撕裂空間。金色巨劍從姬軒然身旁刺出,捲起的空間亂流在他的身邊肆掠,拉扯他的頭髮,想要將他拖入其中。他立在天上,看著這一切無動於衷。“元天罡,你的死期到了!”

黑氣在這一刻暴漲,直接掩蓋了金色巨劍本身的光華,化作了一柄漆黑神劍,好似夜空被撕下來的一塊碎片。天塌了!元天罡不甘心,雙眼充血,身後的神靈仰天咆哮,全身綻放出了耀眼的光芒,他在燃燒自己的壽命。“你休想殺我!”

神靈的身軀拔高三倍,又長出了幾隻手,向上拖去,想要擋住落下來的巨劍。“小小武皇也敢與我爭鋒,真是可笑。”

劍靈的聲音出現在了姬軒然的腦海中。巨劍勢如破竹般,斬斷了神靈的手臂,刺穿了神靈的身體,躲在後面的元天罡直接被寬闊的劍身刺成了兩半。武皇的血液如雨一般灑落大地,讓整個皇城遭受了無妄之災。下方的百姓與武者苦不堪言。姬軒然看向了姬婉清,後者無奈再度出手,將那些血液的氣息隔絕了起來,彙聚在一起直接燒燬。巨劍一往無前插爆了狂瀾宗的飛舟,隨後斜插在了地表上。姬軒然踩在劍柄末端,立於高空的勁風之中,站在落日之上俯瞰下方芸芸眾生。當這一切都平息之後,所有人都看著他,看著那個站在擎天巨劍上的少年。“不可能!你怎麼敢毀了我的肉身!”

元天罡的神魂漂浮在半空中,聲嘶力竭地抓狂著。他憤怒地向著姬軒然衝了上去,他要奪舍,他要霸占姬陽的天賦。“這是你自找的!”

越靠近姬陽,他就越興奮,若是能夠將他奪舍,毀了肉身算得了什麼。奪舍之後,我元天罡將走得更遠更高!甚至上界都不再隻是傳說!姬軒然血紅的目光投射而去,鎖定了元天罡的神魂,讓他心神震顫,似乎被一句噬魂的魔物給盯上了。這個時候元天罡才注意到姬軒然的身體出了問題,他的半個身體都被黑紅色的詭異所侵蝕,原本清秀的面容也因此變得邪惡猙獰。甚至扭曲。黑紅色的詭異讓他心驚,他想要逃離,卻發現自己的神魂被無形的力量禁錮在了原地,隻能承受那未知的恐懼。元天罡聲線顫抖,帶著哭腔問道:“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姬軒然’的回答讓他莫名,卻發自內心地感到恐懼。“我,即是天魔。”

天魔二字仿若魔音,讓元天罡的神魂變得虛幻,明滅不定。兩個字的發音在他的腦海裡不停地迴響,不停地侵蝕著他的神誌,這讓他瘋狂。元天罡的抱著腦袋放聲痛叫,神魂在天上亂飛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慘叫聲不絕於天地,撕心裂肺的痛楚通過聲音直白地傳達給了所有人。他的身後神靈再度浮現,身體不斷地膨脹變大,這是武皇死亡的前兆!“怎麼會這樣?”

短短半個月內,天水帝國就有第二個武皇隕落,難道是要變天了嗎?“我不甘心!!”

元天罡發出了最後的聲音,神靈釋放出刺眼的光華,啵的一聲碎成了無數光雨,灑落整個皇城。在場的所有人都得到了饋贈。凡人消除了病痛,武者心有所感,城中各處縫隙之中也迎來了幼小的生命。就連被用來建造房屋的木材也在此刻獲得了新生,抽出了一條條嫩綠的枝芽。武皇隕落了。姬陽殺了武皇!武靈殺了武皇!這個訊息一星火燎原之勢席捲整個天水帝國,隨後是周邊國家,漸漸地向著整個東域擴散。姬軒然伸手接住了一滴光雨,看著這遊魚一般的金色小雨滴融入自己的身體,他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釋然。武靈一重天的修為也在此刻打破了桎梏。他向著不遠處的擎天峰投去目光,落在了薑升的身上,嚇得整個擎天峰連忙跑路。那把擎天巨劍太過嚇人,能夠讓武靈斬殺武皇,那武帝呢?他們不敢賭,更何況姬陽還有瑤雲商會相護。“事情完成了,我回去了。”

劍靈說了一句,便自行撕裂空間再次懸在了伏龍樹上。姬軒然身上的黑紅色詭異也隨之褪去,他看著自己的手呢喃道:“這就是代價嗎?”

“不過也不錯。”

有悟道吞噬體在,詭異在身體裡隻有被鎮壓的份。狂瀾宗的人也走,六宗的人在沒有秦陽的準許下,擅自離開了。秦陽坐在了地上,呆呆地望著天上的那個身影,他不能接受有人比自己強。他緩緩起身,看向了身邊的兩位武帝神魂。兩人對他抱拳,等待著他的命令。“將這裡的事上報師尊。”

“是。”

姬陽是吧,任憑你手段繁多,終究是比不過我。在天青仙門面前,你改變不了螻蟻的身份。回到飛舟山,姬婉清臉上露出了從未有過的嚴肅神色,抓起姬軒然的手質問道:“那把劍你哪來的?”

“就在天劍門上空啊,之前在伏龍樹下修煉發現的。”

姬婉清略感頭疼,那把劍不算什麼,在上界就是一個小玩意,可那上面的詭異卻大有來頭。若是被詭異所沾染,下場都很慘。因為擔心,讓她缺乏思考,伸手就要脫姬軒然的衣服,好好檢查一番,卻被姬軒然阻止了。他笑得頗有深意,後退了一步說道:“要是等不及了,回到船艙裡再做也不遲啊,外面這麼多人看著呢。”

姬婉清反應了過來,鼓著紅彤彤的小臉,沒好氣地踹了他的一腳,轉身回到了房間,重重地關上了門。在她走後,姬軒然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起來,他掀開衣服的一角,看到了自己胸膛上湧動的詭異。它很安分,在體質的鎮壓下什麼也做不了。“天魔嗎?好像大有來頭啊。”

姬軒然輕笑,再大的來頭在師父的傳承下也得盤著。這件事並沒有讓他過多的在意,此刻的他一門心思都在天劍門上。要不了多久,軍隊就會出征,天劍門恐有滅門之危。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