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07章 一拳把秦陽打成小孩

第107章 一拳把秦陽打成小孩


TF-0X$姬軒然睜開眼,在他抬起腳的那一刻,眾人心悸。姬軒然身上的氣息暴漲,逸散出來的氣韻混合著精純的靈氣,讓那些已經上了年紀的武者容貌年輕了些許。這種改變讓他們駭然和狂喜。天上那些強者之眼再次睜開,眼中有抑製不住的激動神色。能夠讓人時光倒流,究竟是何等恐怖珍惜的手段!他們作為一群為了飛昇,躺在棺材裡沉睡延續生命的老古董來說,這個發現讓他們難以抑製自己激動的情緒。姬婉清已經看懵了,這根本就不是靈術,靈術不可能有如此能力。這個傢夥,到底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姬軒然的第一步落下,他的身高明顯矮了一點,身上的活力卻攀升。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氣韻纏繞在了他拳頭上,他睜開眼,這一瞬間天地色變。百裡之內的白雲被驅散,好似有神明剝開雲霧,投下目光。“我有一拳,敢叫星移鬥轉,春秋逆反。”

“我有一拳,名曰春秋!”

姬軒然緩緩推出拳頭,他的身體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等到完全打出去的時候。他身前的一切都被星光掩蓋,時光在倒退,裡面的一切卻都在被磨滅。這一拳之後,萬裡無雲。秦陽腳下趔趄,踢在了一塊小石頭上,在地上滾成了一個球,滾到了姬軒然面前。姬軒然看著秦陽愣在了原地,向身邊的姬婉清投去了詢問的目光,意外發現,姬婉清竟然長高了好多,自己的身高還沒有她腿長。不對!他看著自己的手,發現身上的衣服變大了。秦陽發出稚嫩的聲音,從一堆衣服裡爬了出來。“啊!姬陽你對我做了什麼!?”

看著自己變小的身體,秦陽驚恐地大叫。最讓他害怕的是,修為也倒退到了練氣七重天,再看姬陽,才練氣兩重天。姬軒然懵逼,我也不知道啊?看著面前不過小孩模樣的秦陽,姬軒然握了握拳頭,悟道吞噬體還在,不由得嘿嘿一笑,騎在秦陽的身上,對著他的腦袋就是一頓亂打。這個年紀的秦陽黃金古龍戰體無法做到悟道吞噬那般,規避時間的侵蝕。沒了強大的體質,秦陽被打得哭爹喊娘,像極了一個被欺負的小孩子。姬軒然可不管那那麼多,抓起他的腳踝,來了幾下過肩摔,砸得秦陽眼冒金星。皇帝在高台上終於看不下去了,急忙出手嗬斥:“臭小子,休傷我兒!”

“滾!”

姬婉清在一旁吐出一個冷冰冰的字,將皇帝鎮壓在了地上。這個女人,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境界!?姬軒然還想繼續的時候,卻被看不下去的姬婉清舉了起來。她忍住笑意說道:“好了,再打下去,你可就要把一個八歲的孩子給打死了。”

姬軒然在她的手中蹬腳,顯然還想要踹秦陽兩下。他揮舞著小拳頭奶氣奶氣地說道:“不要攔我,我要打到他放過天劍門為止。”

“你做夢!”

秦陽被打得鼻青臉腫,即便這樣也不願意屈服,握著拳頭就要從上去和姬軒然打一架。好在蒼雲筱筱及時將他抱住,不然又得挨一頓打。到現在為止,除了姬婉清以外,都沒有一個人明白髮生了什麼。在姬婉清費勁口舌地勸說下,姬軒然才憤憤收手,檢視起了自己身上的異常。看著回到八歲年紀的自己,他很是無語,要是隻是身體年紀回到了八歲,他肯定開心,但是修為也跟著倒退了,這讓他很難受。姬婉清看出了他的擔憂,笑得很是寵溺,撫摸著他的小腦袋,這個傢夥就像是一個搪瓷娃娃一樣,小的時候竟然這麼可愛。“你放心吧,你自己變小是因為沒能熟練掌握時間的力量。”

“要不了多久,就會恢複的。”

這就好這就好,姬軒然又指著遠處的秦陽說道:“那他呢,要是他不恢複就好了。”

姬婉清哭笑不得地拍了一下他的小腦瓜子:“都說了你對時間的掌握不熟練,他自然也會很快恢複。”

“啊?那我這門特殊武技也太沒用了吧。”

姬軒然撅著嘴,一副難受的表情。姬婉清將他抱在懷裡,飛上了飛舟。這門特殊武技雖然還未形成,但目前所展現的能力已經十分駭人了,能夠把敵人打回十年前的狀態,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這個小子到底是怎麼創造出這門武技的,悟性也太高了吧。飛舟上,美婦人看著小姐懷中粉雕玉琢的小孩,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剛纔下面發生的一切她都看在了眼裡。沒想到這個姬公子小時候竟然這麼可愛,讓她忍不住伸手捏他的臉。“嗯。”

姬軒然撇過臉,被她捏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好了,你去忙吧,準備回去了。”

“是,小姐。”

美婦人走後,姬軒然從姬婉清手中掙脫了出來,爬上了船舷,看著下方散場的眾人。狂瀾宗的人陸續上了飛舟,此時的常懷遠沒了最開始的意氣風發,如同一隻喪家之犬一樣,被同門師兄弟冷落。瑤月月抬頭望著姬軒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姬軒然扯了扯身上寬鬆的衣服,比剛纔小了一些,他的身體在恢複,現在已經到了十歲左右的年紀。他回頭看向了姬婉清,腆著臉問道:“能借給我一些靈石嗎?”

姬婉清摸著自己的臉蛋,嬌笑道:“你這算是求我嗎?”

姬軒然取出小劍,光滑如鏡的表面上有著一道清晰的裂紋,之前小劍破開了高天啟那塊碎片的壓製,但也出現了裂紋。他的小手摩挲著,抬頭看向了狂瀾宗飛舟上,臉色難看的元天罡。今天他必須死。“嗯,我求你。”

姬婉清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開心,反倒升起了一股酸澀感,溫和地問道:“你要多少?”

姬軒然沉默了一會:“三百萬。”

“好。”

姬婉清踩著木製甲板咚咚作響,取下手上的戒指遞戴在了他的無名指上。“上面的禁製已經解除了,裡面有四百萬靈石。”

“這枚儲物戒,就送給你了。”

姬軒然的身體再一次恢複了一點,現在已經到了十二歲的模樣,他對上姬婉清的眼睛,抿嘴點頭。“謝謝,以後會還你的。”

他起身站在船舷上,迎風而立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好奇他要乾什麼。天上的風將他的黑髮拉扯變長,化作一柄柄鋒利的刀,將他那嬰兒肥的臉削得棱角分明,在他清秀的眉毛上畫了兩筆,賦予了十八歲少年的意氣。清澈的雙眼被風攪得深邃,看不透,掩蓋了天真。小劍懸浮在他的面前,海量的靈石自儲物戒中飛出,如同江河一般灌入其中。小劍的靈能在瘋漲,就好似大江大河被截斷,水面翻湧著上升,壓力也發了瘋似的上升。“他這是要乾什麼?”

有人見姬軒然看向的是狂瀾宗方向,明白了過來。“他是要找狂瀾宗報仇嗎?”

“肯定是,當初姬陽不願入狂瀾宗,差點被元天罡打死,前些日子,天劍門的黑岩為了救姬陽,被元天罡和薑升聯手擊殺了。”

“元天罡是武皇,他怎麼敢出手?”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