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05章 姬婉清說 滾

第105章 姬婉清說 滾


$Q,1;jR場外的人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如此發展,沉默不語。那些老祖說道:“終究隻是小手段,上不得檯面。”

“小聰明耍得不錯,可改變不了結局。”

金色蛟龍從煙塵中飛出,向著姬軒然抽出來尾巴。雷鳴鎧甲瞬間崩碎,關鍵時刻,姬軒然祭出龍鱗,擋住了這一擊。龍鱗對金色蛟龍產生壓製,導致它的尾巴被龍氣灼傷,變得血肉模糊,躲在秦陽身上痛苦呻吟。“龍鱗!你竟然有龍鱗!”

秦陽看著那枚金色龍鱗,十分眼紅。姬軒然心有餘悸地喘息著,剛纔那一尾掃中的話,後果難以想象。秦陽臉色陰沉地從煙塵中走了出來,他的肩頭正流淌著金色血液,傷很輕,但讓他臉上無光。試問一條巨龍被一隻螻蟻噬咬,巨龍會作何感想。秦陽再度出手,以人王體鎮壓龍鱗,金色神光籠罩姬軒然,讓他身負數萬斤重壓。他越過龍鱗打出一拳,空氣爆鳴,姬軒然咳出兩口鮮血,倒飛出了數百米,嵌入了岩石當中。現在的悟道吞噬體還不夠強,這一拳差點沒抗住,姬軒然喘息道:“你該兌現了。”

他的手裡緊緊攥著蛟龍寶血,不到最後一刻,他不想那樣做。“承諾?你也配和我講承諾!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

秦陽厭惡地迴應。“秦陽哥殺了他,殺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

蒼雲筱筱看著秦陽最為得意的龍鱗甲出現了破損,惡毒地想要讓姬陽死。“真是可惡,一個不知道哪來的賤民竟然敢破壞秦陽哥的龍鱗甲,噁心不要臉!”

蒼雲筱筱的這番話,讓其他人心中不喜,這個女人是誰,怎麼如此令人生厭。她本人卻渾然不知,依舊在不停地謾罵著姬軒然。“好了,筱筱,我知道該怎麼做。”

秦陽手裡拿著金雷寶劍,想要搶奪龍鱗,卻發現自己根本不敢去觸碰,一旦碰到,手就會被灼燒。無奈之下,隻能暫時放棄,秦陽用劍指著姬軒然,以蔑視的眼神看著他:“你自始至終都沒有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

“不僅是實力,還有地位。”

“像你這種低賤的廢物,有什麼資格與我談條件,哪來的底氣與我對話?”

“你能和我說話,都是本皇子施捨你的,你都應該感恩戴德。”

“下輩子,學聰明點。”

姬軒然凝聲質問:“你真當要反悔?”

秦陽微眯著眼,怒火升騰,冥頑不靈的垃圾,還看不清現狀。金雷寶劍向著姬軒然的脖子刺去。寶劍閃爍著寒光,在姬軒然的眼中不斷放大。他自嘲地輕笑,捏碎了手中的小瓷瓶。滾燙如岩漿的火蛟寶血灼燒著他的手臂,吞噬武魂將這些寶血全部吞入其中。霎時間,演武場風雲變幻,天空被灼燒成火紅色,仿若天地大劫降世。眾人驚慌,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姬軒然身上湧出一股灼熱的氣浪,將秦陽逼退。他的身體通紅,原本漆黑的武魂也化作了火紅色,甚至出現了裂縫。強行吞噬高等級的寶血,超出了他現有的承受能力。“既然不願放過天劍門,那我就逼你!”

姬軒然口吐火焰,雙眼流出了沸騰的血,全身的裂縫在不停地擴張。恐怖的氣息將整個演武場都化作了煉獄,武皇心驚,武帝動容。秦陽的兩名武帝護衛起身,情況稍有不對,就立刻出手鎮殺。秦陽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笑容,扔掉金雷寶劍,施展自身最強靈術:“哈哈哈,你竟然還有這種手段,不錯!”

“可,天命不可違,因為我就是天水帝國的天!”

“任憑你手段繁多,我要誰死,誰就得死,我要做什麼,沒人能阻止得了我!”

“那我就伐了這天!”

姬軒然怒吼,悟道吞噬武魂體積擴張,變成了直徑超過五十米的巨型漩渦。對準秦陽,爆射出一股燒紅天地的光柱。所過之處,儘皆融毀氣化。秦陽興奮地大叫:“九轉擒龍術!!”

他的雙手纏繞金色神光,硬生生地抗住了光柱。火光照亮了他那張瘋狂的表情,他身後的一切都被摧毀。籠罩整個廣場的陣法破碎,恐怖熾熱的靈力宣泄而出,橫掃觀眾席,逼得那些強者出手抵擋。當他們親自抵抗的時候,才清楚地意識到姬陽的這一擊有多恐怖。甚至一些低階武王都出現了乏力的現象。“還不夠!”

秦陽大叫,推著光柱一步步向著姬軒然靠近。他手上的黃金鱗片已經被燒得赤紅,可他一點都不在乎。“就隻有這樣了嗎?真是讓我失望啊!”

說罷,秦陽雙手用力撕裂了光柱,破開姬軒然的攻擊,衝到了他的面前。秦陽一把捏住他的脖子,抬手握住了足矣摧毀山嶽的力量。沒了陣法的隔絕,姬軒然背後的那些觀眾席被衝擊力震碎,演武場被打出了一個巨大的缺口。“沒意思。”

秦陽隨後鬆開手,當著所有人的面下令道:“傳我旨意,天水帝**隊月底開拔,征討天劍門。”

“父皇,你看二弟都說了些什麼,他根本就不把您放在眼裡啊!”

大皇子秦風看著風光無限的秦陽,妒忌到了極點。皇帝坐在寶座上,卻一點都不在意:“你若是能夠有他這番成就,你也可以這樣做。”

“父皇!”

“好了,秦風,這皇位你就不要想了,你弟弟更合適。”

秦風聽到這話,身體被抽空了力氣,跪在了地上。姬軒然身體破碎,捂著胸口連退幾步,隱約聽到了秦陽的話,不甘的情緒湧上心頭。自己終究是辜負了他們的期待。“這下你還要反抗嗎?”

秦陽看著無法再戰的姬軒然,與自己爭鬥,與找死無異。姬軒然沒有回答,讓秦陽很滿意:“你終於明白了自己都改變不了,現在帶著你的愚蠢下地獄吧。”

說著他握起拳頭,凝聚擒龍之勢,神情冷漠。一代天驕難道就要隕落了?看到這一幕的人,難免感歎,耀陽大陸缺的不是天才,而是天才中的天才。姬陽明顯就是,可註定走到了儘頭。“你想乾什麼?”

清冷的聲音聽不出情緒,卻讓秦陽心中一喜,收手看向了身前的佳人。英俊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姬仙子,你怎麼下來了,若是有話要說,派人知會我一聲就可以了。”

“這裡混亂,不要臟了你的……”“滾。”

姬婉清冷言,隻說了一個字,讓秦陽懷疑自己聽錯了。他皺著眉頭問道:“是秦某哪裡做得不好嗎?”

姬婉清一臉不快地揮出一巴掌,速度之快,就連秦陽的兩名武帝護衛都沒有反應過來。隔空抽打在秦陽臉上的聲音傳遍整個皇城,讓聞者心驚。秦陽捂著臉呆呆地立在原地,強壓心中怒火,不解地問道:“姬仙子,你這是為何?”

“還不滾?”

姬婉清再度抬手,兩名武帝前來阻擋,卻沒想到被隨手給抽成了血霧,隻剩下兩道神魂。秦陽被餘波震盪,全身黃金鱗片崩碎,化作一個血人,倒飛了出去,砸穿演武場落入江水之中。“秦陽哥!”

蒼雲筱筱驚聲尖叫,急忙追了出去。兩位武帝被打得隻剩下神魂,驚動了遠在中域的天青仙門。門內一道神念降臨,烏雲彙聚形成一張人臉俯視下方皇城,窒息的氣息讓所有人害怕,甚至不少武者凡人跪在地上祈禱膜拜。就連天上的眼睛也都在此刻退避,不敢班門弄斧。人臉剛要開口,就看到了下方的姬婉清,露出了驚容,很快便退去,此方空間再度恢複了正常。兩個武帝而已,不值得。“這個結果你滿意了?”

姬婉清蹲在姬軒然身邊,看著他破碎不堪的身體,沒好氣地問了一句。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