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0章 血洗城門一

第10章 血洗城門一


"4。1vR!晚秋。山林間,多了一絲徹骨的涼意。一片枯葉飄然落下,帶著枯萎的秋意落在了姬軒然的臉上。“嗯?”

大樹下,小溪邊,姬軒然睜開了還有些迷糊的眼睛,取下臉上的葉子用溪水洗了一個臉。溪水清澈,倒映著他的臉龐,五官清秀柔和,恰似風華正茂的翩翩公子。雙眼燦若星海,卻不複往昔璀璨。若非劍眉淩厲瀟灑,很容易就讓人錯看為少女。一片枯葉順著溪水流淌而下,讓姬軒然愣了愣神,獨自蹲在溪邊,在秋風中呢喃道:“今天,成年了啊。”

回到藏身之處,確認姬文很安分之後,便來到山林裡,采了一些野花,打算去母親的墳前祭奠一下。可距離墳墓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耳中隱約聽到了人的聲音。“姬軒然出來,再躲下去,你那母親就該給掛在城牆上了!”

“出來!”

兩名姬家子弟握著武器,警惕的看著四周,就怕姬軒然突然衝出來。他們不想乾這種危險的任務,但是家主有令,他們也不敢不從。聽清楚他們喊的話之後,姬軒然陰沉著臉色來到了他們面前,先發製人出手扼住了其中一個人的咽喉,眼神尖銳如刺一般,刺入了對方的眼中。“你說什麼!?”

這人面色漲紅,一雙手緊緊的握住姬軒然的手腕,這才得已說出一句話:“你孃的屍體,在城牆上……”哢嚓一聲,姬軒然面無表情的扭斷了他的脖子,嚇得另一人連滾帶爬地逃跑,卻被一記火拳打出了一個焦黑的窟窿。姬軒然看著手中的花,身形搖晃地後退了兩步,發了瘋似的往母親的墳墓跑去。來到這裡,看到的卻是一個被挖開的墳墓,地上還有這不少淩亂的腳印。姬軒然面無血色,嘴唇顫抖著,扶著旁邊的樹木,手指狠狠地嵌入了樹乾當中,甚至將樹乾擠出了汁水。如野獸般佝僂著身軀,握緊拳頭面目猙獰地低吼道:“你們該死!”

“你們該死!你們該死!!!”

山林中,飛鳥成群的起飛。姬軒然狀若瘋魔一路向著山下橫衝直撞,沿途的樹木任憑再粗壯,也都被他強大的體魄撞斷。蒼雲城城樓前,姬寒武帶著一眾長老立於牆頭,注視著不遠處的山脈。“姬家這麼大的陣仗,不知道姬家主是打算乾些什麼,可否說來聽聽?”

來人身著淡藍色蟒袍,留著半長的黑色鬍鬚,氣質儒雅,身邊跟著兩個穿著金屬鎧甲的護衛。姬寒武扭頭看了一眼,隨後笑道:“原來是魏城主,姬某有失遠迎,還請不要怪罪。”

魏陽抬起手製止了他的客套,意味深長地說道:“哪敢,如今的姬家可謂是乘風直上啊。”

姬寒武笑了笑沒有說話,反倒是提前到達的兩個世家,黃家家主和劉家家主好奇地問道:“不知,姬家主帶這麼一具屍體前來,有何目的?”

對於他們兩人的問題,姬寒武現在甚至不屑回答,掀起衣襬坐在了早就備好的椅子上。旁邊的四長老這才解釋道:“姬軒然逃了,還殺了我們不少人,總得想點辦法將他引出來不是。”

兩位家主,笑而不語,但眼中對他們有著濃濃的厭惡,此番作為簡直喪儘天良。“諸位,既然都到了,何不入座。”

城主魏陽笑而不語,坐在了位置上。有城主帶頭,兩個世家家主自然也不矯情。“嗬嗬,好戲上場了。”

姬寒武坐在主座上,笑的十分從容。眾人循著他的視線看去,連雲山脈下,一個衣衫襤褸披散著頭髮的少年猶如猛獸,裹挾著嗜血的氣浪衝出山林,捲起斷草,發狂般的衝了過來。“這是?姬軒然!”

劉家主身邊一位面容秀麗的女子微微有些驚訝,忍不住上前來到了牆垛處,想要看的更真切一些。“老狗!!!”

飽含殺意的怒吼狠狠的抨擊在了眾人心頭,聞者皆知其憤怒,不禁動容。就連城裡的那些百姓,也被這突然的怒吼給嚇了一跳,望向城門方向,好奇的往那邊聚集。城門外,姬家子弟早已嚴陣以待,手持刀劍想要將他攔截。可姬軒然凶狠異常,藉助極快的奔跑速度,憑藉強大的肉身直接將擋在面前,來不及揮刀的姬家子弟撞爛了身體,斷肢鮮血拋飛,直接喪命。姬軒然浴血而過,衝進了他們的包圍圈當中,雙眼血紅的望著城牆上的姬寒武和四長老,厲聲喊道:“你們怎麼能如此無恥!!”

“竟將我母親屍身從墓中挖出,你們當真是無恥到了極點!!!”

姬軒然的話傳到了城中那些百姓的耳中,他們聚集在城門下,不禁談論了起來。“不是吧,姬家竟然做這種事?”

“也太無恥了吧!”

“噓!不要讓他們聽到了,說不定就殺你的頭。”

姬寒武對於城中的言論早有預料,並不擔心。魏陽笑嗬嗬的問道:“姬家主,這樣做是否有傷天和?”

“姬家的本事,我們今天也算是見到了,我等自愧不如啊,嗬嗬……”面對黃劉兩家的嘲諷,四長老看著姬軒然朗聲嗬斥道:“黃口小兒,竟敢在這顛倒是非。”

“你們母子貪圖君郡主秘境令牌,差點害死我們姬家,若非家主百般請求,姬家如今早已覆滅!”

“你們母子竟然還不知收斂,不懂得知恩圖報,欲再次偷竊。”

“為正姬家風骨,家主不得已才決定將你們處死,你逃走也就算了,還擄走我們少主,殺了五長老。”

“甚至在家主派人埋葬你母親之時,出手襲擊!”

“你是何等的狼心狗肺!!”

“我們此番行徑,也是被你逼的!”

四長老的話字字誅心,神情憤慨地揮舞著手臂,彷彿他說的就是事實。城中百姓風口也變了,逐漸開始信了四長老的話,因為之前就有聽說,姬軒然貪圖郡主令牌,被處死了,但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在輿論上先入為主,最為可怕。“無恥老狗!”

姬軒然握緊拳頭,咬著牙低吼,他不知道該如何辯駁,似乎一切都是那麼的無力。四長老眼皮直跳,指著姬軒然下令道:“除了這個嗜殺成性的混賬!”

不等他們動手,姬軒然率先展露了殺機,雙拳火焰升騰,灼熱的火焰照亮了他們每一個人醜惡的臉龐。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